第九百一十四章 品茶論雄

第九百一十四章 品茶論雄

這天夜裡,獵門九大魁首難得聚首,自然是要把酒言歡一番。

各家夫人家屬相陪,那是滿滿兩大桌,酒桌上你來我往推杯換盞,鬧至深夜這才罷休。

年輕人有年輕人的圈子,這種場合老一輩人就不湊熱鬧了。

苗光啟在自家顛仨炒倆弄了幾個菜,叫上了雲悅心、唐高傑、苗雪萍、曹餘生、陳天罡,老幾位喝點小酒。

天瀾帝國的國師陳天罡,是最近半年搬到崑崙園區里的。

這人是個武痴,在見識了獵門三道絕學之後,去年特地跟林朔申請,說是想來學院當個旁聽生。

人家老國師這麼謙虛,林朔當然不會不識趣。

陳天罡就算沒了神通,那也是大西洲第一人,一身修為戰力站在了兩道盡頭,哪怕是相對不擅長的煉神,人家也只是不擅長攻擊手段,在防禦方面是神魂一體毫無破綻的。

如今老人家國師當膩歪了,想來崑崙學院交流一下修行,那這是崑崙學院賺到了。

所以在林朔的授意下,曹餘生直接下了聘書,特聘陳天罡為學院大學部的修力系主任,把林朔原本在學院里兼任的職務讓給他了。

陳天罡之前身為國師,政務是不怎麼管的,其實就是一個修行上的導師。

天瀾帝國宮廷里的高手,包括皇帝,都是他一手教出來的,其中不乏兩字封號級的存在。

在指導別人修行這方面,他本就是大師級的,過來之後也沒有什麼繁重的教學任務,系裡的事情副主任歌蒂婭會處理,他也就帶帶修力系的研究生,日子很閑暇,然後跟苗光啟唐高傑兩人互相走動頻繁,脾氣還相投,很快就混成了好友。

老幾位一塊兒喝酒,那畫風就跟林朔那邊的酒宴不一樣,隔壁那兩桌鬧騰騰的,猜拳行令都玩起來了,這兒卻很安靜。

都不是貪杯的人,喝不了多少,很快酒席撤下去,茶水端上來,腸胃沒那些年輕人利索,得消消食兒。

「老陳啊。」苗光啟喝了一口茶,說道,「你來這兒也有大半年了,後生晚輩的情況你應該摸得差不多,來,我考考你。」

「哎呦。」陳天罡一臉緊張,看向了曹餘生,「這是業務考核吧?院長大人,一旦我沒答對,是不是年底獎金就沒了?」

「你別鬧。」曹餘生翻了翻白眼,「你要當真,那我也當真,回頭真扣錢。」

「嘿,你們瞧瞧,咱院長多大的官威。」陳天罡笑了笑,捧著茶水悠哉哉喝了一口,「老苗,那你可別問我太難的,不然回頭錢短了我算你的。」

苗光啟笑了笑,問道:「那老陳依你看,七天之後,這群年輕人打起來,誰能最後稱雄啊?」

陳天罡怔了怔,一臉苦笑:「你還真不識趣,盡讓我得罪人。」

「你是新來的嘛,不欺負你欺負誰啊?」苗光啟笑道。

「反正呢……」陳天罡看了看曹餘生,笑道,「院長大人,你兒子沒戲。」

「廢話。」曹餘生翻了翻白眼,「你這個回答雖然沒問題,不過年終獎你確實沒了。」

「好傢夥,一句話好幾萬。」陳天罡摸了摸腦門,問苗光啟道,「還繼續嗎?」

「繼續唄,他短給你多少,我補多少。」苗光啟笑道。

陳天罡點點頭,又看向了唐高傑:「你兒子,也沒戲。」

唐高傑似是早有準備,這位煉神系的系主任淡淡說道:「以後你們修力系的男生,不準靠近我們煉神系女生宿舍五百米範圍之內,不僅是學生,教職工之間談戀愛我都給你們禁了。」

「那又不關我事。」陳天罡笑道,「我這個系主任也就掛個頭銜,不管事兒。」

「嗐,老唐這是自己兒子不談戀愛不要孩子,於是看不得這些事兒,怕受刺激。」苗光啟說道,「老陳你不用管他,繼續。」

陳天罡又看向了苗雪萍。

苗雪萍嘴角一抽:「老陳,你要是敢說我兒子林朔也沒戲,咱倆就出去練練,我正好對你的借物手段挺好奇的。」

陳天罡擺擺手:「我的意思是,你侄女沒戲。」

「哦,小仙啊。」苗雪萍點點頭,「她確實還差一些,陽八卦雖說是大圓滿了,可對敵經驗還是不夠,章進這幾年太護著她了。」

「對敵是不行,毆打丈夫還是很厲害的。」苗光啟笑道,「獵門裡這麼多婆娘,我就覺得小仙揍老公揍得最恨,這點就連秀兒都不如她。」

「哪能一樣嘛。」唐高傑說道,「章家修力,肉身菩薩他皮實,杠揍。不像你們苗家修力,陰八卦那是瞬間的事情,要是不開那比普通人強不了多少。雲秀兒要是跟苗小仙似的那麼揍丈夫,那她是想守寡了。」

「這倒也是。」苗光啟笑了笑,對陳天罡說道,「老陳你繼續。」

陳天罡於是就看向苗光啟了。

苗光啟似是有些意外:「你的意思是,我兒子也沒戲?」

「你的大弟子,雲家家主雲秀兒。」陳天罡解釋道,「應該也沒戲。」

「老陳啊,你這算是把咱煉神系得罪慘了。」唐高傑失笑道,「這位雲家主雖然這兩年主要在婆羅洲,可她是咱系的副主任。」

「煉神系又不發我年終獎,得罪就得罪了唄。」陳天罡說道。

苗光啟看了看雲悅心,說道:「三妹,秀兒也是你的傳人,你同意老陳的這個看法嗎?」

雲悅心微微頷首:「如果就打一場,秀兒不怕任何人。她現在是雲家傳承第五境,兩界意和已經非常嫻熟了,真言化實威力也很大,只不過她這種煉神手段,太耗念力,短時間使不了第二次,所以只能贏第一個強敵,第二個就沒辦法了。」

苗光啟點點頭:「老陳,繼續。」

陳天罡略作沉吟,然後又看向了苗雪萍。

苗雪萍手一擺:「走,咱出去練練。」

「你聽我把話說完。」陳天罡笑道,「我的意思是你的乾兒子,賀永昌。」

「這個就有爭議了。」苗光啟說道,「我覺得賀永昌是有機會的,你們怎麼看?」

曹餘生搖搖頭:「我覺得老陳的看法沒錯,在實力上,賀永昌確實是有機會的。不過他不是那種爭強好勝之人,對名利看得也淡,在這種比武競技的場合,他不會發揮全部戰力,必然有所保留。」

「嗯,有道理。」苗光啟似是被說服了,「小賀不會認真打,沒想到老陳剛來不久,倒是挺了解小賀的為人。」

陳天罡笑道:「我這一把年紀了,其實一直想找個衣缽傳人。原本我來崑崙學院也是這個意圖,想在學院里挑個學生,不過在看到賀永昌之後,學院里這幾塊料我是真看不上了,他的天賦跟我接近,能完全繼承我的修力傳承。我還想著,哪天請諸位誰替我搭橋引線呢。」

唐高傑說道:「老陳,你現在未必有賀永昌強,就這麼當人家師父,也不知道害臊?」

「老唐你此言差矣。」陳天罡正色說道,「我這是技藝傳承,跟戰力高低無關。」

唐高傑一看對方認真了,自知失言,笑著擺擺手:「我逗你的,別當真。」

「那這事兒包我身上。」苗雪萍說道,「小賀是個好孩子,老陳你眼光不差。」

「那還有呢?」苗光啟問道。

「你閨女蘇念秋,機會也不大。」陳天罡說道,「蘇家主據我觀察,人是再善良不過了,好孩子,可就是斗性不足,這種競技的場合,她應該是打心眼裡抵觸的,所以發揮不出實力。」

「可不是嘛。」雲悅心這時候也說道,「她一個林家大夫人,整天就跟在二夫人屁股後頭,跟只鵪鶉似的,真沒出息。」

「那是你自己鬥不過狄蘭,別沖我閨女撒邪火。」苗光啟說道,「有本事你把狄蘭收拾服帖了。」

「你少挑撥我們婆媳關係,狄蘭她現在見了我跟親媽似的。」雲悅心一臉得意,「上個月她還給我買了套新衣裳呢,可好看了。」

苗光啟被逗樂了:「真沒想到啊,當年風華蓋世的雲三妹,也有今天。」

「你別扯遠。」雲悅心瞪了苗光啟一眼,然後問陳天罡說道,「國師,你就乾脆給個準話吧,你看好哪幾個,咱對對答案。」

「四個人。」陳天罡直截了當地說道,「林朔、苗成雲、章進、楚弘毅。」

「那你最看好哪一個?」苗光啟追問道。

「我已經說完了。」陳天罡說道,「按次序。」

雲悅心點點頭,對曹餘生說道:「四弟,你不能扣他年終獎了,人家基本上說對了。」

「基本對,又不是全對。」曹餘生笑道:「三姐,要知道賽制是我安排的,我想黑他一筆年終獎,那不叫事兒。」

「那一定得黑了。」唐高傑笑道,「他得罪我煉神系,院長你得為我做主,不然我明天開始不上班了,罷工。」

曹餘生白了唐高傑一眼:「就跟你什麼時候真上過班似的。」

……

……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禁區獵人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禁區獵人 禁區獵人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九百一十四章 品茶論雄

99.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