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內鬼疑雲

第四十九章 內鬼疑雲

林朔一行人,繼續往地下河道的深處走著。

這裡的溫度,比起洞口附近更低。

呼吸帶出來水汽凝結,讓所有人的眉毛上都結了霜。

那種寒意直入骨髓,很快,大家的雙腳雙手都沒什麼知覺了。

而這條似乎沒有盡頭的地下河道,除了越來越寒冷之外,並沒有其他變化,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走完。

不安,正在隊伍中逐漸蔓延。

「走了有多遠了?」何子鴻喘息著問道。

「快十公里了。」Anne說道。

「目前這裡的溫度,已經下降到了零下二十攝氏度。」柳青跟在Anne身後,擔憂地說道,「溫度要是再這麼降下去,我們照明用的電池會吃不消的。」

「指南針已經在我手裡轉了一圈了。」楊拓這時候說道,「這說明這條地下河道的走勢很怪異,居然是螺旋狀的。」

「螺旋下行的河道,第一圈周長十公里。」何子鴻感慨了一句,「大自然真是鬼斧神工啊。」

「老師,我知道您很累了,可您還不能休息。」楊拓提醒道,「這個溫度下休息,很危險。」

「我知道。」何子鴻說道,「沒關係,繼續往前走吧。」

「如果溫度再往下降,我建議不要往前走了。」原本負責斷後的魏行山趕了上來,說道,「目前我們準備的保暖措施,不足以應付零下二十度以下的嚴寒。」

魏行山這句話說完,行進的隊伍出現了一小會兒的沉默。

這十公里河道走下來,越來越嚴酷的環境,對每個人來這裡的初衷,都是一番殘酷的拷問。

「下面應該會熱的。」林朔說了一句。

「為什麼?」魏行山問道。

「黑水龍王是條蛇。」林朔補充了一句,就懶得再解釋了。

「對啊。」何子鴻此時被提醒了,高聲說道,「它是條蛇呀!」

「你們能不能說明白點兒?」魏行山還沒聽明白。

「蛇是變溫動物。」Anne解釋道,「體內沒有自身調節體溫的機制,只能從外界汲取熱量。所以它的老巢,肯定是個很溫暖的地方,否則它一旦爬進來,那就凍住了。」

魏行山終於聽明白了:「哦,原來是這個理兒。」

「蛇對熱源是很敏感的。」楊拓這時候也說道,「其實外興安嶺冬天這麼寒冷,並不適合大型蛇類生存。這也是以前我和老師困惑的地方之一。唯一的解釋,就是它能找到一個在冬天依然溫暖地方。」

眾人一邊說一邊往前走,柳青一直盯著手上的電子腕錶,這時候說道:「溫度果然上升了,目前是零下十五度。」

「一會兒準備脫衣服吧。」林朔說了一句。

一行人繼續往前走,果然越走越暖和。

四周的洞壁,原本掛著一層薄薄的冰霜,漸漸地,這些冰霜不見了。

眾人開始聽到水滴聲。

似是被這聲音提醒一般,眾人身上原本緊閉著的毛孔,一下子張開了,汗水滲了出來。

那身軍大衣,穿不住了。

雖然河道還沒到頭,不過大家因為低溫懸著的心,已經徹底放下來了。

溫度已經上升到了三攝氏度。

眾人紛紛脫下防寒裝備,扔在河道邊上。這些東西其實挺笨重的,帶著不方便,不如扔在這裡,返程的時候再穿。

林朔也把自己身上的軍大衣圍巾脫下來扔到一邊,只有臉上的口罩他沒有扔,而是摺疊起來放進了自己的上衣口袋裡。

脫了衣服,大家都覺得一陣輕鬆,索性不休息了,繼續往前走。

不知不覺,眾人已經在這條河道上走了二十公里路,前後總共五個小時。

在進入這條地下河道十公里后,大家發現那種螺旋下降的感覺越來越明顯,手電筒和頭燈的光亮,已經能照到對面的岩壁了。

休息了一陣子,大家再度出發。

此時溫度一直維持在五六度左右,雖然依然有些寒冷,但完全可以接受。

「林先生,有一個問題我一直很奇怪。」何子鴻這時候問道,「還請指教啊。」

「請講。」

「蛇類,是沒有遷徙習性的。」何子鴻說道,「如果巴蛇,是因為受牧人的控制來到這裡,那麼鉤蛇又是為什麼會來這裡呢?」

「巴蛇能受人控制,鉤蛇自然也能。」林朔說道。

「那林先生覺得,這條鉤蛇,是受何人操控呢?」何子鴻又問道,「之前它忽然襲擊我們營地,又是為了什麼?」

「這我就不知道了。」林朔搖了搖頭,「不過有一點,我察覺到了。」

「哦?是什麼?」

「當時Anne小姐跟我第一次見面,把那枚鉤蛇鱗片放在我面前時,我就知道,這可能是一個局。」林朔緩緩說道,「那種感覺,跟六年前太像了。當時就是我母親的一枚耳環,最終讓我父親下定決心去昆崙山。」

「那您既然意識到了這點,為什麼還會接這單買賣?」Anne問道。

「既然做局,就要放餌。而對方放的這個餌,必須要讓我無法拒絕,不然我不會咬鉤。」林朔淡淡說道,「而且我不知道你們察覺到沒有,對方對我們的動向很了解。隊伍里剛剛出現鉤蛇可能不在這裡的論調,第二天鉤蛇就來了。我們剛要展開行動,狙擊手就開槍了。我們的每一步,都被對方算準了。這種情況,一直到龍王使者出手,才稍稍扭轉過來,因為他們把重心轉向了對付黑水龍王。」

「林先生。」Anne聽著這番話,下意識地警覺起來,「您的意思是我們這裡,有他們的人?」

「我之前也懷疑過,所以我對你們幾個觀察了一段時間,都沒什麼問題。這麼一來的話,目前只剩下了一種可能。」林朔頓了頓,問道,「我們這裡,有幾部衛星電話?」

「三部。」楊拓答道,「我,老師,Anne小姐。」

「嗯。這其中,一路是通往中國高層的,兩路是通往國際生物研究會高層。」林朔說道,「問題,就出在這兩個高層。」

楊拓語氣鄭重起來:「林先生,你要清楚你正在說什麼。」

「林先生,這話可不能亂說啊。」何子鴻也說道。

「我當然清楚我在說什麼,我希望你們也清楚我正在說什麼。」林朔說道,「不過現在對我們這些人來說,已經無所謂了。衛星信號的穿透力很差,我們目前在地底下,衛星電話是打不通的。」

何子鴻愣了一下,說道,「林先生,你既然有這個懷疑,應該早點告訴我們啊!」

「早告訴你們,你們再去彙報?」林朔反問道,「你們能保證跟你們聯繫的人可靠嗎?」

「這……」

「當然,可能是我太小心了。」林朔說道,「不過小心無大錯。六年前,我和我父親,就有過類似的教訓。」

說完這番話,林朔不再言語,靜靜地往前走。

何子鴻和楊拓兩人,一下子變得心事重重,腳步自然就慢了下來。

Anne緊緊跟在林朔身後,心懷忐忑地問道:「林先生,既然這可能是一個針對你的局,那我,豈不是成了他們的幫凶?」

「你可以這麼理解。」林朔說道,「不過,對他們來說,這是針對我的一個局,但對我來說,又何嘗不是一個找到當年真像的機會呢?所以你要是換一個角度去看的話,你也是這個機會的提供者。」

Anne稍稍有些意外,她忽然發現,其實林朔還是有點兒情商的。

「反正看結果吧。」林朔又說道,「如果我死在這裡,那你就是幫凶,我死之前肯定會拖著你。如果我活著出去,還找到了昆崙山事件的線索,那我就記你一功。」

Anne聽著有些懵,她沒吃透林朔說這番話的用意。

死就一起死,活就念她的好。

這好像……是一句情話?

不對!

Anne趕緊搖了搖頭,把這個荒誕的想法從自己腦中驅散。

驅除這些念頭,Anne也變得心事重重起來。

出賣隊伍情報的,到底是誰呢?

中國方面,可能性不大。因為他們只關心失蹤的中國籍公民。

她聽覺比常人敏銳,楊拓跟上級的彙報內容,她在遠處其實早就聽得七七八八。

對於鉤蛇和巴蛇,楊拓彙報得很少。而且他彙報言簡意賅,不會把各種可能性羅列出來,只說目前已經確定的事情。

如果是國際生物協會那邊出了問題,那到底是哪位長老呢?

何子鴻應該不是,他其實是個很純粹的人,一心撲在生物學研究上。

自己的導師,那更不可能,畢竟相處了二十多年,她對這個男人再了解不過。

他太強大了,也太清高了。這種人,是不屑於玩陰謀詭計的。

而且導師向自己推薦的人選時候,推舉了章連海和林朔兩個人。章連海六年前就死在了昆崙山,這證明他不清楚昆崙山的事情。

一定是這樣的。

Anne一邊想著心事,腳下越走越快。

跟何子鴻和楊拓不同,這兩人是努力跟上隊伍的節奏,所以一旦心裡有事,腳步會不自覺慢下來。而Anne,其實跟林朔一樣,都在壓著速度,防止別人跟不上,所以她一旦失神,反而走得更快了。

慢慢地,她就走進了黑暗裡。

她醒過神來,才發現自己手電筒已經沒電熄滅了。之前是因為有柳青的頭燈在後面照著,她沒怎麼注意手電筒的電量。

眼前一片漆黑,她下意識地回頭看身後的情況。

然後她只覺得眼前有道影子一晃,整個人就失去了平衡。

「快躲開!」

原來是林朔一個滑步過來,一腳掃在她的小腿上。

Anne像一顆樹似的,被林朔一下就掃倒了。

這當然不是林朔忽然要揍Anne,而是要救她。

這種一腳撂倒的方式,最快。

「嗖」地一聲,Anne聽到有什麼東西,就跟自己擦身而過!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禁區獵人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禁區獵人 禁區獵人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四十九章 內鬼疑雲

5.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