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母親的相片

第四十八章 母親的相片

黑龍江的江面上,一艘潔白的遊艇,正在靜靜地行駛著。

這是一艘三十米級的豪華遊艇,整體呈流線型,潔白的船身鑲著金邊,與江面上來往的其他船隻格格不入。

上午八點鐘,一陣急促的手機鈴聲,叫醒了正在船艙里沉睡的男人。

這個男人長著一張東方人的面孔,長相很英俊,薄薄的一層絡腮鬍彰顯著成熟男人的氣質。

他身邊,側身躺著一個最多二十歲的白種女人,全身潔白勝雪的肌膚正被絲綢被單蓋著,起伏巨大的身材曲線引人遐想。

男人取過床頭的手機看了看,撥開正摟著自己的女人手臂,在這張圓形大床上坐了起來。

女人「嗯」了一聲,迷迷糊糊地翻過身去。

男人彎腰在地毯上取了一件絲質浴袍穿上,拿著手機走到甲板上,接通了電話。

「老闆,事情辦妥了。」電話那頭傳來疤臉漢子於瑞峰的聲音。

「貨呢?」

「全裝上船了,老闆您預料得沒錯,都是一些北宋時期的文物,保存完好,現場的劉先生估值超過二十億美金。」

「嗯。那個姓劉的不能留,你知道怎麼處理。」

「我知道。老闆,鉤蛇怎麼辦?」

「不用管它。」男人說道,「就當是我送給林家侄子的一份見面禮吧。」

「是。」

掛了電話,男人看著波濤滾滾的江面,眼皮抖了抖,嘴角慢慢拉出一個弧度。

他輕聲說道:

「林樂山,你在天上看到了嗎?」

「這就是你霸佔小雲的後果。」

……

在地下的洞穴里,林朔一行人,正在慢慢地走著。

這似是一趟沒有終點的旅程。

魏行山的頭燈,已經換過一組電池了,但這條漫長的底下河道,依然看不到盡頭。

他們唯一知道的,是自己一直在走下坡路。

這種下坡的幅度並不大,但毫無疑問,這個洞,是越走越深了。

何子鴻的喘息聲越來越大,最後在魏行山的建議下,大家原地休息一會兒。

為了確保氧氣充足,這些人各自拉開了一段距離,又考慮到電池有限,都滅了頭燈。

林朔和Anne兩人,走在隊伍的最前列。這時候Anne坐到林朔的身邊,兩人幾乎肩靠肩。

「林先生。」Anne輕聲問道,「你覺得這裡有危險嗎?」

「沒有。」林朔說道,「以這個洞的尺寸,無論鉤蛇還是巴蛇,都進不來。」

「既然這裡可能是黑水龍巢,深處應該會有更大的空間吧?」

「嗯。」

兩人之間沉默下來,Anne豎起耳朵聽了一會兒,發現不遠處的那群雇傭兵,都在聊著天。

聲音在洞穴里回蕩,有些吵。

Anne沒有阻止他們,她知道,他們雖然聊的話題很輕鬆,但其實是在互相壯膽。

發現沒人注意到這邊,Anne壓低了聲音問道:「林先生,上次你說到你的母親,我其實之後一直很奇怪,她為什麼會無緣無故失蹤呢,而且還帶走了龍骨扳指。難道……」

「我知道你在想什麼。」林朔說道,「你是不是覺得我母親可能是雲家打入林家的卧底?就是為了龍骨扳指來的?」

「是的。不過這代價也太大了吧?」Anne感慨道。

她沒有把心裡話全部說出來。

如果事情真的如她所想,一個女人為了一個扳指,能跟別人把孩子都生下來,那也太不擇手段了。

「你以後少看那些狗血的小說。」林朔吐槽了一句,「事情不是這樣的。」

「那是為什麼呢?」說完這句,Anne似是意識到了有些不妥,「當然,這是您的私事,您要是不想說,也沒什麼的。」

「好,那我就不說了。」林朔答得很乾脆。

「……」

「我對我母親,談不上了解。」只聽林朔緩緩說道,「這些年我對她的感情,其實很複雜。她在我一歲的時候就離家出走了,再也沒有回來,而且我父親也是因為想找尋她的下落才喪命的,他就死在我面前。

按理說,我應該恨我母親才對,可不知為什麼,我就是恨不起來,最近還夢到她兩次。

我想,這可能是血濃於水吧。」

Anne心裡微微有些觸動,她不由得想起了自己的父母,不過她沒有說什麼,而是靜靜地等林朔繼續說下去。

「我母親帶著龍骨扳指失蹤后,我父親去過一趟雲家,確認這事跟雲家沒關係。」林朔繼續說道,「當時我還小,這事情是我父親判斷的,我自然相信他。所以我母親為什麼失蹤,就成了一個謎。」

Anne聽了只覺得心裡一陣難受,她柔聲問道:「那你還記得她長什麼樣嗎?」

「記得。」林朔說道,隨後又補充道,「這當然不是我一歲就記住她的模樣。而是我五歲的時候,我父親覺得可能再也找不到我母親了,所以就給了我一張相片,指著上面的女人跟我說,這是我娘,讓我記住她。」

一邊說著,Anne聽到旁邊傳來悉悉索索的聲響。

她心有所覺,從包里取出手電筒,扭開。

只見林朔從自己懷裡,拿出一塊懷錶。

這東西顯然是塊老物件了,表蓋上的花紋被磨得發亮。

林朔打開了表蓋,Anne發現這塊表的鏡面上全是水汽,早就壞了。

而就在表蓋的裡面,襯著一張女人的照片。

Anne心裡有些受寵若驚,她沒想到林朔居然會把他母親的相片給她看。

「知道我為什麼給你看這張相片嗎?」林朔輕聲問道。

Anne搖了搖頭。

「你仔細看,會發現的。」林朔說了一句,就把懷錶遞給了Anne。

Anne把手電筒咬在自己嘴裡,雙手接過了這塊懷錶,然後取下手電筒,仔細地看了起來。

只一眼,Anne就情不自禁地驚嘆道:「好漂亮!」

這張相片有些年頭了,並不是彩色的,而是在黑白照片的基礎上,再人工上色。

這種工藝,國內哪怕再偏遠的地方,也早在二十年前就被淘汰了,顯然這張相片,距今起碼二十年。

而照片上的這個女人,哪怕以如今的審美來看,都是一個絕世美女。

她穿著一身碎花連衣裙,長發披肩,五官秀美,有一種東方女性獨有的韻味。

她那雙眸子,就跟有魔力一樣,讓人一看就移不開目光。

哪怕身為女性,Anne都深切地感受到了這個女人的魅力。

她自從記事以來,自己一直是圈子裡最漂亮的女性,可這張照片,讓她有了一種孔雀見到鳳凰的感覺。

好在她畢竟是個女人,沒有在這張絕世容顏中沉溺太久,她想起了林朔的話,仔細地看了看這張照片,然後看出了一些端倪。

「她好像……跟我有些像?」Anne問道。

「對。」林朔說道,「但不是五官上的,你的五官太艷媚,不如我媽看起來有內涵。你們的相像,是氣質上的。」

「嗯。」雖然林朔的話對於Anne來說並不那麼好聽,但Anne不得不承認,他說得是事實。

相片上的這個女人,雖然五官跟自己完全不一樣,但兩人的氣質,確實很像。

都是那種自信被包裹得很完美,看起來反而顯得恬靜的氣質。

Anne手上一空,那塊懷錶已經被林朔收回去了。

他看了一眼相片,然後輕輕地合上了表蓋,小心翼翼收入懷內。

「你母親這麼漂亮,年輕的時候一定很多人追吧?」Anne熄滅了手上的手電筒,輕聲問道。

「聽我父親說是有不少。當時獵門有不少年輕人對我母親趨之若附,結果還是被我父親得手了。」林朔笑了笑。

「那我怎麼感覺你的道行,跟你父親差好遠呢?」Anne情不自禁說了一句。

這話一出口她就後悔了,太不莊重了,沒注意好分寸。

「我當然比不上我爹了。」林朔巧妙地避了過去。

「我真羨慕你。」Anne說道。

「羨慕我什麼?」林朔有些不解,「你長得也不差,你母親肯定也很漂亮的。」

「不是這個。」Anne嘆息了一聲,「我很羨慕你,知道你父母那麼多事情。」

「怎麼?」林朔有些奇怪,「你對你父母一無所知嗎?」

「嗯。」Anne點點頭,「我是我導師養大的,一開始我以為他就是我父親,後來才知道,他是我父母的朋友。」

「那照這麼說,他其實是你養父?」

「是的。不過他更喜歡讓我叫他導師。」Anne說道,「其實這次行動,本來我導師是想親自來一趟的,不過他臨時有事,就向我推薦了兩個人選,一個是你,一個是章連海先生。」

「你老師,應該是一個苗家獵人吧?」

「是的。」Anne說道,「他是苗家的主脈傳人,原本是有資格繼承苗家家主之位的,不過卻在二十年前移居美國,之後就一直沉迷於生物學研究,其他事情顧得很少了。」

「原來如此。」林朔點了點頭,「行了,他們應該休息得差不多了,繼續趕路吧。」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禁區獵人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禁區獵人 禁區獵人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四十八章 母親的相片

5.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