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比鐵還硬的男人

第三十一章 比鐵還硬的男人

現在國際生物研究會的營地,幾乎已經停擺了。

外面不知道有幾個狙擊手潛伏著,所有人都不敢輕舉妄動。

哪怕是守在營地里,都是心驚膽戰的。

魏行山帶著雇傭兵又建起了防禦工事,並且要求所有人一定要躲在掩體後頭,免得被人放了冷槍。

忙完防禦工事,魏行山又帶著四個雇傭兵,一直在外面游弋,每個狙擊手可能藏身的地方,他都要去親自看一眼。

這種排查,可不是找東西那麼簡單。誰都不知道那裡是不是架著一桿槍,整套戰術動作極為複雜,也非常消耗體力。

這漫山遍野的,能讓狙擊手藏身的地方,實在是太多了。

到了天快黑下來的時候,跟著魏行山的雇傭兵,已經換了好幾批。

每一批人回來,全身上下就跟從水裡撈出似的。

魏行山每次回來,也就喝口水喘口氣,然後繼續帶隊出去排查,一趟又一趟。

整個營地內,氣氛十分壓抑。

所有人都就等著小八回來。

這隻鳥出去已經一個下午了,一點消息都沒有。

Anne看著林朔越來越難看的臉色,輕聲勸慰道:「林先生您別著急,可能路太遠,八爺還沒飛回來呢。」

「以小八和那隻黑耳鳶的速度,這會兒該回來了。」林朔眉頭緊鎖,一直看著營地西北的方向。小八就是從這個方向飛走的。

「那也許……」Anne猶豫了一下,還是說道,「八爺是有事情耽誤了,我看那隻黑耳鳶,還是挺喜歡八爺的。」

「Anne小姐你是說……」柳青盯著無人機的屏幕,手一直在鍵盤上敲敲打打,「八爺跟那隻母鷹私奔了?」

「我可沒這麼說!」Anne紅了臉,瞪了柳青一眼。

林朔搖了搖頭,說道:「我了解它,這隻鳥雖然好色成性,但肯定不會跟著一隻黑耳鳶私奔。它的心裡,裝得是整個世界的雌鳥,絕不會在一棵樹上弔死。」

「Anne小姐,那你要小心了啊。」柳青盯著屏幕,嘴裡說道,「寵物的性子,是隨主人的。」

「這都什麼時候了,柳隊你還開玩笑。」Anne咬了咬嘴唇,神色有些不滿。

柳青搖了搖頭:「我是覺得這裡的氣氛太緊張了,再這樣下去,神經都快崩斷了。林先生,Anne小姐,你們兩個是我們這支隊伍的主心骨,這個時候,你們可不能自亂陣腳。」

柳青這番話說完,繼續操控無人機去了。

「我出去走走。」林朔說了一句,走出了帳篷。

「等等我。」Anne跟上了林朔。

「哎!你們倆回來,外面還沒排查乾淨呢!危險!」柳青叫道。

……

夜幕逐漸籠罩的外興安嶺,有兩道身影一先一后,在山間疾馳。

「你跟出來幹什麼?」林朔一邊疾行,一邊問道,「這麼不怕死嗎?」

「林先生不怕,我當然也不怕了。」Anne緊緊跟在林朔身後,輕聲說道,「我其實也很擔心八爺。」

「那你跟緊了。」林朔現在心中煩悶,也就不顧那麼多了,開始發力狂奔起來。

兩邊的樹木快速地倒退,林朔只覺得耳邊生風。

之前兩人曾一起翻山越嶺,不過那時候林朔只是試探Anne的底細,腳下留有不少餘地。

這一次林朔稍微認真一些,Anne逐漸就跟不上了。

她那套登山的身法,對付地形複雜的絕嶺險峰有奇效,不過在絕對速度上,比起林朔還是差了不少。

很快,前面的林朔就失去了蹤影。

Anne對此早有心理準備,雖然兩人都是門裡人,可林朔畢竟是當今世上獵門年輕一輩中的第一人。

自己這點道行,那是差遠了。

她心裡並不慌,一路追蹤林朔的足跡,遠遠地吊著。

翻過五個山頭,在一個河谷底部,Anne終於又看見了林朔的背影。

這個男人就這麼站在小河邊的亂石灘上,抬頭看著太陽落山的方向。

「別過來。」林朔沒有回頭,「這兒附近有狙擊手。」

Anne一聽到這話,趕緊順勢往草地里一滾,趴在了一顆樹後面。

透過草叢的間隙,Anne連一口大氣都不敢出,靜靜地看著河邊的林朔。

她同時有些困惑,既然附近有狙擊手,林朔為什麼還敢停下來,甚至就這麼獃獃站著?

山裡樹木眾多,狙擊手在遠處想打一個在樹林中穿行的移動靶,是非常困難的。

哪怕路過河谷,周圍沒有樹遮擋,以林朔那快若驚鴻的身法,那也是一掠而過的事情,狙擊手未必反應得過來。

可林朔為什麼停下來了?

他難道,想試試自己能不能接子彈?

Anne趕緊搖了搖頭,將這種荒誕的想法從腦袋裡驅散。

林朔雖然徒手接過弩箭,但子彈和弩箭是完全兩個概念。

弩箭的速度再快,它本身是不旋轉的,直來直去,理論上只要預判夠准,身手夠快,還是有可能接住的。

子彈就不一樣了。

而哪怕只是一顆手槍子彈,它也經過槍管膛線的摩擦,本身是高速旋轉的,而且表面溫度極高。

手槍子彈尚且如此,從***槍管里射出來的子彈,更是可怕了上百倍!

那林朔站在那裡,不就是等死嗎?

此時,太陽即將落下山頭。

這條河谷晚霞漫天,林朔全身上下都被染了一層紅,他身前的那條小河,紅得發亮。

這個男人就在此間天地,看著天邊最紅的方向,靜靜地站著。

Anne看著這個男人背影,心裡一陣恍惚。

她和林朔相識的時間其實並不長,但在這短短的十多天內,就有四個瞬間讓她永生難忘。

一個是那扇木門開啟,這個男人冷漠的面孔,讓她像一頭受驚的小鹿。

一個是那次醒來,他在營地一角,坐成了一座山。

一個是今天凌晨,太陽的第一縷光線,讓她看到了這個男人彎弓射箭的那一幕。

最後一個,就是此時此刻,他在河邊鍍了一身晚霞,隨時都會倒下。

Anne的心被一下子抽緊了,視線剎那間模糊,大腦一片空白。

她發出一聲嬌喝,用盡全身的力氣,像一頭雌豹一樣從草地上竄起來,以最快的速度撲了出去。

她不能讓林朔就這麼死了!

她不知道還來不來得及,但總要做些什麼!

她要把林朔推開!

……

Anne這全力一撲,只是讓林朔身子晃了一晃。

她整個身子都撞在了林朔的後背上,只覺得自己的腦袋一陣迷糊,胸口發悶喘不過氣來。

那感覺,就像撞在一堵牆上。

這個男人全身上下,真是比鐵還要硬。

要不是她從小就練過,剛才那一下,能活活把自己撞死。

林朔扭過頭,一臉迷惑地看著Anne:「你在幹什麼?」

「……」Anne暈暈乎乎的,還沒回過神來。

林朔愣了一下,隨後似是猜到了Anne的意圖,轉回頭繼續看著西邊的方向,輕聲問道:

「你不會以為,我是在試著接子彈吧?」

「……」Anne的意識回到自己的身體,臉蹭一下就紅了起來。

「我知道你有些崇拜我,不過把我高估成這樣,你判斷力很成問題啊!」

「……」

「我是個人,不是怪物。」

「……」

「那個狙擊手應該是發現我察覺到他了,已經跑了。」

「……」

「他要是不跑,我停下來不是作死嗎?」

「……」

「我站在這裡,是想有一個相對穩定的環境,這樣有利於追蹤他的氣味。」

「哦……」Anne的臉已經紅到了脖子根,低著頭應道。

「那什麼,你的手能放開了嗎?」

Anne醒過神來,輕呼了一聲,閃電般地抽回了按在林朔背上的雙手,往後退了兩步。

「走,追上去。」林朔開始沿著河邊往西邊進發,「既然碰到了,那就順手把這顆釘子拔了。」

「哦。」

……

四十公里以外,一匹灰驢在山道上跑得正歡。

灰驢上面的那個老者,嘴裡絮絮叨叨的:

「哎呦我的驢祖宗,你快把我的肝兒都顛出來了!」

「沒事兒,我就是隨便說說,你跑你的,不用管我。」

「這幫人體力真不錯啊,跟了我們快十里路了,總算甩掉他們了。」

「什麼?我怕他們?扯淡呢!」

「真要是動起手來,我輕輕鬆鬆滅了他們你信不信?」

「你不信啊?得,其實我也不怎麼信。」

「看他們打那隻鷹,那是獵人的手法啊。」

「要是在水裡,獵人給我提鞋都不配,可要是進了山,我還真惹不起。」

「主要他們還有槍呢,我腦子壞了才跟他們拚命。」

「對付這種人,要智取,懂嗎?」

「算了,你只是頭驢,不知道智取是什麼東西。」

「驢祖宗你快點跑吧,再有十里路,就是九娘溝了,我讓他們給你準備上好的豆料,管飽。」

正說著,老者只覺得懷裡的那隻八哥,動了一動。

「別動別動。」老者隔著衣服,輕輕拍了拍它,「你傷得可不輕啊,別亂動。等到了九娘溝,我給你治治。」

「別怕啊,不要緊的,遇上我老劉,你這條小命就算是保住了。」

「哎呦你這傻鳥,啄我幹什麼?」

「啊啊啊!」

「你再啄我我就不客氣了啊!」

「得,又昏過去了吧?」

「就說你傷得不輕,咋就不信呢?」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禁區獵人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禁區獵人 禁區獵人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十一章 比鐵還硬的男人

3.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