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聞風聽山

第三十二章 聞風聽山

在這茫茫林海里找一隻鳥,其實跟大海撈針差不多。

尤其小八出發之前被林朔特意囑咐過,行動的時候很小心,飛得很高。

它的氣味,早就在高空消散了,落不到地面上來。

林朔清楚,自己這樣出來,找到小八的幾率並不大。

但在這附近轉轉,總好過在營地里乾等著。

現在林朔察覺到了一個槍手,他心裡冒出來一個想法。

如果小八真的出了什麼意外,那也很可能是這夥人乾的。

抓住這個槍手,問一下就好了。

打定主意,林朔心裡穩了下來。

心裡一穩,他腳步也就慢了一些。

Anne跟在林朔身後,這冰雪聰明的女人,很快就捕捉到了林朔的想法。

兩人趕到了這個槍手之前潛伏的地點。

這裡是山頂,視野很好。

從現場的腳印來看,這個狙擊手之前就潛伏在山頂的這顆樹下面。

林朔仔細地辨別著這裡的氣味,更加確定他跟之前的那個槍手,是一夥兒的。

他的體味管理比起之前那個韓國人差一些,沒管住自己的嘴。剛才,他應該在吃能量棒之類的東西。

這種野戰用的能量棒添加了食用香精,要是遇上一般人,這個距離肯定察覺不到什麼,可林朔不是一般人。

現在,這個槍手正在迅速遠離,而這種食用香精的氣味因子,正在不斷地隨著這個槍手的呼吸,被投放在空氣中。

這在林朔的嗅覺系統里,就跟大海中的燈塔一樣。

而且林朔和Anne已經找到了他的足跡,追蹤起來更加沒有難度了。

「他是個狙擊手,身手比一般人強不少,而且手裡有槍。我們貿然追蹤他,還是有一定風險的。」Anne輕聲提醒道,「不如……」

「他打不著我的。」林朔淡淡地說道,「不過你確實會有些危險,別走太快,跟我拉開一些距離。」

林朔這句話說完,Anne只覺得眼前一晃,這男人就不見了。

這時候她才知道,之前林朔在山裡中把自己甩得尾燈都看不到的那番疾跑,還真如他口中所說,只是出去「走走」。

……

夜色降臨,外興安嶺的森林中,卻並不平靜。

一行六人,在密林間穿行,這裡距離他們手上地圖標註的秘密補給點,還有三公里的路程。

疤臉漢子的心情很不好,其他五個壯漢噤若寒蟬,都閉著嘴不敢啃聲。

今天白天的那一槍,他是想把那隻八哥擊斃的。沒想到那隻鳥比老鷹敏捷太多了,子彈居然沒有命中,擦過去了。

AWM的馬格南子彈威力夠大,哪怕只是擦到一點,也夠那隻鳥受的。

可畢竟沒打死,這讓疤臉漢子心中有些不安。

他隱隱覺得,這隻鳥,肯定是個禍害,留著它後患無窮。

帶著手下奔往墜鳥的地方,他們沒找到那隻八哥,只看到了毛驢的腳印。

疤臉漢子知道有人把鳥救走了,馬上率領手下開始追蹤。

可人在這山道上跑,哪裡會是驢的對手,沒追上不說,路過一條小溪后,地上的驢蹄印子也不見了。

六個大活人,讓一隻半死的鳥給跑了。

這讓疤臉漢子心情非常煩躁,一路上罵罵咧咧的。

「頭兒,您消消氣。」身後一個壯漢說道,「不就是一隻鳥嘛,沒找到就沒找到唄。」

「你懂個屁!」疤臉漢子罵了一句,懶得跟這個蠢貨解釋什麼。

手下這群人,哪裡會知道獵人的厲害。

尤其是六大家的傳人,個個都身懷絕技。

那個姓林的小子,是六大家年輕一輩中最強橫的,哪怕是其他五家的家主,都未必有他那麼厲害。

既然是他身邊的鳥,肯定不是一般貨色。

說不定金秉煥的死,就跟這隻鳥有關。

疤臉漢子心裡盤算著這些,心情更差了。

屋漏又逢連陰雨,就在這個時候,他的耳機里,又傳來一陣急迫的話語聲:

「頭兒,我好像被盯上了。」

疤臉漢子心裡一凜,沉聲問道:「被誰盯上了?」

「姓林的。」

「他發現你了?」

「在山上趴了兩天,我實在是餓得沒勁兒了,就拆了根能量條。剛拆開沒多久,我就在望遠鏡里看到他了,他居然也在看向我這邊。」

「我們配備的能量條都是沒氣味的,他怎麼可能發現你?」

「我嫌那種的不好吃,偷偷藏了兩根香橙味兒的。」

「我操,你這個白痴!」疤臉漢子罵道,「這種人工香精你的面罩是防不住的,他肯定聞到了!」

「是啊。我估計他現在已經在跟著我了,我找一個地方給他一槍。」

「……」疤臉漢子沉默一陣,隨後說道,「可以。」

「我知道上面的命令,我會盡量打他腿,留他一命的。」

「你好自為之吧,想想你的老婆孩子。」疤臉漢子點了點頭,關閉了通訊。

「頭兒,是誰啊?」身後有一個壯漢問道。

「李三。」

「他被人盯上了?」

「嗯。」

「那應該沒事兒,李三槍法好,近身格鬥也是強,那個姓林能未必能把他怎麼樣。」

疤臉漢子嘆了口氣,沒有說什麼。

為了隊伍的士氣考慮,他不能把心裡話說出來。

其實,在他心裡,李三已經是個死人了。

……

Anne在密林里輕手輕腳地行進著,遠遠地吊在林朔身後。

她心裡其實有些怨懟,本來她想提議和林朔前後包抄的,結果她還沒說完,林朔撂下一句話就跑了。

什麼人嘛!

情商為零的傢伙!

不過轉念一想,林朔這麼做,也是為自己的安全考慮,這讓她心裡舒服了一些。

反正這一路以來,她也慢慢了解林朔了。

這男人說話辦事極其自信,從不顧及別人的感受,情商更是無從談起,但他……其實心眼挺好的。

想到這裡,Anne感到自己臉上有些發燙,趕緊拋開了這些念頭。

這時候,天已經完全黑了,尤其是在密林中,月光被樹冠遮擋,裡面漆黑一片。

地上的痕迹,早已經看不清了。

不過這難不倒Anne,因為她跟林朔其實是一類人。

林朔擁有林家秘技「聞風」。而她,則會自家傳承的「聽山」。

她俯下身子,耳朵緊緊貼在土地上,聽了一會兒。

大地中傳來各種極其細微的、常人無法捕捉的顫動。

此刻在Anne的耳朵里,大地就像一根巨大的琴弦,被不斷地彈撥著。

這根琴弦上的一切動靜,都會在Anne的腦海里形成一副全息畫面。

兩公里之內,越近越清晰,兩公里之外,就開始逐漸模糊了。

她可以確定,那個狙擊手就在自己前方兩公里不到的位置,再往前,就是那條無名江的江面了。

那個狙擊手已經有些累了,腳步越來越沉重。

而就在他後方一公里左右,有一連串巨大的震顫從大地中傳來。

那是一連串蠻橫的腳步聲,密集得幾乎沒有間奏。

那是正在急速包抄的林朔!

林朔的那種疾跑,雙腿的用勁極為精妙,這讓他在山林間的腳步聲極小。

可那種快若奔雷的速度,是以他強大的爆發力為依託的,那蠻橫的力量,到底還是一腳一腳傳進了大地里。

所以在此刻Anne的耳朵里,林朔的腳步聲,就好像烏雲中的一陣陣悶雷。

那種強橫無比的感覺,讓Anne一陣心馳神往。

林朔跨過的那道門檻,真是高不可攀。

就在這個時候,Anne臉色微微一變,抬起了頭。

那個狙擊手,在江邊停下來了!

他不跑了。

Anne神色一緊,連忙快步追了上去,她怕林朔出事。

神仙難躲一溜煙,再厲害的人物,也架不住飛離槍口的子彈。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禁區獵人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禁區獵人 禁區獵人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十二章 聞風聽山

3.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