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淡水魚王

第十一章 淡水魚王

林朔平時說話,語調平淡,音量不大。

而這句「當心!」,是從丹田裡崩出來的,像是一道炸雷,大家被他吼得寒毛倒立。

所有人心裡一慌,目光向站在江邊的林朔看過去。他們於是也就看到了,江上的那道一閃而逝的白光。

那道白光,以極快的速度掠過鐵索橋,正值中午陽光猛烈,那東西全身反光,大部分人沒看清是什麼。

不過那道白光從橋面掠過,又掉回水裡,動靜卻不大,似是一塊石頭落入水中。

柳青不僅是雇傭兵小隊里的設備專家,也是一名出色的狙擊手,她的眼力遠比常人出色,疾呼道:「是條魚!」

一邊說著,她雙手在自己身前,比出半米不到的長度,補充道:「這麼大。」

魏行山看了林朔一眼,覺得林朔有些小題大做了。

他還以為林朔嘴裡的東西,是個什麼大傢伙,結果只是一條魚?

沒錯,這魚蹦得是挺高,十來米的橋面一躍而過,但也不過是條魚嘛。

魏行山「嘿嘿」乾笑一聲,打了個圓場:「這確實是個安全隱患啊。這魚說大不大,說小不小,萬一撞身上,不太好受啊。」

話雖這麼說,底下的雇傭兵們卻不幹了:

「哎呦我去,這一上午把我們累得,跟孫子似的,就為了條魚啊。」

「嘿,真要等咱過河,這種魚要是不知死活地撞上來,咱用匕首一接,晚飯倒是有了。」

「林先生也有走眼的時候啊。」

「好了你們幾個。人家也是為了咱們的安全考慮,別廢話了,幹活兒吧。」

Anne看向一言不發的林朔,眼中閃著疑問。不過這個美女心思活絡,一看林朔此刻的表情,知道事情遠沒這麼簡單。

林朔沒有理會眾人,目光死死盯著江面。

他的一隻手,慢慢向後,摸上了背後的箭袋。

「大家退後。」Anne眼見如此,輕聲提醒道。

話音未落,又是一道白光從水裡掠出。

緊接著,接二連三的白光從江面里快速升起,在半空中掠過一道道拋物線。

這群魚,有的跳得低一些,從橋下竄過去了,有的直接躍過了鐵索橋。

還有這麼幾條運氣不太好,「咣」地一聲撞在了鐵索上,改變了飛行軌跡,掙扎著落回水裡。

這些魚都不小,而且越來越多,紛紛躍出水面。

眾人一開始覺得好玩,這也算是一道奇觀了。

可是沒多久,隨著躍出水面的魚越來越多,大家的目光開始應接不暇的時候,他們臉色,也就越來越難看了。

一條魚確實不可怕,但是這麼多魚紛紛躍出水面,這就有些嚇人了。

在場的無論是生物學家,還是雇傭兵,都隨之想到了一個問題。

這群魚為什麼會跳出水面?

而且它們還蹦得那麼高,出水時的初速度,該有多麼驚人?

它們身後,難道是有什麼東西在追趕?

林朔的表情越來越凝重,他伸向背後的手,慢慢抽出一支反曲弓的箭矢。

這種箭矢遠比一般的箭矢粗大,有人的胳膊那麼粗,接近兩米長,在林朔的手裡,像是一桿粗了一圈的標槍。

一兩分鐘后,這群飛躍鐵索橋的魚,似是大部隊通過了,躍出水面的魚越來越少。

就在這時,有一道白光異於尋常,從它一出水,軌跡就跟其他魚群不同。

它從距離鐵索橋不到五米的水平位置起跳,高高拋起,以遠遠高出鐵索橋五六米的高度,就在鐵索橋的正上方,到達了拋物線的最頂端。

它紡錘形的身姿,在此時有了不到半秒的停頓。

眾人這才看清,這種魚,其實是灰藍色的。

就在這條半米多長,看起來足有十多斤的大魚,在半空中伸展身體,即將回落的時候,江面上傳來巨大的水聲,一頭龐然大物從江里竄了出來!

那是一條足有十多米長的怪物!

尖嘴圓頭,流線型的身體黃白相間,身體兩側有一片片的利刺。

它就像一輛失控的卡車,從水裡高速開出,一頭撞上了那條跳得最高的大魚。

龐然大物的尾部,打到了鐵索橋,讓整座鐵索橋發出一聲巨響,大幅度左右搖晃起來。

說時遲那時快,完成捕獵的龐然大物早就越過了橋頭,落回奔騰不息的江面里。

巨大的水花濺到岸上,眾人連忙下意識地躲閃,似是在回應剛才Anne讓大家退後的提醒。

魏行山看著已經逐漸恢復平靜的江面,臉色發青。

其他人也久久回不過神來,無論什麼東西,只要個體達到那個程度,都是很嚇人的。

眾人不禁越想越后怕。

要是剛才沒有林朔提醒,別說被那東西撞到或咬到,只是讓這樣一頭大傢伙從身邊飛過去,都會嚇出人命來。

「淡水魚王。」林朔已經將手裡的箭矢插回箭袋,神色輕鬆了下來,「在橋上留下腥味的,就是它了。這東西威脅不大。」

「這種魚也叫鰉魚。」楊拓扶了扶眼鏡,開口道,「黑龍江附近的水域,就是這種魚的棲息地,最大的鰉魚能有數噸重。

剛才的接二連三跳橋的魚,其實是大馬哈魚,這是一種的冷水性溯河產卵洄游魚類,也是鰉魚的重要食物。」

何子鴻老人微微點頭,隨後進一步解釋道:

「每年秋風一起,大馬哈魚就會大批量成群地回到淡水裡產卵。這裡的水域是附近最狹窄的,江里又有大量暗礁。大批魚群經過這裡的時候,通過速度被迫放緩,可是它們身後,又有天敵追趕。

這些大馬哈魚,只能跳出水面去躲避天敵。這就有了剛才那種魚躍鐵橋的奇觀。

更難得的,是剛才那條鰉魚。

野生鰉魚能有這麼大的個體,真是罕見啊!」

「修這座鐵索橋的,不懂生物學。」楊拓扶了扶眼鏡,搖頭道,「在這裡建橋,而且還是一座穩定性極差的鐵索橋,確實太不安全了,難怪橋沒人敢過。」

「小楊,你想錯了。」何子鴻說道,「如果是因為這條鰉魚的捕獵行為,危害了橋的安全。那麼乾脆把鰉魚殺死就好了,你別看那條鰉魚那麼大,但怎麼可能是漁民的對手?

要知道野生鰉魚在中國東北,都已經快滅絕了。

怎麼可能會因為一條魚的威脅,就放棄了一座現成的橋呢?這不是因噎廢食嗎?

所以啊,反常的,是為什麼會有這麼大的鰉魚。既然它經常在這裡出現,這裡的人,為什麼不獵殺它。」

說到這裡,何子鴻看向了林朔,詢問道:「林先生,你怎麼看?」

「對啊。」柳青也問道,「林先生,你剛才為什麼不出手?這也算為民除害吧?」

「這條淡水魚王只是捕獵而已,又沒惹我們,我為什麼要出手?」林朔瞟了她一眼。

林朔肩膀上的八哥鳥開口道:「這玩意兒別看體型不小,打架就是個棒槌。咱朔哥就算入了水,一身本事只能發揮一成,收拾它也是分分鐘的事情。朔哥,這活兒難度不大,要不給他們打個五折,五百萬美金算了?」

八哥鳥這番話,把大伙兒都說愣了。

Anne表情僵硬:「八爺,我看還是算了吧。我們研究會資金確實有限。」

「你這婆娘真小氣。」八哥鳥別過頭去。

林朔沒搭理這隻鳥,而是指了指鐵索橋:「現在危險已經暫時過去了,大家抓緊時間過橋吧。何教授有什麼問題,問問當地人就知道了。」

「那這些木料呢?」王勇這時候問道,看著那幾顆紅皮雲杉,神色有點兒心疼。

不僅僅是王勇,其他出過力的雇傭兵,也有些捨不得,畢竟是花了大力氣才弄來的。

「那你們慢慢鋪橋,我先過去了。」林朔扔下這句話,輕輕一躍,就跳到一條鐵索上,然後慢悠悠地邁步向前走。

鐵索在他腳下,被他和他背上反曲弓重量一壓,不僅崩得筆直,還發出「嘎楞噶楞」的聲響,似是隨時都有可能斷裂。

這條鐵索到底還是沒斷,林朔的身影,消失在對岸的山林里。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禁區獵人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禁區獵人 禁區獵人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十一章 淡水魚王

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