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水裡有東西

第十章 水裡有東西

這天夜裡,林朔沒有睡覺。

跟雇傭兵里負責守夜的人不同,他身上披著狍子皮,遠離篝火,就坐在營地角落的陰影里。

八哥鳥這天夜裡沒去林子里浪,而是老老實實地站在林朔肩頭。

這一人一鳥身邊的石頭上,倚著一把巨大的反曲弓。

此情此景,被早上睜眼的Anne看到,覺得好像看到了一組雕像。

不過她沒說什麼,而是麻利地起身,去江邊打來一缸子水,和一塊毛巾一起,遞給了林朔:

「林先生,您辛苦了,梳洗一下吧。」

林朔點了點頭,接過東西轉身進了林子。

「朔哥,你發現沒有。」八哥鳥的聲音從林子傳出來,「這婆娘,跟你挺默契的。」

「……」

「朔哥,林家三代單傳,現在就剩下你一個了。說起來,朔哥你也老大不小了。」

「……」

「朔哥,這城裡的鳥啊,我看挺好勾搭的,你一點頭就有。」

「小八,你下面的鳥,是不是不想要了?」

「朔哥我錯了。」

……

今天又是個大晴天,隨著太陽出來,地面溫度逐漸回升。

眾人早早啟程,向著那座鐵索橋進發。

林朔沒有選擇繼續開路,而是讓魏行山帶著三個雇傭兵在前面頂著。

他自己則和小八一道,跟在大部隊身後,一直保持著一百米以上的距離。

對林朔的安排,眾人不敢有什麼異議,也沒人去問緣由。

走出去有三公里左右,臨近鐵索橋,林朔似是鬆了一口氣,步子慢慢跟了上來。

那頭不知名的奇異生靈,在遠處盯了這群人一個晚上,似是在觀察著什麼,現在終於離開了。

跟大部隊匯合,眾人已經正在琢磨怎麼過橋了。

此處的江面,算是附近最狹窄的水域,但也有五十多米寬。

橫跨在兩岸的鐵索橋,遠處看起來還行。走到跟前一看,才發現早就銹跡斑斑,橋面上的木板爛得酥脆,一腳一個窟窿。

這座橋距離水面有十來米,下面的江水,不僅水流湍急,還藏著暗礁,江面上那一個個的大小漩渦,就跟一張張嘴似的,看著滲人。

真要是掉下去,魚興許沒事兒,人肯定活不了。

林朔走前橋邊上,發現魏行山正在晃蕩橋上的鐵索。

這個漢子的力氣極大,單手晃兩下,整座橋都被他撼動了。

那些早就腐蝕了的橋板,隨著鐵索橋的左右搖晃,嘩啦啦往下掉。

魏行山一看這情景,乾脆兩隻手握住了大鐵鏈子,用力搖晃起來。

不一會兒,橋板都被晃沒了,只剩下光禿禿的四道鐵索。下方兩根並列,原本上面蓋著橋板,左右又有兩根,原先是這座鐵索橋的扶手。

「行了。」魏行山拍了拍手,「這幾條鏈子還算結實,這些橋板都爛掉了,反而壞事。」

說完這番話,魏行山又回頭看了看何子鴻,說道:「何教授,我帶幾個人先摸著鐵索過去。你別著急。等我們過去摸清楚對岸的情況,然後在兩岸打一道滑索。您和楊博士Anne小姐,用我們打的滑索過去,這樣更安全。」

「是啊,何教授。」副隊長柳青也笑道,「這種滑索,等於是讓你們坐在三股安全繩上,用鋼扣滑過去。您放心,我們技術很成熟,別看是懸空,其實既安全又舒服。」

「那就有勞魏隊長和柳隊長了。」何教授含笑點頭。

自從小隊進了林子以後,魏行山和柳青的表現,逐漸受到了何子鴻和楊拓兩名學者的認可。

尤其是魏行山這個看上去粗鄙的雇傭兵頭子,其實心很細,而且事事都為團隊的安全考慮。

交待完這些,魏行山背上一個裝滑索的工具包,正打算出發,卻發現林朔站在了自己跟鐵索橋之間。

昨天白天,林朔攔在魏行山身前的那兩根手指頭,給這個雇傭兵頭子留下了不可磨滅的印象。

此刻在魏行山心目中,林朔已經從一個裝神弄鬼的神棍,變成了高深莫測的奇人,而且自己還欠了他一條命。

所以這位巨漢態度很好,問道:「林先生,你有什麼事嗎?」

只見林朔微微彎下腰,鼻子靠近鐵索,仔細聞了聞,然後慢慢抬起頭來:「不對。」

「怎麼不對?」

「有腥味。」林朔說出這三個字,隨後吩咐道,「魏隊長,你帶你的這幫兄弟,在附近林子里砍些樹來,越大越好。其他人遠離江面,原地休息。」

魏行山看了林朔一眼,一臉疑惑,但他沒有質疑林朔,而是看向了Anne。

Anne都沒拿正眼看他:「看我做什麼?林先生說什麼就是什麼。」

魏行山只好轉身吩咐雇傭兵們照辦。這群兵倒是聽話,紛紛放下包,操起手斧砍刀走進林子。

其中王勇是最後一個走的,進林子前笑道:

「魏隊,昨天晚上沒吃好,營養不夠啊。既然是林先生吩咐,砍樹這麼重的活兒,我們肯定照辦。不過,晚上是不是能開開葷啊?」

「給老子滾蛋!」魏行山罵罵咧咧地,一腳印在王勇的屁股上,把他踹進了林子。他自己也拿著一把手斧,跟了上去。

現在距離中午還有一段時間,根據目前的路線,過了江再有五公里,就是此行的目的地了。

所以大家都不著急,雇傭兵去林子砍樹,其他人則離開江邊一段距離,坐下來休息。

「林先生,為什麼讓大家去砍樹啊?」柳青這時候靠了過來,對林朔問道。

「以防萬一。」林朔看著江面,淡淡說道。

「您能具體說說嗎?」問完這句話,柳青笑著解釋道,「您看,這種野外生存經驗,對我們這行來說也是很重要的。您要是不吝賜教的話,那等於是救我們命了。」

林朔抬眼看了這個女人一眼。

短髮,小麥色的肌膚,遠沒有Anne那麼明艷動人,不過這女人五官清秀,看著挺順眼,說話也中聽。

「水裡有東西。」林朔低下頭,緩緩說道。

在場的幾人聽到這句話,神色微微一變,彼此之間對視幾眼。

「什麼東西?」楊拓問道。

「還不知道。」林朔搖了搖頭,「不過小心無大錯。」

……

眾人休息了兩個多鐘頭,林子傳來聲響,雇傭兵們伐木回來了。

這群漢子倒沒偷懶,林朔說越大越好,他們兩個人一組,扛著七棵紅皮雲杉。樹的枝丫,已經被這群漢子處理乾淨了,只剩下樹榦,直徑都在三十厘米以上。

魏行山一馬當先,這漢子全身上下,都已經被汗水浸濕了,他一個人扛著一株最大的紅皮雲杉,往林朔身前一杵:

「林先生,怎麼樣,夠大吧?」

「還行。」林朔抬頭看了看。

「然後呢?」魏行山喘息著問道。

柳青看出了端倪,輕聲問道,「林先生這是要鋪橋面嗎?」

「嗯。」林朔點點頭。

「這多浪費時間啊。」柳青不解道。

林朔眉頭微微一皺,正要說什麼,卻聽Anne說道:「林先生應該是想過橋的時候,讓我們腳下有餘地吧?」

林朔看了Anne一眼,神情略有一些意外,隨後點頭道:「沒錯,否則人就這麼過去,不管是摸著鐵索慢慢走,還是掛在吊索上滑過去,都沒有閃躲的機會,那就是活靶子了。我到時候腳下不穩,也照顧不好你們。」

「真有這麼危險嗎?」柳青問道。

林朔緩緩環視眾人,說道:

「附近五公里就有村莊,按理說,這裡是交通要道,這座橋不應該這麼荒廢。可橋面爛成這個樣子,沒人修沒人管,你們不覺得反常嗎?」

「有道理。」魏行山似是明白過來了,「不是因為橋廢了,所以沒人走。而是因為沒人敢走,所以橋廢了。」

林朔瞟了一眼魏行山:「你腦子怎麼忽然清楚了?」

「嘿。」魏行山乾笑一聲,沒接茬。

「我贊同林先生的做法。」何子鴻老人這時候開口道,「不管如何,修橋鋪路,功德無量啊。況且,這座橋我們不止走一趟,還有返程呢。不如大家一起干吧。小楊,你幫林先生測繪一下橋面的寬度。」

「是,老師。」楊拓應了一聲,從包里翻出了一把捲尺。

「當心!」

就在楊拓靠近鐵索橋的時候,林朔忽然神色一緊,一把將楊拓拽了回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禁區獵人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禁區獵人 禁區獵人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十章 水裡有東西

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