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9章 清水師太

第629章 清水師太

女子轉過身,低頭看著自身穿著,眉頭登時微皺,卻沒多言,只搖身一變,將暴露的紅色衫群,變作包裹嚴實的青棕色的道袍。

她單手做出一個道禮,另一手中拂塵的顯現,目光淡雅自然,彷彿萬事不縈於懷。

「玉兒,我沉睡多久了?」

玄玉硬著頭皮答道:「我…我也是剛到。」

其心中卻是咯噔一聲,怎麼清水師太這個時候蘇醒了,若是蘇九州過來,豈不是正好撞上麻煩?

「不知道嗎?」

清水師太面容清冷,拂袖邁出洞府。玄玉兒連忙跟上,「師太!您神魂虛弱,別亂走!」

「我怕我再不出來走走,就永遠都出不來了。」

清水師太平靜開口,迎面的小師妹看到她,頓時瞪大雙眼,又驚又喜,「師尊,您醒啦!已經過去九百年了!」

「環兒。」

清水師太清冷的目光多了一絲溫度,「我沉睡的這段時間,一切可好?」

環兒點了點頭,扶住清水師太的胳膊,一邊說話,玄玉兒就默默跟在後面,面有愁色。

「宗門內一切都好,就是外面不太平。對了師尊,天驕戰剛落成沒有多久……」

環兒嘰嘰喳喳地說開了,難得看到自家師尊蘇醒,她的話彷彿說不完,一口氣將最近九百年的大事都說了個遍。

「命祖居然也會拿蘇九州沒轍么……倒不簡單。」

清水師太臉色彷彿永遠都不會變化,以恆定的語速說著:「若是可以,倒想見一見她。」

環兒不知死劫之事,亦是不知玄玉兒與蘇九州有過聯繫,只點頭道:「聽說蘇九州只不到百歲,修為也僅在元嬰巔峰,戰力卻能比擬半帝!天賦如此,心智計謀卻更加厲害,逆宗成勢到現在,威勢愈發強大,命宮卻毫無反應,應該是怕了。」

「永遠不要小看命祖。」

清水師太呵斥一聲,眼中閃過疲憊之色,血色浸染了一半,又被她強行逼了下去,淡淡道:「我只不過出來透口氣,你就不能再等片刻?」

「師尊,你的神魂……」

環兒擔憂地開口,清水師太牽扯嘴角,露出一個不太正常的笑容,師徒安慰道:「無妨,師尊還會一直陪著你。」

環兒的眼眶頓時紅了。

玄玉兒和她的師娘有秘密,她和師尊之間,同樣有秘密。

師尊的神魂被命祖種下替身命蠱,因為天星神水恢復,卻也因此造成不可逆的損傷,神魂虛弱,陷入長時間的昏迷。

若是一直昏迷下去,隕落只是時間問題。

那時,恰逢天星谷主的道侶失去了肉身,但因為她修的是神魂之法,即便失去了肉身,依然活著,可因為修為過於強大,尋常肉身根本無法承受。

天星谷主便想出一個辦法,將他道侶的神魂替入師尊識海之中,二者共存,師尊的神魂也能得道蘊養,可謂一舉兩得。

而事實的確如此,萬年過去后,師尊蘇醒的間隔越來越短了,證明神魂正在恢復。

師尊正在變好,可她……卻不知還能否等到師尊下次蘇醒。她雖然叫玄玉兒師姐,外表還是十幾歲的模樣,甚至測出來的骨齡也是十幾歲,可實際上,她已有一萬三千多歲。

她的時間,自萬年前便停止了,修為也永遠停在了三千歲,渡劫期的壽命,不過一萬五千年爾。

「你的咒術還在,說明當年與命祖合作的千面魔女,依然在此界,只是…不知藏在了何處,若能殺了她,這萬年你積攢的底蘊,必然能直接進入半帝之境,甚至更高。」

青水師太傳音安慰,「不要害怕,師尊會幫你。」

環兒默然,師尊連自身都虛弱至極,如何能幫她?

千面魔女在萬年前便是半帝,手段陰邪狠毒,如今經過萬年的沉澱,必然更加厲害,又有誰是對手?

正在這時,一位同樣著道袍的老嫗匆匆而來,看到庭院內的清水師太,她頓時面露驚喜,「清水師祖,您醒了?!」

清水師太點了點頭:「曲禾,這些年你辛苦了。」

「弟子職責所在,師祖您說什麼呢。」

老嫗說到此處,忽然道:「對了!正巧太上你蘇醒,我拿不定主意,蘇九州來拜訪我齋,欲借至寶——圓滿轉輪,師祖您看?」

「蘇九州?」

清水師太眼中浮現詫異之色,她方才還在和環兒談到此女,沒想到說曹操,曹操就到了。

「我親自見她。」

「如此甚好!」

「環兒也想見見這位妖孽。」

看著清水師太一行人邁出庭院,玄玉兒哭喪著臉,幾乎要哭出聲來,怎麼就這麼巧!

慈雲齋前堂齋房內,上過茶水后,蘇漓等待不久,便聽到一陣腳步聲。

她回頭便望見一行人走入齋房,慈雲齋齋主只走在第二位,為首乃是一看上去不過三十歲的道姑。

清水太上?!

凌離詫然,關於清水太上的傳言他聽過不少,聽聞其修鍊走火入魔,時而清醒,時而癲狂,現在看來是清醒的。

他們運氣不錯。

「在下蘇九州,前輩便是清水太上么?」

蘇漓起身微微低頭,以表尊重。

清水太上面無表情地轉過面孔,走到堂中央坐下,當先便是一句:「我慈雲齋至寶,從不外借!」

此話一出,蘇九州柳眉微微一蹙,凌離亦是面色微沉。

看來運氣似乎也不使很好。

玄玉兒聽到此言,眼前一下子漆黑。

完了!

按照蘇九州那暴脾氣,連師尊都拿她沒辦法,要是清水師太硬碰硬,這死劫是沒法兒過了!

蘇漓抿過茶水,笑容平和,「今時不同往日,我觀師太神魂虛弱,若我可以讓你立刻痊癒。你這圓滿轉輪,還借不借呢?」

此言一出,其身邊的環兒立刻目光亮起。

清水師太聞言卻是毫無波動,慢慢放下手中的拂塵,言語緩慢:「我身為慈雲齋第六代傳人,祖訓不可違背。」

蘇漓眉頭皺起,終於感覺到清水師太的難纏。

「那你想要如何,才願意外借至寶?若是青水界淪陷,你們慈雲齋也無法獨善其身吧?」

清水師太閉上雙眼:「道家將就,道法自然。萬事萬物,強求不得。施主,請回吧……」

大殿之中的氣氛,頓時僵滯。

蘇漓放下杯盞,微微一笑,起身:「那麼……就此告辭。」

言罷,她轉身就走。

玄玉兒頓時急了,追上去:「蘇太上,您別急著走,聽我說……」

凌離坐在大殿內,盯著依然無動於衷的清水師太,輕聲道:「希望師太日後不會後悔。」

說完,他也起身離去,環兒想要出言挽留,卻被清水師太拉住袖子。

「師尊!」

環兒頓時急了,清水師太眼眸陡然睜開,一雙瞳色瞬間被血色浸染,一身道袍褪成紅色衫群。

「老娘忍不住了!清水你個死道姑,到這個時候還矯情個屁!」

環兒只覺得眼前紅影一閃,便失去了師尊的身影。

「血神娘娘……」

環兒看著爆速掠出去的身影,心中生出感激之色,師尊有時候是迂腐愛面子了一些,若是能有半點血神娘娘的豪爽,說不定當年她們也就不會落得那般境地了吧?

玄玉兒剛剛追到山門前,便看到蘇漓已然一步跨出護山大陣,她心急如焚。卻在這時,天空傳來一聲爆響。

「慢著,蘇九州,留步!」

蘇漓腳下一頓,神情有著片刻錯愕,這聲音……是清水的?怎麼感覺像是換了一個人?

紅影一閃,「清水」便已超過蘇漓擋在了面前,氣喘吁吁地盯著蘇漓,笑道:

「九州,別急著走。讓本宮好好招待招待你,那什麼勞什子轉輪,你隨便用,用壞了我都不會有半句怨言。」

話到此處,「清水」眼中又浮現青色怒火:「血櫻,慈雲齋不是你血神宗。」

「你給老娘閉嘴!」

紅衫裙子眼中血色高漲,瞬間便將青色淹沒。

「原來是兩道神魂。」

蘇漓一下子看透眼前「清水」虛實。

「師娘,你出來啦!太好了!」

玄玉兒鬆了口氣,興奮地走到紅衫女子面前,歉然道:「抱歉,蘇太上。我師娘和清水師太共用一個肉身,清水師太行事古板迂腐,不過她內心其實很希望能有一人站出來力抗命祖,慈雲齋至寶你無需擔憂,我師娘做主便是。」

「那麼……我們入殿詳談?」

蘇漓微微一笑,說道。

玄玉兒見她未曾動氣,頓時鬆了口氣,「蘇太上,裡邊請!」

凌離古怪地看著這一幕,再看紅衣清水暴露的穿著,不禁暗道,謠言害人。

蘇九州重新回到殿中,看著自家太上又變成了血神娘娘,她不由苦笑。

「干看著做甚?還不快將那什麼轉輪拿出來?」

血櫻毫無形象地靠在軟榻上,隨手一變,手中便多出一根煙杆子,翻著白眼對現任齋主曲禾道。

曲禾苦笑一聲,眼神落在環兒身上,環兒沉默了一下,點了點頭。她不能跟師尊一樣,繼續迂腐下去,這樣只會害人害己。

「這樣才對嘛!」

血櫻滿意地點了點頭:「環兒,多跟本宮學學,心思敞亮些。人要是自閉了,就跟鹹魚沒什麼兩樣。」

「血櫻!!」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毒妻在上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毒妻在上目錄 毒妻在上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629章 清水師太

97.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