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第三十九章

京都之行

形勢對木下彌生很不利,她現在什麼都看不見,而眼前的敵人卻不止一個。關鍵是她手中沒有利刃,不能一下解決多餘的螻蟻。

身上的傷很快就痊癒了,彌生沒有輕舉妄動,乾脆閉上眼眸,集中精力去聽敵人的動作。

樹葉被踩踏發出輕輕的「喀喀」聲,微風拂過樹林時「沙沙」作響,夜雀拍打翅膀時空氣震動的「嘩嘩」聲……

一切聲音都在黑暗中放大。

木下彌生握緊手中的枝幹,她的額頭慢慢的滲出薄薄的汗層,心臟跳動的速度有些快,顯得有些緊張。

在黑暗中作戰……這還是第一次呢。

空氣中傳來細微的顫抖聲——這是木下彌生平時根本不會注意到的細微聲音——她感覺到夜雀正朝著她俯衝下來。蹲在地上的彌生右手握緊了充當武器的枝幹,左右撐在凹凸不平的泥地上,薄薄的眼皮下的眼珠轉了轉。

她沒有選擇就地滾動以遠離夜雀的攻擊範圍,而是左手抓起一把泥土,猛地朝著面前灑了下去。

「啊——」粗狂的聲音響起的那刻,彌生閉上的眼眸瞬間睜開,空洞的眼神帶著臉上的驚愕,顯得異常的詭異。

!!!!!

她打到的不是夜雀!!

意識到自己錯誤的少女卻無法及時停止自己的動作,她已經站起來了,右手揮出的枝幹狠狠的擊中了哀嚎著的妖怪的腰部,將它打飛出去。

「喀吧」一聲,彌生感覺到自己手中的枝幹重量驟輕,還沒來得及反應過來。片刻后,腰間就傳來可怕的濡濕以及刺痛感。

毫無準備,被利器刺穿的少女倒吸了口氣,手一抖,手中握著的半截枝幹立即掉在地上,發出清脆的「哐當」聲。

「嘿嘿,『魔王的小搥』吸的血夠了,」帶著十足野心的蒼老嗓音滿足的感嘆道,「夜雀,把她帶回上,回京都了。」

似乎帶著鋸齒的刀鋒從彌生身上抽離出來,這把刀似乎有什麼汲取力量的能力。彌生暫時無法聚集靈力為自己療傷,只能軟綿綿的癱倒在地上。

這種程度的疼痛按理來說與彌生在白崎那接受訓練得到的痛楚根本無法相比,但是彌生現在的身體卻無法忍受。

對了……現在的自己……還是人類啊……

彌生感覺到自己被人打橫抱了起來,雙手無力的垂在空中。

她的意識慢慢的蒙上一層陰影。

>>>

木下彌生是被痛醒的。

她沒睜開眼之前感受到了腰部若有若無的疼痛感,思緒慢慢的聚攏,腦海中的畫面停留在打鬥之時被夜雀暗算失去視力的那刻。然而她的身體的記憶比她更加清楚的表現出了她昏迷時的最後一刻。

是的,她就是如此沒用的被人捅了一刀,然後到現在……

……來到了白崎這裡。

所以說戳她腰部傷口的除了那個無聊的白崎之外絕對不會有其他人了。

「……我說,你可以住手嗎?」她睜開眼睛,視線看到的是一塊冰冷的玻璃,它倒影著彌生那張帶著疼痛的無奈的臉,以及半片藍天白雲。

身側的人動作停頓了下,微涼的指尖動作放輕,柔柔的點了點彌生的傷口。

「痛——」彌生正生著悶氣,被白崎這麼一出弄得快氣哭了,她乾脆轉了個身坐了起來,白皙的手指握上對方蒼白的手腕。

彌生委屈得嘴巴都快撅起來了,碧綠色的眼眸泛著碧波般的水霧,眼眶慢慢的染上迷濛的紅。

能不委屈,能不生氣嗎?她一直都以為自己已經能夠很好的保護自己了,沒想到隨便逛街遇到的妖怪都能合夥把她打得落花流水。自信心是一回事,自尊又是一回事;沒有能力是一回事,氣悶又是一回事。總之她現在覺得自己沒用極了,什麼都做不好。

明明白崎都說了她進步很大了……難道是騙人的嗎?

雖然理智上認為騙人什麼的是不可能的,對方可不是其他人,而是那個最近一直很嚴格的白崎啊……但是彌生卻只能這麼想了。

白崎其實對木下彌生很縱容,他從來沒有甩開過彌生的手,啊……打架除外。

他一向對這些不在意,然而現在,他卻抬起了另外一隻手,食指與拇指握成圈,對著彌生的額頭彈了一下。

「用自己的靈力治好啊,笨蛋。」白崎蒼白的臉並沒有柔和多少,依舊是那副「天上天下唯我獨尊」的大爺樣,挑起的眉綳成一條往上的斜線,嘴角帶著熟悉的嘲諷笑容。

但是他的動作卻意外的輕柔。

彌生鬆開手,腰上的傷口因為她猛然坐起來的動作而撕裂開來,鮮艷的血液落在冰涼的玻璃上。

「……我想變強,」她單手捂著臉,悶悶的說道,「我想變得更強——」

而後,她擦掉眼角差點落出的不甘的眼淚,倔強的揚起了頭。

「我想變得更強!」

而不是像現在這樣,被幾個妖怪就逼迫得昏迷逃到白崎這裡,毫無反抗之力。

她要變得更強!更加更加的強大!

「氣勢不錯,」白崎露出滿意的笑容,冷金色的眼眸眯成一條細長的縫,「但是,光是氣勢可不夠啊。」

他沒有問彌生到底在外面遇到了什麼事,似乎漠不關心,目光觸及彌生腰間那道深不見底的傷痕時,眉頭幾不可見的皺了皺。

「那道傷口趕緊治好,抓緊時間訓練。」白崎伸出手,手心向上,一把沒有刀鞘的長刀慢慢凝聚在他的手上,片刻后成型。

他熟練的伸手將刀拋了出去。

「額……等等,現在不是訓練的時候,」彌生睜大眼眸接住了淺打,眉頭蹙了起來,「我要趕緊回去!」

要是被那些妖怪送到京都去,她怎麼回東京啊?!

票價可不便宜哦!而且她的包包都扔在草地上了,彌生可不覺得那兩個妖怪擄走她的時候還好心的記得帶上她的包包啊!

白崎收斂了臉上的笑,他的眉頭經常性皺著,即使是嚴肅的時候,也是一臉凶神惡霸的模樣。

「就你現在的情況,出去也只是送死吧?」他毫不留情的說出真相,將不知何時出現在他手中的黑色大刀豎插|進水泥牆面中,「怎麼,不是想變強嗎?」

白髮少年薄薄的唇微抿,黑色的眼白中的冷金色瞳孔緊緊的盯著彌生,目光冷得滲人。

木下彌生表示自己被這種目光看多了,一點也不在意……一點也……

「……我不回去的話要被他們帶去京都了,」她身上的傷口痊癒之後,她就已經站起來了。彌生剛開始的時候說話聲音有點小,但是後面的話開始慢慢加大聲音,「我沒有錢買從京都回東京的車票啊!」

真相就是如此殘酷,彌生妥妥的窮人一個!

白崎:「……」雖然對彌生說的一點都不知道怎麼回事,但是這關他什麼事啊?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綜]一片羽毛引發的血案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綜]一片羽毛引發的血案 [綜]一片羽毛引發的血案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十九章

48.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