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第四十章

即使是沒有錢買回東京的票,木下彌生也已經認命了。白崎說的很有道理,就算彌生此刻回到現實世界,她也只能被人再次打暈回到這裡而已。

何必呢?

彌生表示白崎說得好有道理她竟無言以對。

總之她只能接受白崎的建議,在這裡抓緊時間訓練,差不多時間再回去。說不定那兩個妖怪看她身體死掉了嫌棄她,把她扔在半路呢?

好吧……她知道這是想太多了。

戰鬥狂白髮少年在彌生看來,特訓的時候根本就沒有手下留情的時候。每一次訓練,她都會被對方拎著大刀砍個幾遍,雖說已經習慣了,但是這麼下來還是會很火大啊……

尤其是在這種抑制著火氣的時候,更顯得怒火衝天了。

於是彌生化怒火為動力,再次選擇了殺敵一千自損八百的戰術。

其實這戰術對白崎來說就是百分百的傻瓜戰術,這位強大的虛的身體有著可怕的修復力,受到的傷基本能在幾秒內痊癒。

說實話白崎沒能遇到一個能讓他看得上的對手呢。黑崎一護也是這樣,那個「王」天真的要命,雖然資質很厲害,卻因為不懂得利用「虛之力」而被人打得像垃圾一樣。

白崎把這樣的人稱之為廢物,以前的木下彌生也屬於這個範圍。後來不知道怎麼的就變成了笨蛋了。

大概……也算是一種好的改變吧?若是之前的白崎,他還懶得理廢物呢,直接砍死就算了沒那麼多事。他的確一開始的心思是想利用她的,直到現在也……

「喂,你居然也會發獃?」彌生頭一次用脆弱得如白菜般的淺打架住了白崎手中的黑色大刀,驚奇的感嘆道,「好難得呢。」

可不是嘛……這人可是戰鬥狂哦,無論打不打鬥都會滿嘴毒液各種噴洒,勢必將對方罵哭或者心亂。彌生自認識白崎以來就學會了屏蔽他話語的技能,而今天卻用不上。

白崎那雙冷金色的眼眸顫了顫,嘴角的譏笑緩緩消失,臉色意外的平緩。

他抵撐著大刀的手有瞬間的鬆懈,彌生用力一推,他就順著這股力度往後倒退幾步。

「嘖。」他不耐煩的發出煩躁的鼻音,眉頭再次緊緊的蹙起,薄薄的唇瓣綳成一條向下的曲線。

他不高興,而且意識到了一個讓他感到有些心慌的事實,煩躁得腦袋都要炸掉了。

對面的少女碧綠色的眼眸是如此的耀眼,如上好的翡翠,即使是在驚嘆的時候,瞳孔也像裝滿了星辰,閃閃發亮。

這可不妙了……

這樣的感覺,似乎會對他的計劃產生阻撓呢。

>>>

突然間就被白崎趕回了現實世界,彌生也憋了一股淡淡的怒氣,本來心情就不好,被那個混蛋不明所以的行為弄得更上一層了。

睜開眼時,視線依舊是一片朦朧的黑,彌生眯起了眼睛,幾秒后才看清自己現在的所在地。

這是一個昏暗的房間,周圍都是一些驚恐得瑟瑟發抖的女孩子。

「好可怕……嗚嗚……」

「我不想死……」

細細碎碎的哭腔和抽泣慢慢的響了起來,周圍的女孩子兩兩抱在一起,像抓著救命稻草一般。即使是在黑暗中,也能感覺到這群人害怕的心態。

這讓彌生一時間沒有在心裡對白崎咬牙切齒咒罵。

她旁邊也有一個女孩子,對方頭髮有點長,披散在肩上,看不清表情。

「別哭了。」感覺到身邊傳來的細微的抽泣聲,彌生頭疼的扶額,她爬了起來,腰間的傷口早就好了,殘留的疼痛感卻讓她皺起了眉。

聽到彌生的話,縮成一團的女孩子抽泣聲停頓了一會,緊接著她那帶著哭腔的聲音響了起來。

「……你不害怕嗎?」雖然帶著哭腔,但是這個女孩子說話聲音依舊極力保持著鎮定,她咬字清晰,帶著京都人特有的口音,軟軟的甜甜的,像是在撒嬌一樣。

彌生一時無言,她坐了起來,環視一周房間內的情況,確定周圍除了女孩子們就是密封的牆面,將耳邊的碎發攏到背後。

「我剛醒來,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就算是像彌生這樣不知道妖氣是什麼的人,也能在這裡感受到令人壓抑的壓迫感,帶著妖怪特有的腥臭味的空氣極大的放大了女孩們驚恐的情緒。

長發女孩子簡單的和彌生說了一下現在的環境,還說她是被一個長相奇怪的妖怪抓進來的,隔一段時間就有幾個女孩子被帶出去,然後再也沒回來了。

至於被帶走的女孩子會有什麼後果……除了被吃掉,還能有什麼?

女孩的強裝鎮定的聲音染上了一層絕望。

「我……我不想死……」她顫抖著說著,雙手握著彌生的肩,用力的扣住,「你也是這麼想的……吧?」

黑暗中的閃著淚光的眼眸,帶著微弱的希冀。

「拜託你……救救我們吧……」

「……」彌生再次無言,黑暗中看不清她的面容,嘴角抽搐了幾下,「你怎麼會覺得我能救你們?」

她可是剛醒來哦,情況都沒摸清,也不知道地形,連自己的所處位置都不知道。

「……我有預感,」女孩握著彌生肩膀的手力氣漸小,話語明顯不足強硬,還帶著一絲不確定,「那個……你相信我的吧?」

她能說自己不相信嗎?

見彌生沒有反應,女孩有些急了,糯糯的嗓音焦急起來,聲音漸大:「我、我的第六感從來沒有出錯過,你一定能救我們的!」

這個女孩子的聲音蓋過了房間內細細碎碎的哭泣聲,下一秒,房間靜得只剩下沉重的呼吸聲。

彌生糾結的拉下這個女孩搭在她肩上的手,細長的眉都快在眉心打結了,粉嫩的嘴唇抿成細細的線。

「特異功能……嗎?」

她倆談話的聲音被身邊的人聽了去,剩下的女孩們也不管這到底是不是正確的,如同溺水的人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樣,爭先恐後的開始對彌生拜託起來。

「請你救救我吧!」

「拜託啦!」

「只要你把我救出去了,我什麼都能答應你!」

聲音吵雜得像市場,打破房間內的寂靜,然而沒等彌生開口說話,房間的紙門猛地被拉開了。

「你們太吵了,」光線從外面透了進來,灑在地板上,將門口的人的身影拉長,「閉嘴!」

門口站著的是一個抱著骷髏頭的女孩子,她身上穿著奇怪的短款和服,濃密的黑髮順著兩頰捲曲著,額發挽上,在腦後被一條紅繩扎著。

對方是個妖怪,金色的瞳眸像蛇一般豎起,嘴角淺淺的翹起。

「還是說……你們迫不及待的想成為姐姐大人的食物了嗎?」小女孩妖怪惡劣的笑著,手中捧著的骷髏頭的眼眶中鑽出一條綠色吐著信子的蛇。

黑髮妖怪的女孩眼睛滴溜溜的轉著,如同選商品一般打量著房間里的女孩們。

「誰要先來?」她的視線停留在牆角的彌生身上,隨後轉向了彌生身邊的長發女孩,「那個女人,頭髮很長的,出來。」

她伸手指向了長發女孩,對方瞳孔放大,迅速的縮在彌生身後,焦急的推了彌生一把。

「她、她先去!」

彌生踉蹌著向前,睜大眼眸,迅速回頭。長發的女孩咬著下唇,臉上沒有絲毫愧疚之色。

她的心像落入谷底般沉沉墜下,涼了半截。

而在此刻,黑髮女孩卻沒有因為長發女孩將彌生推出去而將她帶走,反而指揮著長蛇捆住了哆嗦著的長發女孩。

「啊呀,像你這樣狡猾的女孩子,活肝一定很好吃。」

黑髮女孩這般笑著,天真又可怕。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綜]一片羽毛引發的血案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綜]一片羽毛引發的血案 [綜]一片羽毛引發的血案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四十章

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