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第二十八章

斜陽散發著淡淡的熱量,輕輕的將亮光灑在路人的臉上。彌生在這條只能容納兩部小車的路上站定,沉默的看著衝過來的丘比。

剛被彌生殺了一次的小妖怪現在全身上下滿是狼狽逃跑的擦傷和污漬,一直挺翹著的尾巴有氣無力的隨著它的動作晃動著,紅色的眼眸滿是疲憊。

木下彌生睜大眼睛,托著優子的雙手顫了顫,差點把優子丟在地上。

「……陰魂不散!」她咬牙切齒的說道。背上的優子沒有清醒的跡象,而彌生自己已經沒有多餘的力氣驅趕丘比了,眼睜睜的看著那個紅眼怪物漸漸靠近。

「救我——」可憐兮兮的聲音在彌生的腦海中響起,她驀然轉頭,優子靠在她肩上的臉皺了皺,似乎有清醒的預兆。

真是不懂得吸取教訓的怪物!!反正它又不會真的死亡,就這樣被殺掉不就好了嘛?!殺掉……糟了!

想到這裡,彌生碧綠色的眼眸緊縮,緊了緊托著優子的手,毫不猶豫的轉身就跑。

追殺丘比、並且是在這附近的絕對是青音帶人沒錯!現在這種帶著優子的時候根本就不能遇到他啊!

大概是因為動作太大了,優子搭在彌生胸前的手動了動,呼吸也開始沉重起來。

「……姐、姐姐……?」噴洒在脖頸的熱氣此刻卻冷得滲人,醒來的優子迷茫的蹭了蹭彌生的脖頸,似乎還沒反應過來。

此刻完全是最糟糕的情況了,彌生覺得今天倒霉透了,本來暗中保護她的猩影撤走了,爆發的力量將她的體力幾乎掏空了,還遇到了青音帶人那個變態,這種緊急的情況優子卻醒了過來——

糟透了!

「優子……救救我……」丘比的聲音依舊響起,彌生沒有回頭,也能想象到丘比跟在身後裝可憐的表情。彌生背上的優子呆愣了一會才反應過來。

「丘比?」她將昏迷之前的記憶快速的梳理了一遍,驚詫的轉過頭,「它不是死了嗎?」

優子的動作太大,讓彌生一個踉蹌撞到牆上。逃跑的動作一旦停了下來,想要繼續就很難了。彌生正是如此,她手一松,優子就從她的背上滑落下來。

「姐姐!」恢復狀態的優子心疼的將彌生扶了起來,著急愧疚得都要掉金豆豆了,「對不起!疼不疼?」

本來就很接近的丘比這下已經追上來了,它和彌生一樣,兩人身上都有不同程度的傷痕。見彌生和優子終於停了下來,它尾巴一甩,瞬間跑到了她們的背後。

一把鋒利的日式菜刀快速的飛向了丘比原本的位置,它沒能沒入水泥地面,而是在觸碰到地面時彈跳了下,跌落在地上,發出清晰的「哐當」聲。

「ma、r……」少年人的輕柔嗓音在彌生背後響起,帶著卑微的小心翼翼,沉重的呼吸在瞬間就如停住一般收斂起來,讓人聽不清。

彌生一手扶著牆,一手在優子的幫助下站了起來,雙手緊握成拳。

她沒有回話,而是僵硬著身體,微微偏頭看著神色怪異的優子。

「他是誰……?」

優子先是看向了躲在她們身後死而復生的丘比,再看看不遠處呆立著,幾乎要哭出聲來的繃帶少年,迷茫得幾乎腦袋都要開始發暈了。

「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身後的青音帶人緊緊的盯著優子觸碰著彌生掌心的手,嫉妒得眼都要紅了。

雖然知道這是r的妹妹,但是他還是抑制不住,想要殺掉所有和r親密接觸的人。想讓r讓自己一個人看到,對自己一個人露出微笑,只接觸到自己……

這麼想著,連思維都要被嫉妒給佔據了。

針刺一般的眼神灼熱得快要燒起來了,連背對著的彌生都能感覺到那種不加掩飾的佔有慾,何況是正面接觸的優子呢?

姐控的妹妹優子沒有放手,反而握緊了彌生的手,警惕的瞪著紫黑色短髮的繃帶少年。

青音帶人抑制著想要殺掉木下優子的怒氣,勉強的勾起一抹扭曲的笑容,討好的望向了不回頭的彌生。

「r,我殺了很多這樣的怪物哦!」他邀功似的說道,語氣中帶著毫不掩飾的興奮,「它們的屍體我都有藏好,絕對不會讓它繼續吃掉的!」

無論是優子還是彌生,聽到青音帶人的話時,背後都升起了一股寒氣。

「姐姐……r……是在叫你嗎?」明明心裡已經有答案了,優子還是硬著頭皮問了出聲,希望著彌生給出的答案能讓她不要像現在這般心塞。

彌生依然沒有回答,她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青音帶人和丘比的出現簡直就像一鍋即將完成的好粥內的老鼠屎,讓她噁心得要命。偏偏她現在沒有力氣對付他們,心情更差了。

要是優子不在這裡,她也不會如此難過。

而現在……只能沉默著了。

一見彌生沉默不語,甚至連頭也不回,青音帶人露出難過的表情,隨後他像想到了什麼似的,眼睛「噌」一下就亮了。

「r,看看啊,我現在就把那個怪物殺了!」

他說完這些話之後,快速的跑動起來,撿起了地上的日式菜刀,精緻的臉上蒙上一層暴虐的陰影。

「請給我幾分鐘……不,一分鐘的時間就夠了!」

關注著對方的優子明顯被嚇到了,偏生丘比躲在她的身邊,少年可怕的表情讓她顫慄著後退,拉緊了彌生的手。

「……姐姐?」她害怕的說道,手指緊緊的握著彌生的手掌,滲出冰涼的冷汗,「怎、怎麼辦?」

明白不能再沉默下去的彌生轉過身,體內的力氣還是缺失著,連轉動身體都用了極大的力氣。她回過頭,臉上毫無血色,嘴唇顏色淡淡的紫。

「優子……你先離開這裡,」她實在想不到怎麼和優子說起她和青音帶人的那些破事,「回家我再詳細和你說。」

「我不會離開姐姐的,」優子說道,倔強的抿緊了嘴唇,「我要和姐姐一起回家!」

之前的事情將優子的倔拉了出來,彌生一時半會說不動她,只好咬牙將她護好了。

丘比實在是很過份,它為了保命,在躲避青音帶人的時候一直往彌生和優子的方向轉。即使這樣,揮起刀的青音帶人如修羅般,並不會放鬆攻擊力度,好幾次都是往優子的方向攻擊。

彌生覺得這個男人絕對是故意的!

她生氣極了,要是體力還在絕對把青音帶人這個變態暴打一頓,她之前心軟不把他送警察局根本就是個錯誤,管他是不是人造人,反正把他製造出來的傢伙還是將他送入熔爐重造算了!

「青音帶人!」紅棕色長發的少女將臉色蒼白的優子拉到身後,劇烈的動作讓她呼吸急促起來,本無血色的臉充斥著憤怒的紅,「請你立即從我眼前消失!」

紫黑色短髮的少年動作一頓,身上的紫色長風衣隨著他的動作飄動,露出他裹著繃帶的胸膛。

「見不到r,我很痛苦啊,」他委屈的說道,紫水晶似的眼眸閃起層層水霧,「我會很聽話,非常聽話的……所以,請不要說那樣的話……」

丘比抓住雙方僵持的時機,用力一躍,跳到了彌生和優子後面的牆上,脫力般的癱倒在上面。

現在的彌生和青音帶人,甚至是優子都沒管丘比的行為,兩邊的氣氛尷尬又異常。尤其是彌生,她覺得在優子面前揭露自己被人糾纏的事實十分的丟臉,氣得身體都開始發抖了。

「我根本就不想見到你這種連人都不是怪物!」

彌生的話語似乎戳中了青音帶人的痛處,他的臉立即扭曲起來,紫色的瞳孔瞬間蒙上了一層可怕的黑影,握著刀的手青筋迸發,似乎能聽到掌心握著刀柄發出的聲音。

「r是這樣想的嗎……」他喃喃的說道,兩行熱淚說流就流,輕輕的滑過他的臉龐,「r也覺得……我是個怪物嗎?」

他哭著哭著,就笑了起來,隨後單手覆上了那張臉,肩膀抖動著。

彌生拉住了優子,不讓她從自己的後背跑出來。她想推開優子讓自家妹妹趕緊離開,因為她自己連逃跑的力氣都沒有了。

「哈哈哈哈——原來是這樣!!」青音帶人大聲笑著,移開覆在臉上的手,眼眸紫得發黑,「既然這樣……那r還是死掉比較好!」

他揮著那把鋒利的日本刀,帶著一臉瘋狂的笑容朝著彌生猛衝過去!

「姐姐小心——!!」

優子驚呼一聲,她情急之下鬆開了握著彌生的手,想將彌生推往右邊。彌生反握著優子的手,將她一同拉著倒在地上,然後翻轉身體將優子壓在身下。

「啊……」臉朝上的優子顧不得自己撞得發疼的後腦勺了,她眼睜睜的看著自家姐姐背上出現的人和那人手中染血的刀,竟然發不出聲音。

「永遠和我在一起吧……r。」笑容扭曲的少年的眼角還帶著未乾的淚漬,再次將刀狠狠的朝著彌生的背部刺了下去。

「不……不要這樣……」優子睜大眼眸,碧綠色的眼睛不停的流出淚水,她驚恐的看著彌生嘴角的血液,被壓著的身體連手都伸不出來,「住手啊!!!!!」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綜]一片羽毛引發的血案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綜]一片羽毛引發的血案 [綜]一片羽毛引發的血案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十八章

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