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第二十九章

天有些蒙蒙黑,本身美麗的紅雲染上了血的腥味,映在木下優子的眼中,如同修羅場一般可怕起來。

她不知道她的姐姐彌生為什麼會有這樣巨大的力量,任她怎麼推都推不開,死死的將她困在懷中,保護著她不受傷害。

紅棕色短髮的少女嗓子都快哭啞了,她從一開始的哀求青音帶人住手,到麻木的望著姐姐早已閉上眼睛、毫無血色的臉,臉上的淚都從未停過。

一直流著,眼睛又紅又腫,卻比不上心裡受到傷害大。

如果一開始……就聽姐姐的話多好啊,不受丘比的誘惑,不聽它的任何話,不自作主張的以為這樣才是對姐姐最好的選擇,不在姐姐喊她逃跑的時候留下當拖後腿的那個……

那該多好啊。

世界上哪有什麼後悔葯吃啊,現在的木下優子連讓青音帶人停下拿刀刺入彌生後背的動作都做不出來,如果不是臉上一直流淌著眼淚,她看起來就像死了一樣毫無生氣。

直到有人搖晃著她的身體,她才從麻木的黑暗中回過神來。

「振作點,木下!」並不陌生的嗓音在優子的耳邊響起,她才發現自己現在正坐在地上,緊緊的抱著自家姐姐失去溫度的身體,眼前是上學時經常在澤田綱吉身邊看到的山本武的臉。

黑色刺蝟頭的少年震驚得睜大了眼睛,他棕色的眼眸顯露出慌亂的色彩,在觸碰到彌生僵硬的身體之後更甚了。

優子轉動著腦袋,看到了被山本武擊暈摔在牆下的青音帶人,可愛的臉頭一次露出如此強烈的憎恨。

「我要殺了他!!!」

「現在不是做這些的時候了!」山本武焦躁的說道,他的臉色比起優子有過之而無不及,「先把彌生送去醫院!」

山本武的話讓優子將注意力放回了彌生身上,碧綠色的眼眸輕轉,眼神看到她紅色一片的背部,咬破了下唇。

「姐姐一定很冷……」她這麼說著,手緊緊的抱著彌生不放,聲音帶著哭腔,「她的身體好冰……外套……有沒有外套?」

木下彌生外露的皮膚泛起一層青色,空氣中的血腥味很大,大得讓優子心生不安。手下接觸到得皮膚如同數個夜晚摸到得時候一樣,冰涼得像死人,優子在心中告訴自己,彌生姐姐只是像之前夜晚里熟睡而已,身體卻不自覺的顫抖著。

山本武沒有帶外套,但他還是毫不猶豫的將身上的襯衫脫掉,披在彌生身上。

他已經打過電話喊救護車和報警了,無論是他還是優子都不敢貿然移動彌生的身體,只能焦急的在原地等待著。

木下優子攏了攏彌生背後的黑色襯衫,襯衫接觸到彌生被血染濕的地方,迅速的濕透了。

「姐姐她一定不會死的……」優子口中重複念著這句話,露出比哭還難看的笑,「是吧……山本君?」

黑髮少年沉默著握住彌生冰涼的手,低聲「嗯」的應了聲。

等到救護車的過程無比的慢,山本武沒能跟上救護車,他需要等待警察來臨,將傷害木下彌生的那個少年送進去。

救護車如來時一般快速的離開了,車內的人聽不見刺耳的聲音。優子在醫護人員的幫助下將一直扯著她的手不放、即使失去了意識依舊在保護她的彌生送上了病床,全身顫抖著。

她獃獃的坐著,看到醫護人員忙碌的動作,腦子一片空白,一想到了彌生那張閉著眼睛毫無血色的臉,就什麼話都說不出來了。

直到有人開口說話,打破了車廂內只有機器運轉和設備觸碰聲音的沉默。

「她不行了……已經沒有心跳呼吸了……」

聽到這句話的優子耳朵首先動了起來,而後,她猛地站起,幾乎用吼一般的嘶啞嗓音反駁出聲:「我姐姐才沒有死!!!她只是睡著了!」

對……姐姐就像每天夜晚失去意識的時候一樣,只是沉沉的睡著了而已啊!!!

>>>

白崎今天的心情很差,不止是因為在對付了黑崎一護之後的不爽,更是因為他一直視為所有物的女人突然間變成了虛攻擊他。

按照他自身的計劃和想法,木下彌生這女人應該還能撐多一個月的,起碼在白崎的看護下,絕對不會那麼快就出現虛化癥狀的。

前腳送走了沒用的王,後腳就來了個更沒用的廢物。

「只是一天沒見而已……」白崎那張蒼白的臉狠狠的皺了起來,臭得似乎對面虛化的少女曾欠債不還,嘴角抿緊,似是抱怨的說道,「這傢伙受到什麼刺激了嗎?」

虛化的彌生失去了自己的意識,不懂得戰鬥技巧,橫衝直撞的朝著白崎攻擊。她臉上覆蓋著的骨質面具的右邊有著奇異的花紋,霸道的佔據了大半地方,面具的左邊一片白色。面具上方猶如針刺,不規則的擋住了彌生的腦袋。

「嘖,已經失去意識了嗎?」剛才和黑崎一護的戰鬥中,白崎手中的斬月換成了攻擊力大減的淺打,他纖長的手指翻轉似的動著,淺打在瞬間變成了和以往顏色相反的白色大刀,「沒辦法了,只能用這個了。」

他反手擋住了彌生虛的攻擊,用力的將彌生虛推得往後退了好幾步。

虛化的彌生腳已經變成爪子一般的三瓣,白色的骨質物體搭在水泥面上,劃開幾條粗粗的痕迹。她兩個手肘處,一片片帶著詭異紅紋的骨片層層化開,自肩胛骨處滑下的羽毛紅得耀眼,尾部的羽翼纏繞在腳踝上。

紅白相交的虛外露的右鎖骨有個拳頭大小的空洞,兩片紅色的巨大羽毛堪堪遮住胸部,露出整個白皙的腰肢。

站穩之後,彌生虛抬起手,靈力瞬間在指尖擊中,形成一個閃爍的紅圓,迅速的指向了白崎。

白崎揮起刀,將彌生虛的虛閃擋住。直射線在觸碰到白色的刀面時轉了個彎,擊中了白崎右邊的水泥牆面,捲起一層灰色的塵霧。

「沒想到失去意識的你還有這種威力呢,」白髮少年露出興奮的笑容,拉著刀柄上的黑布晃動著,「剛好,讓我看看你的程度值不值得我救你吧!」

巨大的白刀被甩成圓型,發出破空的「嗡嗡」聲,白崎拉緊黑布,猛地將刀鋒扔向了彌生虛!

>>>

彌生恢復意識的時候,右眼被不知名的東西覆蓋,左眼則是看到了身上有著點點血漬,衣服殘破一臉興奮的白崎。

「……白崎?」她獃獃的問道,腦袋的運轉成了一件艱難的事,她覺得自己的大腦像被什麼東西攪過一樣的混亂,亂得想不起自己曾做過什麼。

「恢復了嗎?」臉頰有道血痕的白髮少年呼出一口氣,將手中的白刀插|入水泥牆面,右手搭在左手肩上,歪著頭揉捏著,「沒想到你這傢伙的能力那麼棘手啊。」

雖然是抱怨一樣的語氣,但是他卻露出了饜足的笑容。

「到底……怎麼了?」右眼的黑很快就消失了,她不自覺的伸出手,反射性的背到身後彎起,摸了摸似乎有些疼痛的背部,「我為什麼在這裡……?」

在她的記憶中,她應該背著優子走在回家的路上才對,怎麼一眨眼就來到了這個地方了?

「誰知道呢,」白崎聳聳肩,破掉的衣服險險的掛在身上,露出腹部漂亮結實的肌肉,「既然你已經虛化了,那麼這東西也沒用了。」

他走到彌生面前,握住了她的手腕,眼神緊緊的盯著腕上紅繩串著的紅棕色圓珠,詭異的笑了起來。

「我救了你一次,這個就當報酬吧?」

彌生無論用什麼方法都拿不下來的紅繩鏈被白崎一扯就拉斷了,震驚的睜大了眼睛。

「為什麼……」

「因為,它已經不認你為主啦,」白髮少年狀似爽朗的笑著,將珠子從紅繩剝落的瞬間,紅繩立即化為灰燼消失在空氣中,「反正這東西對你沒用。」

他拋了拋珠子,勾起了唇。

「為了一護那個廢物而跑出去還真是你的失誤啊,斬月先生。」他喃喃的說著,用力的將圓珠拋棄,張開嘴將它吞了進去。

「……」彌生目瞪口呆的看著對方的行為,反應遲鈍,後知後覺的大喊道,「喂!那是我家的傳家寶啊!還給我啊!」

吞咽完圓珠的白崎冷金色的眼珠一轉,挑起了眉:「都說了是報酬了。」

「什麼報酬,我怎麼不知道?」那是奶奶的靈魂消失之前留給她的東西啊!彌生疼得心都揪了起來,她恨不得將白崎抓起來吊打一頓,讓這個混蛋亂吃別人的傳家寶啊!

「我可是拯救了你免得你墮落成沒意識的虛啊,這樣還不夠嗎?」白崎說道,舔了舔唇,發出「嘖」般不耐煩的聲音,「貪心的女人。」

彌生再次被白崎震住了,這次是為了他的無恥。

「到底誰才是真正的貪心啊!」

「沒辦法,」他有些不滿的捏了捏手腕,「那再給你點力量吧。」

紅棕色長發的少女立即被嚇到了,和白崎相處了一個多月的時間,她當然知道「給點力量」到底是什麼。為了避免再次被強吻,她「噔噔」的後退了幾步,驚恐的搖了搖頭。

「不、不用了!」

白崎「嘁」了一聲,似乎有些遺憾的撇撇嘴。

「那就算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綜]一片羽毛引發的血案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綜]一片羽毛引發的血案 [綜]一片羽毛引發的血案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十九章

36.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