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第十四章

前有自殘傾向的暴力變態,後有莫名其妙死而復生的妖怪,彌生感覺自己今晚不用回去睡覺了。

夜晚時分,尤其是下過雨的室外溫度明顯有些低,即使是處在炎熱的夏季,木下彌生依然覺得自己外露的皮膚冒出一陣陣雞皮疙瘩,讓她難受得要命。

即使披在肩頭的外套也拯救不了她慢慢下降得體溫。

被青音帶人隨時攜帶的菜刀擊中身亡的丘比從圍牆上掉了下來,身體因為重力而在地上彈跳了兩下,露出那把閃著寒光的刀面。

紫黑色短髮的少年也不在意自己得不到彌生的回答,他似乎已經習慣了彌生對他沉默不語的景象,眼睛盯著她不放,身體卻走到了丘比的第二個屍體面前,將刀子拔|了出來。

彌生再次往後退了兩步,腳趾再次緊緊的蜷曲起來。

打破沉悶僵硬氛圍的是不死心的丘比,第三隻這樣的小妖怪這一次站得離彌生比較近,離開了青音帶人的射程。

「沒用的,」紅色眼眸的白毛長耳紅眼怪如此說道,四肢站在較高的樹枝上,墨綠色的葉子遮住了它大半身體,「如果你們不想看到我,我問完這個問題就離開。」

它毛絨絨的尾巴晃動了幾下,似乎沒有回收第二個屍體的意思:「為什麼你能看得到我?」

一說起這個問題,彌生立即反應過來了,她現在才想起丘比並不是所有人都能看見的,至少她家的秀吉就沒發現家裡多了一個不速之客。

那麼……青音帶人也是……能看到妖怪的類型?

有著紫水晶一般璀璨眼眸的少年眼眸亮了起來,他眼中帶著笑意,即使是面對別人的問話時,眼睛還是緊緊的盯著彌生。

彌生覺得自己都被他看得頭皮發麻了,身體僵硬無法動彈。

「我為什麼不能看到你?」他嘴角含笑,如沐春風,根本看不出出手就殺掉兩個丘比的兇殘模樣,他單手摩擦著菜刀的刀面,狀似疑惑的歪了歪腦袋,「你有什麼特別的地方嗎?」

「一般人類看不到我,」它三兩步跳到更高層的枝幹上,輕巧的動作只是讓枝椏搖晃了幾下便穩定了下來,「按道理說,只有擁有成為魔法少女資質的少女才能看到我,你到底是誰?」

青音帶人彎起唇,笑得更加溫柔了,他轉頭看了彌生一眼,一抬手將菜刀扔了出去,樹上的丘比後肢一噔,輕巧的落在了水泥地上。

「嗯……大概是因為我不是人類吧,」精緻的少年苦惱的伸手摸了摸下巴,「我啊……是人造人哦。」

「……」彌生震驚的張大了嘴。

等等!現在的科技有這麼高大上能夠弄出這樣的人造人嗎?!說起來像青音帶人這樣的人造人一定是不正常的吧,哪個正常的科學研究者會做出這種性格有極大缺陷的人造人啊?!

「原來如此,那麼我走了。」得出自己想要的答案,丘比乾脆利落的轉身。

彌生雙手用力,將長長的木棍朝著丘比扔了過去:「別想逃跑!」

她還有想知道的事情啊啊啊啊!!!

見到彌生主動攻擊丘比的動作,青音帶人的眼睛又亮了起來,眼神像討功的小狗,期待的看著彌生。

「r,我幫你去殺了它!」

剛從憤怒和震驚的情緒脫離出來就看到了似乎是人造人的變態看著她露出討好的表情,彌生臉都僵了,只能機械的點了點頭。

得到命令的少年如脫韁的野狗一般拿著菜刀跑向了丘比離開的方向。

余留下來的彌生打了個寒顫,快步跑到躺在地上的長木棍旁邊將它撿了起來,頭也不回的撒丫子朝著家裡的方向跑去。

啊……對了,之前在半路扔掉的掃把頭也要撿回去,絕對不能亂扔垃圾!

>>>

經歷了昨晚的驚魂事件,彌生一大早起來就跟沒睡醒似的精神恍惚。事實上她一夜沒睡,就怕變態突然找到她家跟上來或者丘比死心不改想讓她或者優子簽訂契約成為魔法少女,更怕他們兩個狼狽為奸出現在她家附近。

幸好什麼都沒發生。

做了一夜怨靈小學生玩偶的彌生簡直眼睛都要腫了,心情也很差勁,早上也沒去晨跑,做了較為簡便的早餐和便當之後就拿著準備給怨靈小學生的玩偶還有昨晚從市松小雛那借來的鵝黃鴨子傘出門了。

昨晚被她用暴力手段弄壞的掃把已經恢復如新,正乖巧的藏在儲物櫃中。

嗯……無論是秀吉或者是優子都應該不會在意突然少了一把舊掃把,多了一把新掃把的事吧……?

彌生頭一次沒踏著鈴聲來到學校,只不過她剛坐下來,就覺得困意如潮水般洶湧而出。

好睏……

她打了個哈欠,揉了揉眼角,將書包放進桌內,右手手肘撐在桌面上,手掌托著半邊臉頰,閉上了眼睛。

「看來姐姐昨晚沒有休息好哦,」詭異甜美的聲音在彌生耳邊響起,她艱難的抬起眼前,正好看到怨靈小學生蹲在地上,雙手托著下巴望著她笑得燦爛,「而且身上的力量更強了呢。」

她似乎有些遺憾,不過很快就釋懷了:「說起來,姐姐答應送給我的禮物呢?」

彌生無奈的直起身,由於她到學校的時間有些早,與她同班並且早來的同學一般都有早上的社團活動,所以課室里只有寥寥幾人。紅棕色長發的少女攏了攏耳邊的髮絲,將它們挽到腦後。

「在書包里,」她低聲回答到,伸出手打開書包的扣子,將一隻小小的玩偶拿了出來,白皙修長的手指輕輕的摩擦了下與對方相似的玩偶的臉,「嗯……給了你的話,你不會食言吧?」

「誒,姐姐在說什麼啊,我可是遵守承諾的好怨靈哦,」怨靈小學生甜甜的笑了,接過彌生的禮物緊緊的抱在懷中,一瞬間,笑容可愛的玩偶被她的怨氣侵蝕,變成了極其詭異的雙眼流血的臉,「這樣才符合我的審美嘛。啊,對了,姐姐可以叫我未來(mirai)。」

怨靈未來抬手捏了捏彌生那個已經被她鬼化的玩偶的臉,眼中帶了些溫柔的色彩。

「謝謝你啊,姐姐,」她低聲說道,「安心吧,我不會殺掉你那兩個同學的,再見啦。」

可愛甜美的小怨靈瞬間消失在空氣中,似乎從來未存在過一樣。

冷清的教室中只有相繼而來的高中生拉動椅子劃破空氣的「吱呀」聲,彌生繼續將手肘放在桌面上,用手掌托著臉閉目養神。

被怨靈說了「謝謝」,感覺有點微妙呢……

>>>

三年級的小林奈奈學姐因為下周的聲樂交流會忙得團團轉的,同班話劇社的人也被她來回折騰得了好幾遍。當彌生放學后拿著鵝黃鴨子傘準備出校門時,元氣滿滿的奈奈學姐不知從哪個角落跑了出來,抱著彌生的大腿不讓她離開。

「彌生醬!救、救命!」短髮的少女十分丟臉的倒在地上抱住了彌生的腿,一雙棕色的大眼淚汪汪的看著她,「只有你能夠救我了!」

薄臉皮的彌生在別人的圍觀下臉「唰」一下就紅了,她咬著嘴唇單手蓋住了大半的臉頰,碧綠色的眼眸裝滿了尷尬的水色。

「奈奈學姐,快起來啦!」她紅潤的臉開始發熱,隱藏在紅棕色長發下的耳根也慢慢的紅了起來,「這樣好丟人……」

好、好丟人!

即使會在大半夜為了保護妹妹不受奇怪東西困擾而拿著掃把爬起來的少女,在面對別人看戲的目光時,依然會臉紅。

其實重點不在別人的目光上,而是——被人抱著腿不讓離開什麼的確實很丟人!無論是無賴撒潑的那個還是被無賴撒潑的那個啊!彌生已經能想象到明天在學校流傳的「其實彌生女神和三年級的聲樂部部長在虐戀情深」這樣的消息了……

「不!如果你不答應我,我死也不起來!」莫名倔強著的奈奈學姐更加堅定的抱著彌生的腿,差點讓她臉朝下摔倒在地上。

周圍圍觀的人越來越多了,彌生抓著書包的手微微用力,她鎮定的抿了抿唇,無奈的說道:「我連學姐你想拜託我做什麼事都不知道,怎麼答應你呢?」

奈奈學姐的眼睛猛地亮了起來,飛快的站直了身體,神采奕奕的拉住彌生的手。

「這邊這邊,我們去話劇社!」

彌生被奈奈學姐突然拉著走的動作弄得踉蹌了幾下,頗為疑惑的問道:「為什麼要去話劇社?」

「啊,忘記和彌生醬說了,」可愛的少女轉頭眯起眼眸齜牙笑得燦爛,「聲樂交流會其中一個主持人昨天不小心摔斷了腿,可是話劇社的服裝什麼的都做好了,我能想到的和她身材相似、又長得漂亮的人只有彌生醬了!」

「……騙人的吧,」彌生不滿的嘟囔著,「我們學校漂亮可愛的女生明明很多啊。」

「嘛嘛,不要在意這種細節,」奈奈學姐繼續專註著走路,聲音依舊從前方傳來,「畢竟我和彌生醬比較熟嘛,而且……」

很快就走到了話劇社的活動地點,奈奈學姐終於放開了彌生的手,推開了門。

「能夠上台表演的……我所知道的只有彌生醬啊。」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綜]一片羽毛引發的血案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綜]一片羽毛引發的血案 [綜]一片羽毛引發的血案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十四章

1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