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第十三章

如果你覺得木下彌生會這麼簡單的放過那隻白毛長耳紅眼怪的話,那就太天真的。

之前在優子的房間里,她分明看到了優子那略帶心動的表情。女孩子嘛,對成為魔法少女還是有幻想的,有著不可思議的力量,穿上可愛的衣服和對人類不利的東西戰鬥,保衛世界的和平,仔細想想很棒哦?

……別開玩笑了,木下彌生自己已經過了幻想這些事情的年齡了,現實生活已經夠讓人痛心了。

其實如果是幾天前的彌生的話,說不定還真的和優子一樣被騙了呢……

經歷過被妖怪追殺,被怨靈纏上,被變態跟蹤,彌生的心強大了許多,卻越發的覺得世界上沒有什麼理所當然的東西。

得到能看到妖怪、幽靈的能力,換來的是無盡的麻煩。

彌生這幾天已經感受到了。

大概是因為她身上被變態狗神所說的「煞氣」的原因,彌生家還挺乾淨的,沒在廁所啊、浴室啊之類的地方找到妖怪或者幽靈存活的痕迹。

回到自己的房間寫完作業以後,學霸彌生才感覺到緊閉的房間有些悶熱,她走到窗檯打開窗,一眼就看到了自家附近虎視眈眈的白毛長耳紅眼怪。

………………

這玩意怎麼還沒摔死!

木下彌生面無表情的與它對視了一番,露出頗為兇殘的表情,飛快的關窗拉窗帘。

為了防範於未然,彌生決定親自下去——

把、它、打、跑!

說做就做,紅棕色長發的少女立即轉身,家中沒什麼趁手的武器,她也不想用自家的菜刀去碰那種可怕的未知生物,因此選擇了重量較小,也容易握在手中的東西。

當然,這東西也不貴,而且攻擊範圍也夠長。最重要的是沒家必備,而且不可能只有一把——

那就是掃把。

準備好的彌生穿了一件頗為破舊的外套,在經過玄關的時候猶豫了一陣,最終還是換上了今天被淋濕的制服鞋,輕手輕腳的出門了。

嘛……吵到優子或者秀吉就不好了,而且不能讓優子知道自家的姐姐在做壞事哦。

>>>

出門之後,彌生繞著木下宅走了一圈,在一堵圍牆上找到了搔著臉頰的丘比,也沒衝動的撲上去。

嗯……很關鍵的一點就是她不夠高,而且現在的時間其實很多人沒睡著呢。

「彌生,你改變主意了?」紅眼的小怪物問道,意外警惕的從牆頭的這邊跳到了一棵樹上,露出它背後紅色的菱形,「有想要實現的願望嗎?」

丘比的眼睛有些詭異,彌生覺得這有些像妖怪的眼睛,但是又不真的像,說起來……那種如水晶般的眼眸就像玩偶一般,沒有折射出任何感情。

它說話的時候嘴是不動的,聲音直接傳入了彌生的腦中,彌生莫名的覺得這樣很危險,眉頭都皺了起來。

「願望什麼的,當然需要自己實現,」對於彌生來說,要讓她動用「奇迹」的願望根本就不會存在,事實上她本人對丘比沒有任何想法,它想騙誰就去騙誰,根本與她無關,但是……如果把優子也扯進來了,那麼她不得不為了家裡的和諧幸福著想了,「丘比,離開這裡。」

只要離得優子遠遠的……

「不要再出現在我和優子的眼前。」

「為什麼?」白色的生物看起來其實還是有點可愛的,它繞著樹榦轉了一圈,落在了更高的樹枝上,「這是一次能夠實現不可能願望的機會啊,為什麼你要拒絕?」

今天彌生已經試圖和一個變態講過道理了,可是那變態每每見到她都露出一臉可怕的痴漢笑,導致現在的彌生一點說教的心思也沒有,她乾脆的揮起掃把,「啪嗒」的打在樹木的枝幹上。

「咻」地一聲,敏捷度還算挺高的丘比立即從樹榦跳到圍牆上,依舊用它圓而詭異的雙眼看著彌生。

「為什麼要攻擊我?」它不解的問道,歪著腦袋看起來還蠻可愛的。

彌生再次揮起掃把,堪堪打到了丘比的尾巴,這個狡猾的小傢伙用力一掙就甩掉了。

「要說為什麼的話,應該是我問你才對吧?」感謝每天早上的晨跑,能讓彌生一邊攻擊一邊說話,「你出現在優子面前,到底有什麼目的?!」

紅棕色長發的少女扎著馬尾,露出一截白皙的脖頸,她「嗬」了一聲,掃把正對著丘比將它揮下了圍牆。

可惜掃把攻擊力不夠,丘比也只是翻了個滾,就立即跑了起來。

「我只是想和你們締結契約而已,沒什麼目的。」

彌生皺著眉,在跑動的過程中將掃把轉了個頭,然後拔掉掃把頭做成一條長棍:「騙人,你果然還是消失比較好。」

反正這種東西不是人類,而且沒有人形,死多少個彌生也不覺得內疚。

追趕了一路,彌生都有些氣喘吁吁了,沒想到前方的丘比一下子就停住了,似乎撞到了什麼東西。

額發都有些潮濕的少女還沒來得及將視線移到丘比以外的地方,就看到一隻蒼白修長的手伸出,握住了丘比的脖頸。

「啊……謝謝……」彌生終於停下了腳步,她單手撐著膝蓋,另一隻手握著長棍將它立在地上,順勢直起了腰,「能將那東西——」

烏雲散開,明月的光線照射下來,彌生碧綠色的眼眸緊縮,剛放鬆的情緒又緊張起來。

抓住了丘比的不是別人,正是讓彌生唯恐不及的變態,造成她回家路上淋了雨,讓優子在無意中招惹了丘比的罪魁禍首。

青音帶人。

……彌生覺得自己寧願面對十個丘比,也不想看到這個變態。

「又見到你了……r。」青音帶人臉上依然帶了些之前被彌生用雨傘毆打的痕迹,但是他似乎根本就不在意,依然目光灼灼的盯著她。

彌生本想就此逃跑的,沒想到丘比居然開口了,而且語氣還相當的震驚:「為什麼你能看到我?」

這句話讓彌生成功的停住了轉身的東西,側著身子皺眉看著他們兩個。

「誒……為什麼呢?」紫黑色短髮的少年帶著笑意,握著丘比脖頸的手稍微用力,「我也不知道哦……」

他迅速的伸出另一隻手,隱在黑暗中的左手手中正拿著一把日式菜刀,毫不留情的將丘比的腦袋整個割了下來。

彌生驚悚的看著他的動作,差點以為自己要看到血濺當場的場景了,結果發現丘比就像一個絮狀玩具一樣,根本就沒有血流出來。

…………比起可怕的變態這看起來更驚悚了好嗎?!

青音帶人受到的衝擊更大,可惜他不是常人能夠理解的變態,割掉了丘比的腦袋之後,這人發出頗為疑惑的「咦」聲,舉起菜刀對著丘比的屍體再戳了好幾下。

再怎麼成熟的人看到這麼詭異的場面都會腳底發軟的吧?

彌生咬了咬下唇,穿著硬邦邦制服鞋的腳不由自主的往後退了好幾步,寂靜的空氣中發出清脆的「嗒嗒」聲。

沉浸在切割屍體尋找血液的少年驀然從自己的世界中清醒過來,他隨手扔掉破爛的丘比的屍體,對彌生露出熟悉的迷戀表情。

「r……」紫黑色短髮的少年歪了歪腦袋,臉上出現淡淡的紅暈,「我做得好嗎?」

一副「求表揚」的可愛模樣。

彌生忍住逃跑的衝動,抿了抿唇,問道:「為什麼你還在這裡?」

「啊,當然是在等r你了,」青音帶人露出頗為羞澀的表情,「每一天每一天,我都想見到r可愛的模樣啊……但是……r身邊的人類太多了。」

他無辜的笑了:「害得我都想把他們殺掉啊。」

這樣的話語彌生在一年前就聽過了,但是這個變態頂多傷人,沒有殺人的行為。即使如此,也夠讓彌生警惕的了。

「哦,沒事的話我要走了。」她狀似輕描淡寫的說道,拿著長木棍的手卻用力得青筋畢露。

「r好無情,」他沮喪的垂頭說道,柔軟的髮絲隨著他的動作飛舞起來,「我——」

未說完的話語被再次出現的丘比打斷了,和之前毫無區別的白毛長耳紅眼怪完好無損的出現在牆頭上。

「呀咧呀咧,居然被殺了啊,」它跳了下來,四肢依舊敏捷,「不能浪費,需要回收啊。」

丘比湊到之前被青音帶人切割不成形的屍體身體,快速的將絮狀的屍體一口一口吞進口中。

彌生被這樣的神發展嚇懵了,連對面的變態都有幾秒鐘的獃滯,直到丘比吃完屍體,他們也沒能回過神來。

「你到底……是什麼東西?!」

吃完屍體的丘比再次跳回圍牆,躲過了青音帶人再次揮過去的刀鋒,習慣性的用後腳搔著臉頰。

「我說過了,我是丘比,」它那雙紅色的眼眸在黑夜中越發明顯,「就算你們殺死了我,依然會遇到另一個丘比,所以不要做無謂的事——」

打斷它話語的是青音帶人扔出刺入丘比身體的菜刀,這位紫黑色短髮的少年轉頭,對彌生露出讓她覺得驚悚的笑容。

「不用害怕r,」他乖巧的說道,「無論來多少個這種東西,我都可以替你殺掉哦。」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綜]一片羽毛引發的血案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綜]一片羽毛引發的血案 [綜]一片羽毛引發的血案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十三章

16.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