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31章 背叛(1)

第2431章 背叛(1)

段博揚派了飛魚衛內最好的密探青一去查陰悠然,第二日青一就將查探到的事告訴他。

陰悠然其他都沒問題,只一件事很奇怪。青一說道:「大人,陰統領這些天忙於公務但隔一日就要回家,而且回家都會與妾氏姚珂歡好。」

段博揚是知道姚氏的,她是陰悠然一年前納的妾氏。姚氏並不是良家女,而是京城最紅火的青樓的一個清倌人。陰悠然有次跟朋友喝酒見到了當時驚為天人,然後就讓人贖身納回家了。

「姚氏有什麼問題嗎?」

陰悠然的身份,身邊多了個人他們肯定要關注的,所以段博揚事知道這個姚氏的,這女人自小被父親賣入青樓學習各種技藝。也是運氣好碰到陰悠然被贖了身,然再過一段時間就該掛牌招待客人了。

青一搖頭說道:「暫時沒查出來。但現在這局勢陰統領還有心情與寵妾歡好,這事看起來很蹊蹺?」

這段時間擔任要職的官員都累得半死,而陰悠然更是守護著京城的安全只會更忙更累。人在精疲力盡的時候哪還有心思去想那事,所以陰悠然這情況瞧著就不正常。

這話與符景烯當初差不多了,段博揚問道:「姚氏在青樓呆過,這女人在床笫之間頗有手段,所以陰悠然很喜愛她。」

青一搖頭說道:「大人,這不是喜愛,屬下覺得陰統領好像離不開這個女人似的。」

段博揚臉色大變,問道:「你的意思是陰悠然被那女人控制了?」

青一說道:「屬下沒見過她,不敢往下判斷。大人,再給屬下三天,屬下一定能將其中的原因查清楚的。」

他是覺得這姚氏有問題的,若是以前直接將人抓來審訊就是,但這次卻不行。一是陰悠然掌管著三萬禁衛軍,二他與段博揚是至交好友。

「你認定陰悠然有問題?」

青一點頭說道:「事出反常必有妖,陰悠然一定有問題。」

就是不知道問題是大是小了。

段博揚沉默了下說道:「那你去,記住千萬不能打草驚蛇。」

這一晚段博揚失眠了,本來這幾天休息的時間很少,這晚沒休息那兩個碩大的黑眼圈讓人想忽視都難。

易安看到他的時候關切地說道:「逆賊要查,你也要注意身體。」

段博揚艱難地說道:「皇後娘娘,陰悠然可能有問題。」

雖然沒有查到證據,但段博揚選擇相信符景烯與青一的判斷。因為這事太大了,一旦不當就會造成無法估量的後果。當然,若是最後查明是冤枉了陰悠然,他定會給對方下跪道歉。

易安臉色瞬間變了,說道:「陰悠然跟逆賊勾結了?」

段博揚搖頭,將陰悠然的反常說了。這幾日他為找出那些逆賊那是累得倒地上就能睡著,陰悠然也幫著搜索抓捕犯人也是從早忙到晚。都是一樣的年歲,哪有那麼好的體力與心思找女人。

聽了他的話,易安想了下問道:「這些時日,他抓捕犯人的情況怎麼樣,有沒有總出紕漏?」

段博揚陰沉著臉說道:「沒有出現紕漏,但是我讓他配合抓捕雲堯峰乳兄裴七的時候,他失手將對方殺了。」

裴七是雲堯峰的心腹掌握了很多的事情,他一死線索又斷了。為此,他當時還埋怨了陰悠然一通說他下手太重了。

易安真不知道這些事,她問道:「當時你就沒懷疑過嗎?」

段博揚搖頭說道:「沒有。因為只這一次,我當時就以為是意外了。皇后阿寧娘,我們這群人都是靠著皇上才有的今日,所以我從沒懷疑過他。」

他們當初為了保護當今皇帝都是將命都豁出去的,所以想當然地認為陰悠然還跟以前一樣為了皇上可以赴湯蹈火。

易安想自己見到段博揚那幾次神色都無異,沉著臉說道:「你先下去吧!等查找到確切的證據立即回稟我。」

雖然,易安召見了符景烯:「你真認為陰悠然有問題?」

符景烯與陰悠然是好朋友,但若他叛變得逞了會給他們一家帶來滅頂之災:「我與陰悠然認識十年了,對他的性子也比較了解。雖好美色,但行事很有分寸,可這次他的行為卻很反常。」

平常還好,現在這個敏感時候任何反常都值得懷疑。

易安蹙著眉頭問道:「你覺得這事該怎麼處置?」

現在沒有證據只是兩人的猜測所以不能抓陰悠然。要抓了,查出有問題還好說,查不出問題會讓其他將士與官員心寒了。

符景烯想也不想就道:「這個很簡單,派兩個人去刺殺他,讓他受傷。他受傷了,就可以順理成章地換人了。」

趁著受傷換上一個信得過的人,這樣也不怕了。

易安看向他,問道:「萬一你們的懷疑是錯的呢?」

怎麼感覺這朋友的情誼跟風一樣一吹就散了,易安都很懷疑他們之間的情誼了。

符景烯說道:「皇後娘娘,飛魚衛的宗旨寧肯錯不能放,而且我很確定他有問題。」

頓了下,符景烯說道:「皇後娘娘,都過去十天了都沒將主謀以及同夥抓著,我早懷疑朝中有重臣與他們有勾結。不然的話他們怎麼逃脫朝廷的搜查與抓捕?」

這段時間事抓了不少人,但這些人都是小嘍啰核心人物不是逃了就是死了。在回京了解這些事以後他就懷疑上了,現在他知道原因了。當然,可能對方收攏的不止陰悠然一個。

易安點頭說道:「這事我會處理的。」

符景烯提醒道:「皇後娘娘,這麼大的事得告訴皇上。」

見易安遲疑,符景烯說道:「皇後娘娘,我知道你不想讓皇帝受累,但這事非同小可不能瞞著。」

易安揮揮手讓他下去了。

想了下,易安還是將這件事告訴了皇帝:「現在只是懷疑並沒證據,派人刺殺的話我覺得有些不近人情。」

皇帝聽完后並沒憤怒,而是很平靜地說道:「按照符景烯說的去做。」

「萬一他的判斷事錯的呢?」

皇帝搖搖頭說道:「符景烯從不說沒把握的事,既說了肯定有把握了。現在已經派人去查了,要是被他發現可能就狗急跳牆,那樣後果不堪設想。」

沒有充分的理由將陰悠然調離禁衛軍他肯定會懷疑,到時候誰也不知道他會做什麼,而符景烯的方法是最快也最省事的。

易安點了點頭。

ps:今天四更,o(* ̄︶ ̄*)o,求下月票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家有悍妻怎麼破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家有悍妻怎麼破目錄 家有悍妻怎麼破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431章 背叛(1)

94.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