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30章 還治其人之身

第2430章 還治其人之身

回到家裡,清舒就帶了小瑜去找瞿先生。

雲禎是皇子他推脫不得但沐晏他卻不想教,多教一個孩子就得多費一分神。他還要編書,不想更多的浪費與精力在這上面。

小瑜說道:「瞿先生,只要讓沐晏跟著福哥兒他們學就是,不用你額外費心的。」

瞿先生搖頭說道:「郡主,老朽真的是沒這麼多的時間與精力,還請郡主為令郎另尋名師。」

找名師不難,難得是要調動沐晏的學習興趣來。只是她也不能很直白地將瞿甜甜拿出來說事,所以只能向清舒求救。

可惜,不等清舒開口瞿先生就說道:「郡主、夫人,我需要查一些資料就不留你們了。」

兩人無奈,只能先回了主院。

小瑜看著清舒,可憐巴巴地說道:「清舒,這事就拜託你了。」

清舒也沒打包票,說道:「我晚些時候與瞿太太好好說說,她要能答應這事也能成。不過只這一次了,你若還想讓沐昆過來那是絕對不行。」

小瑜搖頭說道:「不用,沐昆喜歡學堂,讓他來也不會答應的。」

談完孩子的事,小瑜又忍不住提起了說起了易安了:「我聽祖母說她每天從早忙到晚,辛苦得不行。清舒,你下次進宮勸勸讓她,讓她別那麼累要愛惜下身體。」

清舒搖搖頭說道:「她剛接手朝政要務肯定會很忙。你也不要擔心,為了皇上與幾個孩子她不會讓自己累倒的。」

小瑜蹙著眉頭說道:「她處理朝政軍務已經很辛苦了,張太后還找茬,真是讓人火大。」

「又鬧了?」

小瑜嗯了一聲說道:「易安著人收拾百花苑,她得了消息認定易安要趕她出宮要死不活的。一哭二鬧三上吊也就會這些了。」

清舒笑了下。一哭二鬧三上吊的招數只對皇上有用,對易安可沒用。她真的覺得張太後日子過得太安順了,連點眼力勁都沒有。

「皇上是她親兒子,她怎麼鬧都沒事,可現在皇帝這個樣子所有的事都是易安說了算還鬧,她真不怕惹惱了易安真將她送出宮。」

小瑜輕聲說道:「百花苑好像是給張太后準備的。」

清舒搖頭說道:「不可能。皇上現在這個樣子,易安不會做讓他添堵的事情。」

易安的生長環境,讓她並不在意外界的流言蜚語以及評論。若皇帝沒了,她肯定會將張太後送走。不過現在皇帝還好好的,為皇帝的身體著想她是不會做這事的。

小瑜嘆了一口氣說道:「張太后若是不離宮,以後易安別想有清靜日子過了。」

清舒倒不擔心,說道:「你不用為她擔心,易安能處理好的。對了,你有沒有跟沐晏好好談啊?」

最近事情太多,都忘記問了。

小瑜笑著說道:「談了。他說沒花多少精力,而且知曉關振起那邊的情況不是為了做什麼,而是防範被他們算計。」

清舒皺起了眉頭:「莫非關振起那兒又鬧什麼幺蛾子了?」

小瑜說道:「關振起那兩位姨娘生的兒子都夭折了,也不知道是意外還是人為。沐晏說得對,那兒還是得密切關注著,不然誰知道衡氏與殷氏將來會不會將主意打到他們兄弟三人身上了?」

「不過你說的那些也有道理,所以這事我接過來了。」

又說了會話,小瑜就回去了。

吃過晚飯清舒去找了瞿太太,與她說了沐晏的事:「我也知道先生很忙,但郡主剛才求了又求我真是沒辦法拒絕她。」

瞿太太說道:「若只加一個孩子是可以的,但若是加的人多了老頭子確實沒這麼大的精力了。」

「就只沐晏一個,以後不會再加人了。」

「那可以。」

瞿先生知道這事後埋怨了瞿太太,說道:「福哥兒跟窈窈不用我費什麼心思,大皇子之前是程大學士教導也不擔心,但這位沐晏少爺就不行了。他跟著學肯定跟不上進度的。」

瞿太太說道:「清舒說了這孩子以後從武,學多學少看他自己了。我答應這件事主要還是為咱甜甜考慮。」

「這事跟甜甜有什麼關係?」

瞿太太說道:「咱甜甜今年十二歲了,再過兩三年就得說人家了。郡主人脈廣,對京城各家的情況也都熟悉,到時候咱請她幫忙相看下。另外,沐晏跟著你念書,以後甜甜有什麼事郡主肯定也會照看一二的。」

瞿先生蹙了下眉頭說道:「算了,既你答應就讓他來。」

反正只是來蹭課的又不是拜入門下,多一個就多一個吧!

符景烯又是臨近半夜才回來。因為皇后還在學習階段,朝政軍務還是倚重內閣,所以他們五個人是忙得喝水的時間都沒有了。

清舒等他上床后就問道:「宋家兩個孩子今日乘坐的馬車側翻了,兩孩子都受傷了。這事是你做得嗎?」

符景烯搖頭說道:「不是。是宋崇俊太優秀將家中其他子嗣襯得愚笨不堪,所以有人不想他活。」

宋秉昀有十二個孫子,其中第四個孫子宋崇俊最聰慧,所以很得宋相的喜歡。不過他是二房的孩子,所以另外三房對此很不滿。

清舒很了解他,問道:「這事你沒有推波助瀾?」

這個符景烯沒否認,說道:「有,我有讓人挑唆了宋家長媳。其實沒我,她們也遲早會對宋崇俊動手的。」

他出手,只是讓時間提前了一步。

「那宋崇俊這次會落下什麼後遺症嗎?」

這個符景烯就不清楚了,說道:「宋崇俊撞了頭,有沒有後遺症暫時還不清楚。」

清舒沉默了下說道:「稚子無辜,以後咱直接對付宋秉昀或者他幾個兒子別再對孩子下手了。」

從回來到現在她這心頭就跟壓了一塊石頭,沉甸甸的難受得很。

符景烯知道她的性子,所以沒直接出手而是採用這種迂迴的方式:「我答應你,這是最後一次。」

外敵再強,只要家族的人齊心協力也不怕。同理,一個家族最怕的就是內訌,宋家四房現在明爭暗鬥還對孩子下手。所以他不用親自動手,只需在背後推波助瀾就行。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家有悍妻怎麼破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家有悍妻怎麼破目錄 家有悍妻怎麼破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430章 還治其人之身

99.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