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人」為自殺

第63章 「人」為自殺

我一看他不對勁,然後有些嫌棄的瞟了他一眼,淡淡的說了一句:「你確定,你這麼做會得到好處嗎?」

大概是我此話一出,田宇身上的一些不幹凈的東西似乎意識到了,我身上的一些蠢蠢欲動的力量正在慢慢的想要把它吞噬掉。

也就在這個時候,田宇身上的髒東西竟然開口說話了:「小娜……是……是我……」

也不知道為什麼,此事此刻從田宇嘴裡發出來的女聲竟然這麼熟悉,我仔細的回想了一下我最近所接觸的人包括鬼,也還是沒有想到會是誰。

「我是,夏小優。」直到夏小優自爆家門的時候,我才想到,這個聲音的主人。

可是,我現在正在查夏小優的死因啊,為什麼她偏偏在這個時候鬼上身阻止田宇告訴我真相。

我有些不解的問夏小優:「小優,我是在幫你啊,你為什麼要出來搗亂,這個人渣已經要告訴我當時所發生的一切了。」

可是,不管我說什麼,夏小優就是什麼都不肯說,半晌之後,我只聽見夏小優淡淡的說了一句:「對不起。」

然後,田宇好像著了魔一樣,拉開了窗戶,跳了出去。

我根本沒有意識到事情的重要性,可是,等我意識到想要去抓住他的時候,已經晚了,田宇已經被夏小優附體,跳了出去。

「不要啊!小優!」

我趴在窗戶上,看著樓下的屍體,按理來說,三樓跳下去是不會死人的,是百分之百不會死人的,可是,悲劇就是這麼發生的。

現在,躺在男寢樓旁的地上的田宇,已經成了一具屍體,除非時間倒流,不然,就算是華佗在世,也是無力回天。

田宇跳下去是夏小優預謀好的,當然,夏小優也是絕對不會讓他活著告訴我真相的。

頭朝下倒在地上,水泥路上滿滿的全是血漿,血液和腦漿……

我瞪大了眼睛,看著外面越聚越多的人,然後也慢慢的走下了樓,到了案發現場。

也不知道是誰手快報了警,我才到田宇屍體的面前不久,警察就來了。

那些男同學聽見警笛響了,然後跑上前幾個人,用了的抓住了我的手臂,死死的把我壓在那裡。

好像,他們已經把我當成了嫌疑人了哎,可是,我現在解釋有什麼辦法呢?

我只是掙扎了一下,然後狠狠的瞪了那些人一眼,「如果我想走,你確定你們攔得住我?」

血色的眼睛,完全看不出戴了美瞳的痕迹,不過,也是因為我的這隻血瞳,他們似乎從裡面看到了死神一樣,驚恐的鬆開了我的手。

我嫌棄的看了看他們一眼,然後鬆了鬆手臂,也剛巧就在這個時候,警察也到了地方。

警車直接開到了男寢的門外,然後從車門裡面迅速跑出來了幾個警察,拉了一條警戒線,把現在的所有人都攔在了裡面,誰都不讓走。

「現場的所有人都是犯罪嫌疑人,誰都不許走,跟我去警局做筆錄。」說話的,是一個看起來比較年輕的警察。

不過,在他們這一群人裡面,我好像看到了兩個熟人,熟悉的陌生人。

我微笑著走上前,然後張大了眼睛,眨巴眨巴的看著那個警察甲和警察乙,「警察叔叔,你好啊,又見面了,還認識我嗎?」

我沖著他們微微一笑,露出來了兩顆小虎牙。

那兩個警察好像一下子沒反應過來我是誰,愣了幾秒鐘之後,兩人齊聲說到:「你是那個刁鑽的老太太的離家出走的孫女?」

我微笑著點了點頭,不語,等於默認。

然後我蹲下身,用手指在地上畫著圈圈,他們也蹲了下來。

「警察叔叔,如果,我知道誰是犯罪嫌疑人,而且,我有全程錄音的話,是不是可以讓無關的人走了啊。」

他們一聽我有錄音的證據,一下子都紛紛的涌了過來。

「你真的有證據?」一個看起來官比較大的警察走到我的面前,居高臨下的看著我。

我對這樣的人,著實是特別不爽的,如果不是因為我是這裡唯一一個妹子的話,我發誓,我立馬就會站起來,然後捏爆他的蛋!

我站起來,蔑視的看了他一眼,然後拎起手機,打開了錄音機,給他看了一眼上面足足十七分鐘的錄音條,時間剛剛好定格在二十分鐘之前,事發的時間剛剛吻合。

「請你不要用這種語氣跟我說話,我是陰師事務所的陰師,不是用來給你懷疑的,如果我想走,大可不必下來等你們來抓我自投羅網。」我沒好氣的瞟了那個目中無人的警察。

然後我大步的走出了重重包圍的人群,臨走時還淡淡的說了一句:「他跳樓的時候,我就在他面前不足一米的位置,就算你把這些毫不知情的人帶回去錄口供,也就只是浪費你們的時間而已。」

一句話就可以解決的事情,我真的是懶得解釋,我冷哼了一聲,然後拉開了警車的車門,一聲不吭的坐了進去,拿出手機給王生撥通了電話。

電話響了幾聲,王生就接通了電話:「喂,小娜,怎麼了?」

「田宇跳樓自殺了,是夏小優乾的,你現在來一趟盛華大學的男生寢室,應該可以找到夏小優,或者,田宇你也可以找到,不過,要快,我覺得,這件事,沒那麼簡單!」

說完,我就掛掉了電話,然後把最近的通話記錄刪掉了,因為,警察們已經出來了。

坐著順風車到了警察局,我沒有被扣上手銬神馬的,畢竟,陰師事務所可是他們局長的搖錢樹。

韓局長早早的就在大門口迎接我,看到我出來了,更是屁顛屁顛的打傘,說著什麼客套話。

「殷娜,殷小姐,久仰大名,不知道什麼風把你刮來了啊,你來的時候給我打個電話我好親自去接您,你看,用警車接你來,多不體面啊。」

我撇了韓局長一眼,然後冷笑一聲:「我殺人了,你再派車來接我?合適嗎?」

然後我就打掉了那韓局長打著傘的手,大步走進了警察局。

可是,我的身後一直跟著一天甩都甩不掉的尾巴——那個猥瑣的韓局長。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萌女捉鬼之占卜陰陽瞳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萌女捉鬼之占卜陰陽瞳 萌女捉鬼之占卜陰陽瞳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63章 「人」為自殺

34.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