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錄音談話

第62章 錄音談話

就在我回頭的一瞬間,一股陰冷的風好像鑽到了我的體內,我只覺得身體一陣冷,然後就昏了過去,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直到我醒了之後,發現我躺在陰師事務所的沙發上,夏小優坐在我的旁邊,我才漸漸的醒悟過來,我被鬼上身了。

我慢慢的支撐著身體坐了起來,可是,還沒等我責罵夏小優,夏小優就自己哭哭啼啼的認錯了。

「對不起,對不起小娜,我知道你是真心的為我好,但是,我沒有想要傷害你,我只是想親口問他,為什麼,親耳聽到,他給我的原因。」

我一時心軟,又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漸漸的,一點點的影像出現在了我的面前。

夏小優上了我的身之後,所有發生的一切,我都看的一清二楚。

我推開門,經過了正在大打出手的王生和路虎男的身邊,走到了市中心的十字路口,站在最中央的位置,看著來往的車輛,準確的說,應該是夏小優站在那裡。

夏小優站在那裡很久很久,我沒看懂她到底要做什麼,皺著眉頭問她:「你站在十字路口乾嘛?」

夏小優沉默了一會,然後回答我:「我,很久沒有看到過這麼熱鬧的城市了,我只想多看看。」

額……一下子,我就不知道,到底該說些什麼了。

等到夏小優看夠了這喧鬧的城市,她又朝著盛華大學走了過去。

大學?夏小優去那裡幹嘛。

難道說?夏小優的男朋友,還是個大學生?

只見夏小優走進了大學的校門,然後瞬間被看門的大爺跟攔住了,但是,夏小優只是微笑著跟那個大爺說了一句:「大爺,我想去看看小優。」

那個看門的大爺一聽小優這兩個字,好像遇到了什麼人生中最悲傷的事情一樣,老淚縱橫的樣子,實在有些令人覺得難過。

「你是小優的朋友啊,哎……你去看看她吧,但是,你最好別去小樹林那裡,小優在那自殺的,我怕你們會觸景生情。」

大爺給夏小優開了門,然後目送她離去。

可是,我卻在這影像裡面,似有似無的聽到那個看門的大爺的嘆息聲,還有那一句:「多好的孩子啊,就這麼毀了。」

多好的孩子啊,就這麼毀了?

到底是什麼意思?

夏小優上了我的身,現在,我就是夏小優,夏小優進了學校的大門之後,根本就沒有去看什麼她死前的東西,同學什麼的,而是直奔男寢走了過去。

男生寢室一般來說,都沒有女同學或者女老師過去,除非看門的大媽或者同學的媽媽阿姨什麼的來送些東西。

那些男同學一看現在是夏小優的我走了過去,統一的吹起了口哨,甚至,還有一些不要臉的學生,直接走到夏小優的身邊,大聲的調侃:「美女,約嗎?」

不過,看來,夏小優應該也不是什麼好惹的貨,但是,也不排除是我的自然反應。

只見夏小優淡淡的說了一句:「滾!」

然後她伸出手,握住那個男同學的肩膀,然後輕輕的笑了一下,抬起膝蓋,攻擊了那個男同學最要命的位置。

緊接著,一聲豬叫聲在整個男寢周圍回蕩著。

原本一些想來調戲夏小優的男同學,看到了那個男同學的下場之後,都默默的轉過身,當做什麼都沒有發生過一般。

夏小優根本就沒有理會任何人,徑直的走到了男寢,順著樓梯爬到了三樓,然後找到311寢室。

「嘭。」的一聲,夏小優一腳踹開了門,屋子裡依舊回蕩著一陣女人急促的喘息聲。

然而,在那個女人的身上,還趴著一個顏值還可以的男人。

或許,那個人,就是夏小優的男朋友了吧。

女人看見夏小優踹開了門,立馬尖叫了一聲,然後隨手拽了一條被子蓋在自己的身上,把自己嚴嚴實實的裹在了裡面,三下五除二的穿好衣服,坐在床邊。

只不過,由於時間緊,穿錯了衣服……

剛剛好就在那個女人穿好衣服之後,那些準備看熱鬧的學生們也都紛紛的涌了過來。

整個男寢都知道,311的田宇是個人渣,敢帶個婊子回寢室啪啪啪。

整個學校,也就只有最天真的夏小優會相信這樣一個人渣會給她,她想要的幸福。

夏小優看見了剛剛發生的一幕,其實,在她踹開門之前,她就已經知道屋子裡面發生了什麼,但是,她還是抱著一絲幻想,幻想著那男主角,不是她心心念念的田宇。

但是,當她踹開門之後的那一刻,夏小優就後悔了。

但是,現在的夏小優,不是原來的夏小優了,夏小優已經死了,她深深的記得這一點。

「田宇,好久不見。」

夏小優嬉笑著看著坐在床邊的那個女人,眉宇之間有一些嘲諷,儘管那個女人看出來了,她也不好發作什麼,因為這畢竟是男寢。

「王梓涵,真的是你啊,好好的雞你不做,非要掉價來做免費的婊子,我真的不知道該說你傻呢,還是該說你傻呢。」夏小優說著,還故意掩臉大笑。

原來,這兩個狗男友,夏小優都認識啊。

田宇看著臉色鐵青的王梓涵,終於忍不住開口了:「這位大媽,請問你是誰,有什麼事沒有,如果沒事,就請你離開,這是男寢,不歡迎異性。」

「哦?男寢不歡迎異性,那麼你就是說,陪你逍遙快活的那個女人,不是女人嘍,或者說,她不是人嘍?」夏小優聽田宇說的那句話,就覺得有些好笑。

但是,最後的躺槍者,無異於,還是那個騷賤浪的王梓涵罷了。

夏小優一句話,就噎的田宇無話可說,王梓涵也沒有辦法在男寢表達些什麼,只能坐在那裡受氣。

看著兩個人那個樣子,可能,夏小優覺得消氣了一些吧,然後,夏小優隨手和身邊的男同學要了一根煙,吸了一口,淡淡的開口到:「田宇,我今天來,不是想找麻煩的。」

夏小優說著,又吸了一口煙,吐了一個煙圈,繼續問道:「我只想幫我的一個朋友,夏!小!優!來問問你,為什麼,你要對她先奸后殺!」

接連幾天,本來以為風波過去了,也沒有什麼再讓我頭疼的事情發生了,汪順沒有來搗亂,夏小優也沒有再回來過。

今天,我有些腦抽,整理完資料之後,我看時間還很早,就好奇的走到了盛華大學。

這次,我站在盛華大學的門口,沒有人攔著我,就連那個看門的大爺看著我,都是很溫和的笑了一下,沒有為什麼。

我按照記憶里,夏小優走過的路線,又走了一次,可是不知道為什麼,我這次卻怎麼都走不到男生宿舍,只是一直在小樹林附近徘徊。

走了兩圈之後,我已經意識到了鬼打牆的這個事實。

鬼打牆最好的辦法,是破開它,可是,我卻是個奇葩,每次都是一屁股坐在地上,等著那個想戲弄我的鬼,自己玩夠了,然後放我出去,因為,這是最省力氣的一個辦法。

可是,這次,貌似這個方法不管用了。

也就在這個時候,我兜兜里的羅盤很不友好的閃了起來,我從口袋裡掏出了羅盤,然後皺著眉頭,盯著那一閃一閃的亮光。

要知道隨著我的力量變得強大了起來之後,羅盤一般都只會是在覺得我有危險的時候才會亮起來,如果只是一般的孤魂野鬼什麼的,羅盤是根本不會亮的,難道說,這所學校裡面,還有一隻更難對付的鬼嗎?

我皺了皺眉頭,然後用我的神智無形中幻化出了一把劍,劈開了這個我呆了很久的鬼打牆裡面。

就在我剛剛劈開這個鬼打牆,天空上方立即出現了一團詭異的烏雲,而且,只是在我的頭上。

過**是一個自然現象,但是,在這麼晴朗的天空出現這樣的一個自然現象,實屬詭異。

看來,今天,我真的是要多加小心了,不然,今天我說不定都要把自己交代在這了。

「轟隆隆!」一陣雷聲在我的耳邊響起,我下意識的蹲下身抱著自己的頭,沒辦法,從小就害怕打雷聲,可是,現在,即便是怕,也無濟於事。

我咬紫了嘴唇,然後倔強了站了起來,伸出中指指著那團烏雲,大喊到:「今天,你有本事就弄死我!十八年後,勞資還是一條好漢!」

如果現在可以加個配音,我覺得,幾十隻烏鴉飛過,也都是可以的。

當我說出這句話的時候,那團烏雲卻突然消失掉了,連一個出現過的影子都沒有,除了我剛剛聽到的那陣雷聲,我也不敢相信,這到底是真的發生過沒有。

算了,既然如此,何必去糾結那麼多的瑣碎。

鬼打牆破掉了,過**也消失了,出現在我面前的,就是那棟男寢,此時時刻,男寢的所有男同學全都打開了窗戶,趴在陽台上向下看,大概,都是因為的剛剛的一句逗比的「十八年後,勞資還是一條好漢!」才出現這樣的狀況吧。

等到那些男同學發現他們尋找的那個逗比,是我的時候,紛紛露出一副驚恐的樣子,然後沖著我傻笑了一下,並且用光速的速度關上了窗戶,不到三秒鐘,男寢就變得安靜萬分。

三樓,311。

我記得田宇的寢室,走進男寢的大門之後,直接就去找他了。

我站在田宇的寢室門口,聽著屋子裡面的爭吵聲,一個女人尖叫著大喊:「田宇,你給我說清楚,那天那個女人,到底是誰!」

「你別再無理取鬧了行嗎?我不是都解釋過了,那個女人是夏小優嗎!」隨後,又傳出來一個男人無奈的聲音,那個人,應該是田宇了吧。

「好,我無禮取鬧,夏小優是吧,夏小優死了你當我不知道是吧,那麼,就這樣吧,呵呵,田宇,我王梓涵也不是白痴,你別以為和我做完之後提起褲子拍拍屁股就不認人,我就拿你沒辦法!」

這句話說完,王梓涵就拉開門,然後看著站在門外的我,瞪了一眼,就跑掉了。

既然門已經開了,我也就敲了敲門,然後就走了進去,田宇看見我,似乎很驚訝的樣子,他什麼都沒說,而我也很隨意的找了一個凳子做了下去。

「你好,我叫殷娜,陰師事務所的占卜師,我這次來,只是想了解一些事情,一些,關於夏!小!優!的事。」我說著夏小優這三個字的時候,還特意的加重了語氣。

田宇則是一聽到我的名字,瞬間眼前發亮,然後微笑著看著我,就差恨不得過來****了。

我看著這樣的男人,雖然內心還是很噁心的,但是,我既然已經答應過夏小優,我會幫她,即便她自己不想知道的真相,我也必須弄清楚。

「啪!」的一聲,一記想響亮的耳光。落在了田宇的臉上。

「請注意端正你的態度,我是來問清楚一些事的,不是你的熟人,而且,我跟你也不熟。」

或許是那一巴掌打醒了他把,只見他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然後說了一聲:「抱歉。」老老實實的坐在那裡。

這個樣子的男人,恩,我還是比較滿意現在的樣子。

我拿出手機,按下了錄音鍵,然後在田宇的眼前晃了晃:「這只是作為一個備份,如果哪天警察局調查出來的結果,和你說的不符,我可以隨時去告你。」

然後,田宇點了點頭,我們的談話就開始了,我發誓,這可能是我這輩子唯一一次正經的和犯人談話了。

「田宇先生,我作為夏小優的委託人,現在只想問你一個問題,夏小優到底是怎麼死的,原因是什麼。」

田宇則是聽了我的話,思考了幾秒鐘,然後嘆了一口氣,說到:「小優,是自殺的。」

「原因……可能是因為,她被幾個人強迫的時候,我沒能站住來保護好她,我承認這都是我的錯,但是,我發誓,我沒有想過傷害小優,我是真的愛她!」田宇說著說著,情緒竟然激動了起來。

我皺著眉頭,然後舉起手機,示意他我還在錄音,然後我淡淡的說了一句:「請直接挑重點說。」

但是,也就是這麼幾秒鐘的功夫,田宇好像就跟變了一個人一樣,突然間哈哈大笑了起來,然後長大了嘴像我走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萌女捉鬼之占卜陰陽瞳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萌女捉鬼之占卜陰陽瞳 萌女捉鬼之占卜陰陽瞳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62章 錄音談話

3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