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大副的堅持

第四十九章 大副的堅持

如果你消失了,突然又再次的出現在別人的生活中,那恭喜你,一定對別人的生活造成了困擾。

對此,你不必擔心,不必著急,不必驚慌。

因為你需要先知道你要出現的是誰的生活中,別人是什麼態度才行。

比如:張柳和陸明的態度,就對此刻的姜柯昊和蘇柔很重要。

天的變化越來越厲害了起來,那些陰雲只是半天的時間,就變得更沉悶了一些。

莫老之前所說,下雨的範圍只是姜柯昊他們那邊,針葉林的這一邊並沒有下雨。

就這麼幾百米的距離,這邊就沒有下雨,那邊就下了好幾個小時沒停。

對於島上的天氣,姜柯昊已經無力吐槽了。

見到陸明和張柳的時候,他們倆都挺意外的,沒人能想象的到姜柯昊還活著。

大家互相的問候了之後,姜柯昊依舊是坐在了主位上,陸明和張柳沒有任何的反對,反倒是目光之中充滿了期待。

「你們去哪兒了?」

張柳是急性子,率先的問道,姜柯昊笑了笑:「這應該是你們所有人心裡的共同的疑問吧。」

大家都笑了笑。

姜柯昊沒有隱瞞的想法,把自己和蘇柔這些天的經歷再次的跟他們講說了一遍,那一次次的兇險,就像是在他們的眼前從新上演了一遍。

再次看向姜柯昊的時候,大家的眼神都有了變化。

其中的敬佩,遠比姜柯昊離開之前要多上許多,姜柯昊離開之後,這裡的生活壓力就全都落在了陸明和張柳的肩膀上。

每天需要為了找到食物,去鑽到叢林去探險的日子,他們倆不敢嘗試,哪怕是姜柯昊交給過他們,但是一想到姜柯昊就是因為這樣,才消失不見的,兩個人就沒有了這種心思。

後來乾脆的就在海灘上面,和那邊恢復了聯繫,肉乾大家一起吃,食物大家一起共享,只是在這裡安居的習慣了之後,他們竟然不想回到那邊了。

可能也因為姜柯昊在這裡殺過人,就算是他們消失不見了,那邊的海岸上卻依舊沒人願意過來居住。

「大副是什麼時候回來的?他現在是什麼情況?」姜柯昊把自己的事情講完后,又和幾個簡單的聊了一下。

陸明是大副的三副,大副回來之後,他再次的回到大副的手下,聽從自己的誓言,遵守自己曾經發過的誓。

所以大副對於他是十分的信任。

「他們是被海風吹回來的,說來可笑,他們在海上漂浮了十幾天,最後吃的沒了,喝的沒了,人的力氣也沒了,可就是沒有找到自己的方位,他們一直以為自己跑出去了老遠,可等到一夜風吹過,他們就這麼全都回來了。」

「沒遇到風暴?」

「沒有。」

「沒有人員傷亡?」

「沒有。」

姜柯昊實在是不理解這片大海的脾氣,這就像是把一群寵物丟到了圍欄裡面去玩,等到沒吃沒喝了,寵物自然的被人送到了寵物圈裡面。

「他們現在在做什麼?」

「更大的船,更多的人想要去嘗試,只是吃的和喝的,他們找不到更多,人們的心思也沒有放在尋找吃的上面,大家都認為,跟著大副既然出去能夠回來,那肯定這一次還會十分的安全,現在他們沒有一個想要留下的人,都在全力以赴的造船呢。」

張柳和陸明的話語之中,顯然對大副的做法充滿了懷疑,離開這個島嶼,靠著那用木頭搭建起來的船隻就想要做到,簡直就是異想天開。

「他們想要放火燒島,後來好像是害怕到時候驚動裡面的野獸跑出來傷了人,才放棄了那樣的想法。」

陸明突然說道:「也就是從那天開始,這天氣就一天比一天陰沉了起來。」

聽他的意思,似乎是將這兩件事情聯繫了起來。

但小島怎麼會因為人的作為,而改變天氣呢?

這聽起來有點扯淡了。

「既然這樣,就讓他們先停下來,停幾天的時間,我們這次回來就是想把大家帶到一個安穩的地方,這天氣馬上要下雨了,你們沒有經歷過那種恐怖的天氣,一旦狂風暴雨,那連人都看不到,我在海上遇到的風暴,都沒有那麼恐怖。」

姜柯昊把那天的暴雨形容了一番,陸明和張柳是在海上謀生活的,當然明白姜柯昊說的是有多麼的嚴重。

「要是這樣的話,咱們還是早做準備的好,我去勸勸他們,看看大副能不能聽,只是你不知道最近大副他們那群人就像是要瘋了似的,全都想著回到以前生活的地方。」

這種人是不能阻止的,姜柯昊知道陸明會被拒絕但是卻沒有阻止他過去,事情會發展到什麼地步,沒人知道結果。

但是這種救人的姿態,他們必要擺出來。

「我跟你去吧,這個島上有很多奇怪的地方,大副或許應該知道一點。」

姜柯昊打算把沉船的事情告訴他們,沉船下面的那麼多的沉船,足以證明這座島嶼的不同尋常,大副就打算用這種普通的木船離開這裡,姜柯昊真的不看好。

而且這次的天氣包裹的範圍如此的廣泛,不及時的躲避,一旦暴雨來襲,他們只能被衝進大海裡面餵魚吃。

之前的過節已經相逢一笑了,姜柯昊不是度量小的人,本著大家都是瓷器人的原則,姜柯昊也希望自己能夠把大副勸說動。

「好,那你們去吧,我們三個女人好好的說說話。」姜柯昊隨著陸明站起來朝對面走去,莫文兒看到了姜柯昊的腿:「爸,姜大哥的走路姿勢是不是有點問題啊,我怎麼覺得他的腿有點瘸啊。」

莫文兒一說,他們幾個的目光都看向了姜柯昊,之前遇到貓的那段經歷,姜柯昊只是簡單的帶了過去,並沒有把事情跟她們說清楚。

現在說起來了,蘇柔的臉色不禁的有些黯然了下來。

「他受傷了。」

蘇柔說著將事情的經過仔細的跟大家講了一遍,聽到山貓復仇的時候,莫老的不禁的想到了些什麼,而那巨大的山貓王,讓他肯定了自己的想法。

看來回來要好好的跟姜柯昊交流一下了。

姜柯昊和陸明兩個人很快就到了大副他們這邊,姜柯昊摸了摸自己的鬍子:「你看我這形象。」

陸明卻一點也不在意的說道:「大副他們前幾天回來的時候,都是這樣子的。」

姜柯昊反應了過來,是啊,他們當初是純粹的消耗完了物資,然後才漂回來的。

看來自己不必太過在意形象了。

天都已經暗淡下來了,但是這裡依舊是點著火把,正在奮力的造船,有人正在處理繩子,有人在砍木頭,還有人在做飯。

他們忙的不亦樂乎,根本沒人注意到姜柯昊的到來。

在這樣絕望的環境之中,人們一旦找到了生活的目標,那是極其容易爆發出絕大的力量的,就算是之前懶散習慣的人,在這時候,也都紛紛的動了起來。

大副就站在船前,指揮著人們做這些那些,他現在的威望在這些人的眼裡,是獨一無二的,在海上用那艘簡易的木船飄蕩了那麼多天,他在眾人的心裡,已經成為了精神領袖。

「大家加把力,今天的目標很快就能完成了,只要後天咱們能把船的加固工作做完了,一個星期之後,船就可以下海了,到時候就是我們回家的日子。」

大副的話,讓周圍的這些人的幹勁兒更足了,紛紛大喊著回應著他。

「大副。」陸明喊他一聲,大副看了過來,見到姜柯昊之後,他楞了一下:「這是我們回來的時候,掉下船的人嗎?」

姜柯昊的樣子,確實容易讓他誤會,他尷尬的走到大副的身前伸出手說道:「沒想到你回來了,我這幾天也有點奇遇,咱們好好的交流交流?」

奇遇,這是現在最能深入大副內心的辭彙,他能從海上安然的回來,本身級已經是極大的奇遇了。

他迫不及待的想要知道更多的信息,在大副的內心之中,他已經對回到正常地區絕望了,一個多月過去了,大概家裡已經認為他們死了吧。

從回來之後,大副的心情就改變了,他給自己找了一個新的活下去的目標,那就是要探索整個島嶼。

當然在那之前,他要先做人生最後的一次嘗試。

他們到了椰子樹下,從這裡看去,這片島嶼的樹木已經被他們快要砍完了,人類在有了資源之後,會迅速將其轉化為生產力。

本來是沒有斧子的,但是大副看到莫老的那把斧子之後,立刻就學著樣子,讓人們弄出來許多的石斧。

草地也被燒的砍的差不多了,放眼看去,一大片的空檔區域,讓人覺得十分的舒服,姜柯昊除了看海你,已經很久沒有見到這樣空曠的地方了。

心裡莫名的覺得開闊了許多。

「讓我們好好的談談吧,從哪裡開始呢?要不我先來說?」

大副似乎要將心裡話說出來,陸明他們都不知道大副他們這次的具體經歷呢。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和美女荒島求生的日子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我和美女荒島求生的日子 我和美女荒島求生的日子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四十九章 大副的堅持

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