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波濤依舊

第五十章 波濤依舊

吆喝聲,是人類傳承過程之中的重要文化,一聲吆喝代表著這個隊伍的團隊凝聚力,還有執行力。

外面的吆喝聲,讓姜柯昊明白的知道,大副不是在白日做夢。

那龐大的船身,哪怕是在黑夜之中,都十分的顯眼。

叮叮噹噹的聲音,大聲叫喊拉扯的喲呵聲,那一個個的炙熱的心,哪怕此時天已經慢慢的黑了下來,卻依舊無法阻止人們的熱情。

陰天的情況下,天黑的早是很正常的事情。

他們三個坐下之後,大副講說起了他們海上的經歷。

原來出海之後,大副並沒有如同他們所說的那樣平靜如初,也遇到過幾次小波瀾,但都沒有對他們造成什麼危險。

大副一臉神秘的對我說道:「你猜,我在海里見到了什麼?」

姜柯昊沒猜測,倒是陸明開口了。

「海里能看到什麼,水還是魚?或者是其它的海產品,難道還能出來妖怪不成?」

姜柯昊心想,這是陸明沒有見到過,如果他真的見到了,就絕對不會說出這樣的話來了。

「海裡面真的有妖怪。」姜柯昊說道。

大副很是震驚的看著姜柯昊,用手指著他問道:「你,你怎麼知道?」

姜柯昊示意他繼續說下去,大副有些欲言又止,姜柯昊知道得先滿足他的好奇心才行,就對他說道:「是不是特別巨大的魚?」

大副的臉色更加精彩了起來,他沒想到姜柯昊並不是只是說說而已,而是真的知道這裡面的事情。

「很早之前我就見到了,但是為了不讓人們恐慌,我沒有說出來,這樣吧,你在海上的見聞就先不要講了,估計等我說完我的經歷,你就會覺得更加的精彩了,而你的那些奇聞異事,也就算不上奇聞異事了。」

姜柯昊把自己的頭髮撩到了後面,露出他那囧囧有神的眼睛。

大副點了點頭:「你說。」

姜柯昊把跟陸明他們去到的那個春天一般的山谷,告訴了他,還把看到的巨大青蛙,以及巨蟒的事情告訴了他,陸明在一邊不停的補充著。

大副沒有想到只是單純的隔著一座山,就有這麼多的故事。

「繼續,你繼續說,他們說你們丟了,那你們去了什麼地方。」他心情急切,姜柯昊沒有任何的猶豫,把自己和蘇柔去找尋食物的時候,下入到了山下的樹林裡面,怎麼遇到的大雨,怎麼走出去的,又怎麼在雨林之中迷失,掉進了瀑布之中,一一的講說了一遍。

後來說道山洞的時候,姜柯昊停了下來:「我這次來,就是想讓你們暫時的先躲避一下暴雨,你作為一個大副,應該十分清楚那樣的暴雨,會帶來什麼樣的後果,就算是你們日後要離開這裡,那能不能先躲避幾天,等到天氣穩定下來,然後在做打算?」

姜柯昊直接說道了重點,大副對於姜柯昊經歷的這些事情,早就有些振聾發聵了,這麼一個島上,竟然有著多種的天氣變化,多樣的季節氣候,甚至還有著各種各樣的生物。

一條可以讓人在其中漂浮半個多小時的巨大峽谷,這,這是一個什麼樣的島嶼。

看到大副的神色有些動搖,姜柯昊再次的勸說道:「你們就算是造好了船隻,你們現在每天的勞動力度這麼大,有足夠的食物嗎?我可沒有本事在去打一頭熊送給你們了。」

上次他們的食物就是姜柯昊送的,那一頭熊,不到一千多斤的肉,才可以維持他們在海上的生活。

一旦是在海上沒有了這些保障,他們怎麼活下去?

這次帶的人,遠比上一次要多的多,吃的和水要帶上的更多,這船建造的時候,姜柯昊觀察了一下,似乎沒有考慮著物資儲存的區域。

這完全就是一個送命的船。

大副陷入了沉思之中,姜柯昊的這些話像是一個個的針,扎在了他的心坎上面。

他慢慢的把手放到了自己的耳下,陸明知道這是大副要思考的方式。

姜柯昊繼續說道:「在後面還有很多的奇奇怪怪的事情發生,比如我們遇到了鹿群,又差一點被老虎逮住,後來又看到了一大片大的出奇的濕地,還有非常恐怖的復仇者。」

「復仇者?你們在島上看到人了?」大副問道。

「不是,而是我之前給你們的貓肉的夥伴,它帶著一隻足足有阿拉斯加大小的貓王過來找我報仇,你看我的腿,還有胸口。」姜柯昊露出了自己的胸口,還有腿上的那一大塊深坑。

「剛才沒有發現,我走路有點瘸腿嗎?」姜柯昊笑著說著這些事情,就像是發生的事情不是在他的身上似的,大副和陸明全都盯著他不說話了。

「你這個疤痕是貓咬傷的?」大副愣了一會兒問道。

姜柯昊嗯了一聲:「那怎麼看著不像是啊,我倒是覺得,覺得……」

「燒傷。」陸明說道。

「對,就是燒傷。」

沒想到他們還真的能看出來,姜柯昊不在隱瞞,就把自己怎麼鑽木取火,怎麼用火棍將自己的傷口消炎,當然了,用石頭刮掉爛肉那一段也沒有忘記講。

大副和陸明兩個人的嘴巴微微的張開著,一臉驚呆的樣子看著姜柯昊。

「我年級雖然比你大,但是聽你這麼一說,我怎麼覺得自己白活了似的,姜兄弟,是條漢子。」大副這人其實本性並不壞,他之前會有那樣的想法,完全就是因為沒想明白。

「既然你經歷了這麼多,經驗那肯定是要比我們多,我相信你的話,明天我就把事情告訴他們,我們先暫停一段時間,等暴風雨過後,在進行嘗試吧。」大副答應了姜柯昊。

能答應下來,這就已經是一種極大的進步了。

姜柯昊沖他點了點頭,他稍微的遲疑了一下,想著沉船的事情,應該不應該告訴大副。他這幅樣子被大副看在眼裡,知道他肯定有事情要說。

大副也沒有不好意思,直接問道:「姜兄弟是不是有什麼話不好說?隨便開口,我可不是那種聽不見話的人。」

他心思極其的靈敏,不然也不會有開始到島上的時候的那種舉動,他那時候的想法確實很偏激,所以才會做出那樣的事情來。

「確實有一件事情,但是我想,如果我告訴你了,你肯定就不會在繼續造船準備出海了。」姜柯昊委婉的說道。

這話讓大副不禁的愣住了:「你,你什麼意思。」

他一把抓住姜柯昊的衣服,兩隻手死死的抓著姜柯昊,想要讓他跟自己說個清楚。

就憑他的身手,剛才姜柯昊想要躲避,早就躲開了,但是為了不讓他難堪,姜柯昊放棄了這樣的想法。

「你確定要聽嗎?」

姜柯昊說出來的時候,其實就有想到過後果,打擊一個人,無異於將他心裏面的最後的希望破滅掉。

現在好了,這個事情就擺在了眼前,就看大副自己怎麼選擇了。

他沉默了一會兒,看著姜柯昊搖了搖頭:「對不起,是我衝動了,不過這件事情,我不想聽,我更想用自己的實際行動去探索,我不相信這裡是真的逃不出去的地方,這個地方,我早就已經呆的夠夠的了,我有老婆孩子……」

他絮絮叨叨的一大堆話,說了很久,最後他抱著腦袋,然後彎下了腰,姜柯昊聽到了抽泣的聲音。

大副哭了,他很絕望的哭了:「對不起。」

姜柯昊說道,大副不停的搖著頭:「沒有對不起,是我,是我太貪心了,那天出門的時候,老婆就不想讓我出來,是我自己強行跟船長申請的這次出海,我想要給她帶著最好的禮物回去,卻沒有想到帶給她的卻是一個噩耗。」

他的淚水流淌了下來,人都說男兒有淚不輕彈,那只是未到傷心處。

大副的淚水劃過臉龐,他默然的看著姜柯昊:「我明天先帶人去你說的山洞,然後咱們再說以後的事情吧,如果真的有危險,那我就自己出海,這些人我不會害他們的。」

這是大副能夠做到的最大的讓步。

姜柯昊只是微微一笑:「嗯,能活下來就是好的,上天沒讓我們葬身大海之中,已經是恩賜了。」

姜柯昊對於自然的敬畏,是越來越嚴重了。

他總覺得冥冥之中,大自然在窺探著他,你越是對大自然敬畏,就能獲得更多的好運。

大副把姜柯昊和陸明送走之後,一個人圍繞著木船轉了起來。

天色很晚了,大家都開始休息了,他喃喃自語的看著天上的星星:「老婆,女兒,我想你們啊,我想你們啊。」

他說著,淚水忍不住的流淌了下來。

滴滴淚水掉落在地上,他的肩膀不住的顫抖著,咬著牙憋著口氣,他不敢哭出來,他是這些人的頭兒,一旦他的精神都崩潰了,那這些人還有什麼活下去的信念呢?

淚水是人類最沒用的東西,卻又是最能只管表達人感情的東西,上天創造人的時候,為什麼要給人類這麼複雜的東西呢?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和美女荒島求生的日子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我和美女荒島求生的日子 我和美女荒島求生的日子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五十章 波濤依舊

4.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