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食物的誘惑

第十四章 食物的誘惑

天大亮的時候,姜柯昊才醒了過來。

他長嘆了口氣,摸了摸自己的肩膀,沒想到就被貓輕輕的抓了一下,差一點自己的胳膊就保不住了。

在這種樹木叢生的森林地方,人的防禦機制,簡直就是脆弱不堪,只是簡單的蟲子,如果不用這種狠辣到自殘的方式,根本就沒有辦法處理掉。

莫老見姜柯昊醒了過來,輕輕的在他的後背上拍打了一下,然後遞給他一個椰子:「喝點水吧。」

姜柯昊確實口渴的厲害,出了那麼一身汗,身體早就缺水了。

這個海島非常的奇怪,到了晚上的時候,就和到了秋天似的,到了白天,又和到了夏天似的,如此來回的折騰,身體柔弱一點的人,都能得了感冒。

椰子汁喝進了肚子裡面,姜柯昊才舒服了許多,他從地上翻身坐了起來,看到遠處蘇柔和莫文兒,兩個人正在海邊撿貝殼。

他伸了伸胳膊,雖然有些疼痛不適,但是卻有了感覺,輕輕的在傷口上面按了一下,疼,然後姜柯昊笑了。

疼就說明沒事兒了。

「接下來你有什麼打算沒有?」莫老突然問道。

他的眼神之中帶著幾分的期許:「咱們積累再多的食物,如果不能離開這裡,終歸有一天會面對一大堆的問題,年輕人,我們可都等你來領導我們呢。」

莫老到底是過來人,先把領導權利交給姜柯昊,這樣可以直接減少許多不必要的麻煩。

其實他擔心多餘了,姜柯昊可不是他想像的那樣的人。

對於莫老說的話,姜柯昊只是微微一笑,他站起身然後說道:「先把吃的解決再說吧,眼前這點食物,根本就堅持不了幾天,可不是每天都能有這麼多的食物。」

說著他朝著沙灘走去,蘇柔和莫文兒看到姜柯昊走了過來,全都開心的跑了過來。

這個男人現在就是她們的主心骨,她們根本沒有發現,這種情緒一點點的滲透到了她們的內心之中。

三個人在沙灘上尋找著東西。

莫老腿腳不方便,但是卻也沒有休息,而是拄著木棍,一直在周圍的草叢裡面,找來找去的。

他是一個老醫生了,草木類的東西他了解的很深。

大家一起為了能夠更好的活下去,做著準備。

姜柯昊他們收集了眾多的海鮮貝殼,在小島上面這些資源還是比較充足的,這一早上大家都在海岸邊上轉悠,為的就是期盼著能有救援隊的到來,只可惜白等了一場,那一望無際的大海裡面,什麼都沒有出現。

到了中午的時候,大家吃喝完畢,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姜柯昊的身上。

不言而喻的露出一種,我們現在該怎麼辦的表情,姜柯昊被他們看得有無奈了。

最後說道:「要不然我去山上看看,或許能有什麼特殊的發現也說不定。」

上山,能夠獲得更好的視野,但是也會有更大的危機,只是大家現在的心都無法安定下來,他只能這樣穩定人心了。

莫老本不同意的,後來也只能贊同了姜柯昊的想法。

在這荒島上面,如此沒有希望的繼續下去,人們的精神早晚會崩潰的,或者乾脆的給人們來一個痛快,告訴大家,沒有希望了,若是這樣他們的生活或許能夠更加的安穩。

姜柯昊決定之後,蘇柔想跟他一起去,只是危險如影隨形,這種時候姜柯昊是肯定不會同意她去的。

讓她們繼續在這裡安心的搜尋食物之後,姜柯昊獨自一人的上了山,從昨天山貓鑽出來的那片樹林進山,是十分容易的事情。

有貓經過的地方,就會少蛇,因為貓吃蛇,蛇也吃貓,一旦真的他們遇到了,就會有一番爭鬥,這也算是大自然給人們的一個規律吧。

姜柯昊順著那被貓踩出來的小路,一路向上爬去,這裡十分的陡峭。

人不太容易上去,但是這樣的地形也不錯,草長得並不是特別的茂盛。

人可以輕易的看到腳下,這裡的樹木是一些針葉樹木,竟然又松樹和柏樹,就在不遠處的山上,姜柯昊對這裡是越發的好奇了起來。

這地方,什麼都有可能會遇到,真的是奇怪的很。

有松樹和柏樹的地方,絕對不會是熱帶地區,可這裡就長出來了,還是極大的一片,從姜柯昊這裡看去,那邊的山都是松柏。

眼前的這個小小從峭壁,沒用了多長的時間,姜柯昊就怕了上來,當他感受到這裡的氣溫的時候,他才明白了,這裡為什麼會有山貓和松柏,這上面和下面,至少差了十來度,這裡竟然一直都是秋天的溫度。

一個島上,只是單純的差了……姜柯昊低頭看了看,估摸著也就十米左右的距離,嗯,就差了這麼點的距離,就差了十來度,這完完全全的就是另外的一個世界氣候了啊。

這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小島?

他不禁的心神有些恍惚,上到這裡,看向大海,姜柯昊沒有看到來救援的任何的東西的蹤跡,但是他卻發現了一個令人興奮的事情,在不遠的地方,有一個露著桅杆的船,看那船旗可能就是來的時候那艘船。

那船怎麼會沉在這裡呢?不是沉在深海區嗎?

他越發的搞不懂了,但有了這個船的蹤跡,就代表著將來能獲得更多的物資的可能性,船上有很多的東西,都是被密封著的,比如藥劑,比如酒品,當然還有刀具鐵器。

這些都是有著極大用處的東西。

已經過去了三天,都還沒有救援隊任何的蹤跡,姜柯昊的心裡其實已經不抱有太大的希望了,現在他們的那艘沉船都莫名其妙的來到了這裡,救援隊將更加的找不到受難者的蹤跡了。

這讓姜柯昊的心頭不禁的一陣寒涼。

他朝著這處峭壁的更高處爬了過去,翻過那裡可以更清晰的看到海平面。

姜柯昊怕上了那個峭壁之後,略微的休息了一下,他的腳下突然傳來了呼嚕呼嚕的聲音,像是有人在穿著濃重的粗氣。

他以為有人在自己的腳下呢,就低頭看了過去,結果卻看到了衣服讓他極其震驚的畫面,在姜柯昊的腳下,一群野豬,正在吃東西。

姜柯昊所在的位置,是峭壁的頂端,而那群野豬就在另外一側,雙方隔著也就幾米的距離,只是高度讓姜柯昊有了些許的安全感。

野豬是一種極其危險的動物,更何況此時姜柯昊腳下的野豬,正在啃食人肉。

沒錯,在姜柯昊的腳下,五六頭野豬,正對著兩具屍體,有用獠牙翻來翻去的,也有張大著嘴巴啃食的。

人的屍體好像是一頓快餐一樣,一個巨大的野豬,用它的獠牙將人皮刺破,然後用力的一挑,將人的血肉展露在野豬們的面前。

其它的野豬,立刻蜂擁而上,將破開了口子的血肉,全都吞噬到肚子裡面,腥臭味隨著那巨大野豬的動作從下面漂到了姜柯昊的口鼻里,非常的噁心。

那兩具屍體一男一女,男的肚子已經被挑開了,露出一節節的腸子,青青綠綠的上面還趴著蒼蠅已經死了多時了,他好像沒有那具女屍比較吸引野豬,幾頭野豬的腿全都踩在他的腦袋上面,那張臉早就無法看個清楚了。

而那女人就比較幸運了,雖然胸前的肉坨,已經被野豬啃食掉了,但她的臉依舊清楚的可以看到那俊美的面容,姜柯昊剛想要記下她的長相,一隻野豬一口親吻在了她的嘴唇上,隨後用力的拉扯,那女人的嘴唇就像是帶彈力的涼皮一樣,被撕扯了下來。

然後那野豬,吭哧吭哧幾口就將那嘴唇吞咽了下去,緊接著那野豬又咬向了她的鼻子……

姜柯昊沒有在繼續看下去,這種場景,就算是他已經見識的多了血腥畫面,可依舊有些無法忍受,下面傳來了野豬們咀嚼時候,發出的咔哧咔哧的聲音,那應該是在嚼骨頭。

猛獸凶獸吃人都說看到之後,人會接受不了,姜柯昊現在看到的是野豬吃人,這種場景他同樣的是無法接受。

這些野豬不能惹,就憑著他手裡的信號槍,想要對付這些野豬根本就是在開玩笑,沒聽說過一句俗語嗎:「一豬二熊三老虎。」

說的就是在叢林裡面遇到之後,最危險的三種動物,這一豬說的就是野豬,可想而知,狗熊都排在它們的後面,這些東西是有多麼的厲害。

此時給姜柯昊一把雙管獵槍,他都得找到一個好位置,才能單挑一頭野豬,更不要說下面五六頭的野豬了。

他有心躲開,但是他剛一動彈,腳底下的石頭,突然的滑落了下去。

在這空曠的峭壁上,傳來了噠噠噠的響聲。

很輕微,但那些原本正在進食的野豬,卻在這一刻全都抬起了頭,一個個的露出它們還流著人血的大嘴,以及獠牙。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和美女荒島求生的日子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我和美女荒島求生的日子 我和美女荒島求生的日子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十四章 食物的誘惑

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