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忽略的致命

第十三章 忽略的致命

同甘共苦,還是大難臨頭各自飛,這貓給姜柯昊,好好的上了一課。

當那隻貓抓在姜柯昊肩膀上的時候,他都以為這是錯覺。

那隻貓沖著姜柯昊的面門就抓了過來,速度非常的快,姜柯昊揮舞出去的消防斧砍了個空,那貓的爪子差一點就住在了他的眼上。

還好多年的反應,讓他將這一擊躲了過去。

可還是狠狠的挨了一下子。

肩膀上傳來的疼並不要緊,姜柯昊回身面對著那山貓,再次的砍出一斧子,可惜還是砍空了,貓這種靈活的動物,一旦進入到戰鬥狀態,不是同樣的反應和速度,根本就無法捕捉到它們。

但是經過這麼兩下的交流,那貓也知道了姜柯昊的厲害,快速的脫離戰場,到了林子裡面,姜柯昊追到林子邊上,便不再進去。

夜晚的樹林太危險了,摸了一把肩膀上受的傷,姜柯昊對著消失在樹林里的山貓吐了一口。

「呸。」

然後磚身朝著依舊發出慘叫的山貓走去,不過這時候的慘叫聲音已經小了很多。

蘇柔走到了姜柯昊的面前,問他發生了什麼,莫老和莫文兒盯著陷阱裡面的山貓,莫文兒看了兩眼,突然說道:「太可憐了。」

姜柯昊知道她善良。

「來了兩隻山貓,晚上中計了,咱們可有的吃了。」他走到了陷阱旁邊,然後伸出斧頭對著下面被扎穿了腸子的山貓腦袋就砸了下去。

那山貓被木刺穿透了身體,根本無法躲避,砰的一聲悶響之後,那山貓就只剩下抽搐了。

莫文兒輕輕的啊了一聲,蘇柔的臉色也不太好看。

「等你們餓了的時候,就不會這麼想了。」蘇柔有些贊同姜柯昊的觀點,當初餓了兩三頓的她們倆,吃餅乾的時候,差一點把舌頭都吞下去。

莫老到底是老人,他讓姜柯昊把肉拿去清洗一下,讓兩個女孩繼續回去睡覺。

姜柯昊拿著山貓就去了海邊,貓肉其實遠比一般的動物的肉,要多一些的,貓骨頭輕,肌肉群豐富,就是吃的時候會有一股特殊的味道。

所以姜柯昊清洗的時候,特意的回來將白天曬好的鹽,在上面塗抹了一層,然後又將肉丟到了椰子裡面,好幾個椰子都塞滿了,還是沒辦法全都腌好。

沒辦法只能放在火上直接烤了,在海島上,肉類如果不經過特殊的處理,很快就會吸引來眾多的蟲子,沾染了蟲子的肉,可是不能吃的。

姜柯昊做這些事情的時候,兩個女孩都眯縫著眼睛看著他,她們躺在地上,一個個的話也不說,也不睡覺,就這麼靜靜的看著他,莫老早就睡著了。

他看的好玩,問她們為什麼還不睡覺,結果她們竟然都願意理他。

姜柯昊越發的覺得好笑,從海邊洗了手回來,已經到了凌晨三點多了,四點天就要亮了,沒想到這在海島上的第三天就這麼快的來臨了。

她們依舊不困,看樣子剛才那隻貓的慘死給她們造成了很大的衝擊。

這全都是安定的社會帶來的一種負面後果啊,這要是一個人的慘死現場被她們看到了,這兩位還不當場就吐了?

她們不睡覺,姜柯昊就閉上了眼睛,他沒有睡著,而是在假寐,這種休息的方法,是當初在特殊環境下面培養出來的,據當時的教官說,科學研究好多的動物,就是靠假寐來保存體力的。

蘇柔看著姜柯昊那平靜的面龐,回想著剛才姜柯昊說的話,她的心情有些複雜,那隻貓就那麼被殺了,讓她一時間有些無法接受,可姜柯昊說的是對的,藥箱活下去,需要食物,貓不過是食物的一種。

自己如此的表現會不會對姜柯昊造成影響呢?

她心裡很複雜,但就在這時,她看到姜柯昊的肩膀上,出現了一片紅色。

而且越來越大,她想問問莫文兒看到沒有,莫文兒卻睡著了。

她站起身,走到了姜柯昊的身邊,那股味道她非常的熟悉,當初王明死的時候,那味道就在她的身邊。

是血。

她輕輕的推了推姜柯昊,姜柯昊早就發現了她,只是不知道蘇柔想要做什麼。

「怎麼了?」姜柯昊問道。

蘇柔指著他的肩膀說:「流血了。」

姜柯昊看了看自己的肩膀,確實是流血了,都這麼一大片了,那如同鐵鏽的味道是那麼熟悉。

「沒事兒就是被貓抓了一下。」姜柯昊將衣服解開,露出了裡面的傷口,剛才太高興了,竟然沒有察覺到這傷,而且十分的奇怪,自己現在看到了這傷口,竟然依舊沒有感覺到疼痛。

蘇柔一直盯著姜柯昊的傷口,那傷口足足有十公分的長短,一片紅白色的肉就那麼朝外翻著,一道極其細小的血痕,從裡面流淌著。

「被貓抓傷了,會得狂犬病的。」蘇柔一邊用手幫姜柯昊把衣服脫下來,一邊想要尋找東西幫他把傷口包紮,看了半天之後,她還是選擇了,姜柯昊穿著的衣服,自己穿的姜柯昊的外套,要是撕扯了,那裡面就全都曝光了。

那可不行的,她用力的將姜柯昊的衣服撕開,然後弄成了條狀,要幫姜柯昊包紮上。

姜柯昊皺著眉頭,沒有讓蘇柔幫自己包紮,而是拿著消防斧走到了火邊,火邊的石頭上有他弄出來的鹽巴。

他將斧頭伸進了火裡面,然後又將鹽巴拿起來:「幫我找個木棍,手指粗就行。」

他反覆的烘烤著斧頭,斧頭上面的寒光漸漸的被紅色的炙熱包圍了起來,蘇柔將木棍遞給了姜柯昊。

姜柯昊接過來木棍,然後咬在了自己的嘴上。

「你要幹什麼。」蘇柔有些不解的問道。

姜柯昊將手裡的鹽巴,灑在了傷口上,那種直達腦髓的疼痛刺激的姜柯昊有種想要發狂的感覺。

他想要喊叫,但他知道,不能喊出來,這口氣一旦鬆懈掉,就無法忍住了。

斧頭被姜柯昊從火堆中抽了出來,在眼前晃動了兩下之後,姜柯昊沒有任何猶豫的放到了自己的傷口上。

「呲呲呲……」一陣烤肉的香味從姜柯昊的胳膊上面傳來,蘇柔被嚇傻了,她從姜柯昊把鹽巴灑在肩膀上的時候就嚇傻了。

她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她知道情況絕對不容樂觀。

當姜柯昊把燒紅的斧頭,對著自己的傷口烙下去的那一刻,她嚇得直接尖叫了起來。

「啊!」

姜柯昊渾身的肌肉都在抽搐,疼,這種疼是一種達到人能忍耐上限的疼。

「三。」

他的臉上汗水不斷的低落,渾身上下都已經濕透了。

「二。」

姜柯昊只覺得眼前一會兒黑,一會兒亮,大腦一片空白,嘴裡面的木棍被他咬的透木三分。

「一。」

當數道一的時候,姜柯昊手裡的斧頭掉落在了地上,而他嘴裡的木棍也掉落了下來。

他躺在地上,無神的看著火堆,他沒有發出任何的慘叫聲,就這麼硬生生的挺了過來。

蘇柔那一聲慘叫,將睡夢中的莫文兒還有莫老再次的驚醒。

一晚上被吵醒兩次,又是這個時間,誰都無法在睡下去了。

「怎麼了。」他們倆都看向了姜柯昊,見他躺在地上,紛紛的詢問了起來。

蘇柔將姜柯昊從地上抱了起來,感覺到他渾身的汗漬,看著那已經變成了一片火燒疤的肩膀,蘇柔的腦袋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說。

好半天,她才反應了過來,莫老這時候也看到姜柯昊肩膀上的傷口。

他皺著眉頭,許久沒有開口,蘇柔把姜柯昊做的事情講說了一遍,莫老嘆了口氣:「幸虧他決斷的早啊,要不然這胳膊就廢掉了,就算是我眼下也只能這樣建議他,沒有更好的辦法了。」

莫老的眼神之中充滿了敬佩。

「他的胳膊裡面漲了寄生蟲,沒有疼痛說明那些蟲子將傷口麻痹了,流血說明那些寄生蟲在吃他的肉,要是真的等到明天,那他的胳膊就得從傷口截斷掉才行,不然啊,他的命都有可能會丟掉。」莫老的話,讓蘇柔和莫文兒再次的陷入到了沉默之中。

莫老翻看了幾下姜柯昊的傷口,姜柯昊疼的抽搐了兩下:「忍著點吧,我幫你看看清理的乾淨不。」

姜柯昊很想罵人,但他疼的開不了口。

莫老仔細的幫姜柯昊檢查了一會兒,讓莫文兒把他的包拿了過來,他從裡面取出一把極其小的刀子,然後一下子就拉開了姜柯昊的肉。

「淤血,這些得祛除掉才行。」還是莫老專業。

姜柯昊雖然疼的厲害,但也知道莫老的專業,等莫老幫他弄完之後,他強忍著疼痛說了一句:「謝謝。」

「謝我?年輕人,你別忘了,你弄來的山貓,可是我們大家的食物,你是為了我們才受傷的,應該我感謝你才對啊。」莫老說著就坐到了旁邊。

蘇柔想要幫姜柯昊包紮,莫老阻止了他。

「幫他驅趕蚊蟲就行了,今晚你們就不要睡了,還有記住了食物在這裡是非常重要的東西,你們早晚能夠體會,他的這份心思的。」

姜柯昊不知道為什麼,心裡對莫老竟有幾分的感動。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和美女荒島求生的日子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我和美女荒島求生的日子 我和美女荒島求生的日子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十三章 忽略的致命

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