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話閑

第8章 話閑

夏雲初看著猴兒狼吞虎咽地一口吃掉了肉乾,自己卻在旁邊將肉細細撕成肉條,放入口中慢慢咀嚼。

她捨不得將這肉乾一下子吃乾淨,只撕了一些來解饞,緊接著就都放入到了懷裡藏了起來。

這地方的肉乾做得並不怎麼好吃,也不知道是什麼原因,肉上帶著淡淡的腥味,口感也十分粗糙。這種肉本應是用重重的味道去蓋住上頭的騷味,但在這地方,也不知道是作料不夠,還是捨不得下料子,這塊肉乾的味道實在不夠,吃起來乾巴巴的,除了濃濃的肉騷味以外,真說不上多好吃。

可在一直缺乏肉食的嘴裡邊,嚼著也已經算是難得的美味了。

猴兒先前幫夏雲初拿了饅頭,這時候混合在一塊兒吃著,倒也吃出了難得的野味來。

兩個小子躲在一邊吃肉,引得周圍的人眼睛都紅了起來。不過先前那老兵的威懾仍在,也沒有人剛上前搶他們的肉乾吃,只能就眼巴巴地在外邊看著。

夏雲初自然不會將自己的肉再分給他們了。先前她將肉分給猴兒,是覺得猴兒同她一道找到了水,本來就應該得一點兒肉的,而周圍那些人沒做這些事,她也同那些人不熟悉,就不會再將自己的東西隨便分出去了。

她小心地將剩下的肉乾收起來了以後,便一邊撕扯著饅頭吃,一邊豎起耳朵聽周圍那些人講話的聲音。那些人都在細聲議論著那駝背的老兵,她一時就更是注意了起來。

從那些人的敘述當中,她才慢慢了解了那老兵的事情。

據說那老兵從年紀很小的時候開始,就已經因為戰亂而破了家。他無處可出,只能央求過路的軍隊將他收編進去。這些年來秦國一直戰亂不斷,倒是讓他年紀輕輕地就加入到了隊伍裡邊去,也立下過不少戰功。

當時他的身子很好,模樣也俊俏,就是後來在一場戰鬥裡邊被敵軍逮住,也不知道是受了什麼樣的酷刑,腰背被打折了,面上也傷成了如今這模樣。

這些秦軍先前是駐紮在村落附近的,在這后陣裡邊,還有以前曾經認識那老兵的村民在,說起那老兵來,也禁不住一陣唏噓。據說那時候,都已經有媒婆想要上門給這軍爺拉紅線了,可經了那次事情以後,這人臉也毀了,就再沒有人願意靠近他。這麼一路下來,也就到了現在這個年紀。

夏雲初在旁邊悄悄聽著,心中也不禁一陣唏噓。

她先前對那中年駝背老兵也沒什麼特別的感覺,可這時候得了對方的一點兒幫助,心中也有些記掛了起來。突然知道對方曾經有過這樣凄慘的際遇,不免生出了一絲同情來。雖然那樣的漢子,可能根本就不需要她的同情。

旁邊那些人的話題卻一直沒斷,從那駝背老兵身上開始,說了一回,又轉而開始說起秦軍陣中的其他將士來。

夏雲初穿越過來以後,雖然腦子裡邊昏昏沉沉地多了一些記憶,可那些記憶也說不得多清楚。再加上身體的原主好像也不是個關心其他事情的人,好些事情她仔細一回想,就發現連原主也從來不曾知道,讓她覺得十二分的不便利。

原主到底是怎麼就死了的,她也只有一個模糊的大概印象,想要避開既定的死亡,如今所知道的事情還遠遠不夠。

但她也不能表現得太過急切。

聽著那些零零星星的談話,她知道現在應當是秦國建安元年,距離原主死亡,還有將近三年時間。只要她能夠在這三年的時間裡邊想辦法將生活脫離原來的軌跡,應當就能夠避免死亡的下場了。

她正想著自己的心事,耳朵動了動,突然聽到旁邊閑話的人提起一個名字來。

——李順。

那個將她從死人堆裡邊挖出來的軍漢子。

夏雲初眼睛眨了眨,不自覺地就側起耳朵,認真地聽那些人之間的對話。

他們會提起這個名字,純是因為李順最近常常出入后陣大營。一個絲毫沒受傷的兵士常常出入后陣,便顯得打眼了起來,就是想要不注意到他,也是不可能的。

那些聊天說閑話的說了幾個猜測,越說越是離譜,聽得夏雲初慢慢皺起了眉頭。

她本不想要加入這種背後議論人的談話的,可聽見他們好像已經把李順猜成了個細作一樣,忍不住就細聲開口講了一句,「不是那樣的,那個小軍爺過來,是送傷兵過來的。」

正在講話的人俱是一滯,紛紛扭頭去看夏雲初。

她以前是個十分安靜溫順到有點兒害羞的小子,從來不會開口插話。要不是今日她找到了水源,說不準這地方的人都要忘記有這麼個小子的存在了。如今她突然講話了,反倒是將周圍的人都給嚇了一跳。

正在講話的那些人裡邊,有一個是白日的時候曾經幫夏雲初燒水的嬸子,這時候聽夏雲初突然冒出這麼句話來,就笑道,「哎喲,小夏子,你知道那軍爺的事情?」

那嬸子聽得猴兒日日在旁邊叫喊「小夏子」、「小夏子」的,也都知道夏雲初的名字了。這時候雖然兩人之間有些陌生,可談話卻是沒有問題。

夏雲初畢竟不像當初那個小丫頭一樣害羞怕生,她的疏離,不過是裝出來的,以免自己對這朝代的生疏流露了出來。這時候聽到對方發問,抿了抿嘴唇,這才點點頭,開口講,「我之前在營帳前邊遇到了那一位,他說他是送傷兵過來的。」

其他的話,她也不好再說太多。

那幾個站著說閑話的村人相互看了看,顯然並不十分相信夏雲初說的話。倒不是他們心中存著別的什麼心思,不過是因為他們心中對夏雲初有什麼懷疑,僅僅是因著心**湊熱鬧罷了。

以前在村子裡邊的時候,他們唯一的消遣就是在村頭村尾納涼的時候,說說東家長西家短的閑話。後來家破了,跟在這秦軍大陣之中,每日只能忙忙碌碌地做事,已經許久沒有這樣開懷地議論過閑話了。對他們而言,這麼說說閑話,便是全部的消遣方式。

這時候聽見夏雲初提起李順的事情來,好像還知道內情一般,一下子就都圍了過來,大大出乎夏雲初的意料之外,看得她一時呆住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醫錦還鄉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醫錦還鄉 醫錦還鄉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8章 話閑

6.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