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再次相逢

第9章 再次相逢

夏雲初翻來覆去地將已知的那些情報都擺在心中思量了一遍,卻終究沒辦法想出個所以然來。

在前世的時候,她就如同尋常的女孩子一樣,喜歡的都是些文藝清新的東西。偶爾看看玄幻小說,已經是非常了不起的事情了。對於軍法、戰爭一類的東西,她壓根兒就沒去接觸過。如今要她用這些東西來保命,她這才知道自己以前懂得的實在太少了。

在這戰場上邊,難道叫她如同那些穿越小說的女主角一樣,站在兩軍陣前高歌一曲,就感動得雙方紛紛扔下兵刃來么。

不要說她根本就不敢去做這樣的事情,要是她做了,恐怕會被兩邊的將士當成是個鬧事的,直接亂箭射殺在兩軍陣前。

其實,就哪怕她熟讀兵法,她也不知道自己現在能夠做得了什麼。

她的真實身份可是個丫頭,又是個在後陣裡邊負責挑水的雜役。要是在這後頭被發現了身份,倒是可以哈哈一笑就說過去了。可若是她混到軍營前邊去探頭縮腦,很可能就會被當成細作抓起來。到時候那些將士對待她可就不再那麼和善了。

自古軍隊都有著森嚴的等級,她這種打雜一樣的傢伙,如果隨便探問軍事機密,可是要掉腦袋的大罪。

只怪以前這身體的主人太過軟糯膽小,從來也沒去關心一下戰局。那小姑娘可能覺得那些事情同她沒有任何關係,只要能夠待在這軍陣裡邊,就能留下性命。殊不知這大軍一破,他們後頭的這些人一個都不可能逃掉。

夏雲初心中愈發焦急,夜裡的夢也跟著多了起來。

她一時夢到自己被拖到戰場前邊去,同那些比她高半個人的壯漢性命相搏,一時又夢到自己在後陣裡邊奔忙著照料渾身潰爛的兵士,最後也本感染上瘟疫,一命嗚呼。在那些夢裡邊,總歸沒有一個是好結局的,驚得她是渾身發軟。

只可惜,不管她再怎麼擔驚受怕,日子還是要照常地過下去。

周遭這些做事的人當中,好像就只有她心裡邊因戰事而蒙上一層陰影。其他那些做事的人,不論年紀大小,面上所呈現出來的,都是一種十分麻木的表情。好像不論外頭的戰況怎麼樣,都同他們完全沒有關係一樣。

看著那些人面上的神情,叫夏雲初心中升起了一陣絕望的感覺。

她同這些封建愚昧思想下出來的人終歸是不一樣的,她看得更遠、擔心得更多。然而這些擔心,她卻沒辦法找到一個分擔的人。這樣的感覺讓她覺得十分糟糕,甚至有些頹唐起來。

唯一能夠訴說這些的,可能就只有那個駝背的中年老兵了。然而,她卻也不能對那人說出這樣的話來。她的身份不過是一個小小的山村少年,怎麼可能有這樣的見識呢。

這樣心焦的日子一路持續著,唯一叫人欣慰的,是那湧出水源來的簡陋水井並沒有荒廢。他們如今食用的水,全都從那地方打撈上來,好歹是對瘟疫有了初步的預防。

這日,夏雲初正挑滿了水缸,放下手上扛著的水桶,準備在後頭稍微走走的時候,突然聽見後頭有人喚了她一聲。

剛開始的時候,她還以為是自己聽錯了。

因為對方喊的並不是她常常聽見的「小夏子」,而是她的全名「夏雲初」。在這軍陣當中,可沒有幾個人知道她名字的。

她本能地回頭看了看,這才發現在遠遠的地方,站著一個有些熟悉的身影。

是李順,身邊還扶著一個半昏迷的秦軍兵士。

夏雲初趕緊就回頭跑到了李順身邊,一見到那兵士,猛地就吃了一驚。

那兵士已經失去了意識,這時候可以說是只被李順拖著手臂扛在肩上走。那人渾身的傷口很多,已經成了一個血人。但最重的一個傷口,卻是在大腿內側靠近膝蓋的地方。傷口一直延伸到小腿下方,小腿裡邊的骨頭已經彎曲折斷,刺到了皮肉之外。

僅僅只看了一眼,夏雲初心中就是一緊,連帶著覺得自己的腿也跟著痛了起來。

李順卻好像已經習慣了這些大大小小的傷一樣,朝夏雲初笑了笑,講,「你現在沒別的事情了吧,能不能幫我把他扶到營帳去?」

就是有事在身,見到這樣的傷口以後,也要變得沒事了。

夏雲初點點頭,可再看到那兵士的傷口時,卻有些遲疑了。

她把話在心裡轉了轉,斟酌了一下,這才開口,「李……大哥。咱們就這麼將人扶到營帳去,恐怕……不太妥當吧。」

「嗯?」李順有些意外地看了夏雲初一眼。

夏雲初抬眼窺視了一下李順的臉色,見他並沒有要發怒的意思,這才又急急講道,「這位……軍爺的腿已經傷到了。如今這麼拖過去,恐怕還會碰到腿上的骨頭。倒不如是找幾根粗木做個簡易的架子,把他抬到營帳裡邊去。否則,他這腿恐怕要不大好。」

李順皺著眉頭想了想,覺得事情果然就如同夏雲初所講的那樣,當下一點頭,小心地將那昏迷的將士平放在地面上,講,「我到前頭去弄個擔子來,你幫我在這先照料著他。」

夏雲初點點頭,便見李順十分迅速地轉身離開了。

等李順離開,夏雲初這才終於有機會仔細看看那位兵士身上的傷口。

這麼一看,她就覺得面前有點兒眩暈了起來。唯一值得慶幸的,是她不論靈魂還是身體,都不是個暈血的。否則面前躺著個還在嘩啦啦冒血的傢伙,她只是這麼看一眼,就要直接倒在對方身上。

這人傷得十分嚴重,也不知道是受了多少刀傷劍傷,渾身上下都是口子,就如同一個被戳破了無數口子的皮囊一樣,正朝外滲出血來,很快就浸濕了地下的沙土。

夏雲初先是摸了摸對方的脖子,發現頸動脈的跳動還算強健,這才放心了一些。

脈相穩定,就說明這人一時半會還不會有生命危險。接下來,在李順回來以前的這段時間裡邊,她只要盡量給這人做一些應急的措施,應該就沒有關係了吧。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醫錦還鄉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醫錦還鄉 醫錦還鄉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9章 再次相逢

6.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