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決斷

第34章 決斷

受了傷,就要死。

夏雲初的腦子裡邊一直在回蕩著李順的這句話,以至於她在做別的事情的時候都是心不在焉的狀態,一連持續了好多天。

她自己其實也是知道的,在這個醫療極端低下的時空當中,只要是受了傷,意味著的很可能就是死亡。哪怕只是小小的一點兒傷口,對他們而言,也很可能會受到感染。人在體弱的時候,更是容易會出現各種各樣的狀況。

古代的時候還常常會因為感冒風寒而死人,更不要說是破傷風這種一定要依賴抗生素的毛病了。

若是能夠成為軍醫的話,說不定能救回不少人的性命。

可夏雲初卻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有那個能力。說到底,她也不是什麼醫學生,不過是有一點兒普通的現代醫學常識,又曾經見過家裡長輩在小診所裡頭治病罷了。她能夠治好一個趙三季,卻不代表她就能治好別的兵士。

況且,她如今這身體的年紀所說出來的話,當真會有人相信么?

即便是真就有人願意相信她,也叫她當上了軍醫,可她也知道曾經有一句話,叫「伴君如伴虎」。她雖不到伴君的地步,可既然是被那將軍注意上了,對方自然會對她有諸多要求。若是她能將將士救活過來,自然是好。

可若是,她不能……

夏雲初的腦子裡邊來來回迴轉動著的都是這些念頭,一時之間,也分辨不清自己的心思到底是怎麼樣的。

她並不抗拒去幫助那些在外頭奮戰的將士,可以想到要背負那樣沉重的責任,便突然就有些失去了勇氣。

只是,李順上次和她講完了這件事以後,就再沒怎麼在她面前出現過了。夏雲初有時候甚至都要忍不住懷疑,自己當初是不是聽錯了,其實李順根本就沒有要勸她的意思,更不是想要叫她去當軍醫的。

她仍舊每日抽空就往那營帳裡邊跑,日日都守在營帳當中,也沒多少心思去思考李順曾經同她說過的軍醫的事情了。

而在後陣裡邊,也沒有多少人敢再欺辱她,從她身上尋好處了。

在這軍陣當中待得久了,夏雲初才發現這地方原來也並不是她所想象的那樣簡單。在這樣的環境當中,雖然軍規嚴厲,可在這端正之下,卻也還是藏著許多旁人根本不可能注意得到的罪惡。

就好比先前林老二對她做的事情那樣,若是當初沒有那個駝背老兵來為她撐腰,她大概也就會成為了一個一直被欺負的對象,也不會有人多說一句什麼。

林老二受了軍棍和責打以後,很是老實了一番。可除了林老二以外,在這些樸實的村人當中,卻也還是有著一些拉幫結派的現象存在,甚至也會有同林老二一樣,仗著自己身強力壯,就搶奪口糧一類的事情。

夏雲初並不很常見到這樣的行為。畢竟她也是個常常在營帳那邊跑的。而且,那些人大概是覺得她同那些軍漢之間的關係不一般,所以在做這些事情的時候,總是會有意無意地避開她面前。

要不是猴兒也被搶了一次,她甚至可能還不會察覺出那后陣當中還有這樣的黑暗。

夏雲初在見到猴兒身上那傷痕的時候,十分衝動地想要去幫猴兒將東西給討回來。然而,她還沒能走出兩步,衣袖就已經被猴兒拖住了。

「不要不要。」猴兒拉著她的衣袖,用力搖了搖頭,又將自己的雙腳往後縮了縮,「反正已經要不回來了,就不要再去鬧事了。」

夏雲初有些愕然地回頭看著猴兒,有些不相信他竟然會如此的退讓。

然而,在猴兒的眼神當中,她慢慢地看出了一些端倪來。她回望著猴兒,但猴兒卻比她更堅定,看得她只要漸漸地放鬆了力氣。

她沒有辦法保護猴兒一輩子。猴兒同她不一樣,她是直接受那些當軍人保護的,而猴兒卻是要先通過她,接著才同那些軍漢之間產生關係。這中間隔阻了一層以後,猴兒便不再那樣安全了。

這種袒護,只護得了一時,卻護不住一輩子。在夏雲初離開了以後,猴兒所受到的報復,恐怕就要比現在還更厲害。

夏雲初自己能夠一直好好地在這后陣裡邊過日子,除了因為那駝背老兵確實可以在照料她以外,也同樣得益於她並不和猴兒一樣,在自己的事情忙完了以後,就不再留到這後頭。

她雖然只是自發性地在傷兵營帳裡邊幫忙,可旁人哪裡知道她是幫忙還是被喊過去做事的。日日見到她同那些軍漢混在一塊兒,便覺得她當真是在將士之間有關係的了。這麼一來,就是想要報復她的人,也要想一想後果。

想明白了這些以後,夏雲初便覺得很有些哭笑不得。

她自己從來沒有這樣的自覺,更沒有想過要借李順又或是趙三季的關係在這軍營當中混下去。可最後所達到的效果,確實是她託了這些人的福氣,才能夠在這軍陣當中平安順達地生活下來,不免是覺得有點兒好笑。

只是她一個人,實在沒辦法幫猴兒做什麼。

從這時候開始,她才從猴兒的口中知道,原來大傢伙兒都是這麼活著的。偶爾受點欺辱,也不過就是默默忍受下來。

那些人相當聰明,他們不會一直只盯著一個目標。在搶走了一頓吃食以後,會轉移到另外一個更弱小的目標身上去,讓他們最多只是餓一頓罷了,而不至於因為無法忍受而反抗,如此輪迴著。

夏雲初聽了以後,既是有些目瞪口呆,又在心中暗自感嘆,覺得這樣的事情簡直是她有些不能想象的。要在這樣的環境裡邊過日子,哪怕就是為了欺壓人,也都很不容易。

她以前生活的年代那樣太平,家庭環境也算優渥,還從來不曾接觸到這樣深刻的人性。此時突然見到,不免在有些無措的同時,又覺得有點兒感慨。

可能她還沒能完全接受自己如今的身份,又並不很願意去認同這背後的黑暗。但不管怎麼說,她到底是已經在這地方落戶了。若是想要繼續生存下去,想必只能被迫慢慢融入到這樣的生活當中去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醫錦還鄉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醫錦還鄉 醫錦還鄉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4章 決斷

25.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