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詢問

第33章 詢問

趙三季的傷眼看著是好了。

李順激動了一回,很快就將自己的感情收斂了回去。

三個人也不能在營帳外頭站太久,將趙三季送回到營帳裡邊去以後,李順便隨口打了個招呼,就要離開。

夏雲初猶豫了一下,最終還是跟了出去。

對方既然是幫她教訓了林老二,她總不能就一直裝作不知道。李順大概是覺得不叫旁人懷疑到夏雲初身上去,就不會給她招惹什麼麻煩,可其實這後邊的事情哪裡有這麼簡單。這麻煩都已經是背上了,夏雲初也不介意就多跟李順說幾句話。

李順見夏雲初跟在他後頭,頓時有些詫異。

「我就是出來同你說句話。」夏雲初擺擺手,止住了趙三季將要出口的疑問。

李順想了想,轉過身去,領著夏雲初走到了營帳後頭那陰影裡邊去。那是他們第二次相見的地方,那棵被夏雲初拔過不少葉子的矮樹還長在那個地方。因為夏雲初再沒有從它身上摘葉子,那矮樹如今也算是長得有些鬱鬱蔥蔥的意思。

夏雲初見到這地方,下意識地就朝陰影裡邊望了一眼。

李順頓時笑了笑,搖頭道,「放心,沒人。」

他好像還是第一次在夏雲初面前露出這樣的笑容來,看得夏雲初又一次有些發愣。

兩人都有些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李順好像是覺得夏雲初有話要同他講,所以才會跟在他後頭,因而便靜靜地站在一邊,好像是在等夏雲初開口一樣。

夏雲初其實也沒有什麼很重要的事情一定要同李順講,只是見到對方出門,不由自主地就跟了出去。現在沉默地站在一塊兒,反倒顯得有些尷尬了起來。

她想了想,覺得這樣實在是有些太過尷尬,便率先開口,講,「多謝。」

李順有些意外,看了夏雲初一眼,見她面上也沒什麼特別的神情,便更是稀奇了起來。他撓了撓頭,竟好像有些害羞的樣子,道,「你沒什麼是要道謝的,反倒是我要謝你。」

夏雲初便笑了,「是,你做的事情,同我都沒關係。」

李順想不到夏雲初竟然能夠明白這其中的含義,也跟著笑了笑。他這時候的笑容已經收了回去,再不像先前那樣情感外放了。

他這人看上去應當是個性子內斂的,從小就感受到不少苦難,所以就連自己的感情都變得內斂起來,根本不會將自己的感情完全探路出來,哪怕實在笑的時候,他也更習慣將嘴唇抿住,默默低下頭。

方才見到趙三季的腿傷治療好以後所露出的笑容,恐怕是平日相當難得一見的了吧。

「你……」李順猶豫了一下,見夏雲初沒什麼反應,便繼續開口,「你就沒想過去當軍醫?」

夏雲初從來沒有過這樣的想法,突然被李順如此一講,她自己也跟著有點兒愣住了,本能地就搖了搖頭。

她當真沒有想過要在這亂世當中做什麼中流砥柱。她本來就只不過是個平凡的小姑娘罷了,唯一的願望就是脫離戰場,好好地過自己的安穩日子。要叫她在這戰場上做什麼貢獻,可實在是有些太為難她了。

而且……

「就我現在這樣,說是去當軍醫,當真有人會信我么。」夏雲初笑盈盈地看著李順。

她年紀小,身量更是瘦弱。常年勞作的生活壓得她連背也有點兒彎,還是最近她自己注意著糾正過來,才沒在小小年紀就顯露出一副愁苦相來。

這到底不是她的地方,她終究是沒辦法習慣。若是做得太出格了,恐怕就會叫人將她當做成妖怪。她沒有能在這個地方做好一個軍醫的自信。連著她自己的性命,她都沒辦法好好掌握,又怎麼能夠去承擔旁人的命呢。

李順聽了夏雲初的話,也跟著稍微沉默了一下,才慢慢搖頭開口,「將軍不是那樣的人,只要你有真本事。」

「將軍吶……」

夏雲初還是第一次聽見有人正面評價大秦這位領軍大將。

以前她所聽到的,都不過是在別人的閑聊當中。沒有人會當真就拿那個將軍來當成是話題,只不過是偶爾提到,也是說上兩句就趕緊將話題扭到另外一邊去,好像生怕自己會說出什麼招惹麻煩的話來。

現在猛地聽見李順提起那個將軍來,夏雲初也跟著變得有些好奇,忍不住追問了一句,「李大哥同將軍……見過么?」

她本來是想問李順同那將軍是不是很熟悉的,可轉念一想,便又覺得李順這樣的一個小兵,就是能遠遠見到將軍一次就已經十分了不起了,哪裡還能同將軍有多熟悉。

李順卻搖了搖頭,「只是聽說。」

便又再沒別的話可以講了。

夏雲初本來還以為李順只是隨口說說罷了,可她準備要離開的時候,正好瞥見李順面上的神色,才發現李順竟然是十分認真的,連表情都十分堅毅。她掃到了李順的神情以後,頓時就有些不知所措了起來。

她自己是實在沒想過這些,更不覺得自己有那個能力,可突然發現自己好像是被信任著的,便叫她生出了種壓力來。

李順並沒有勸她什麼,只是靜靜地抬頭看著夜空。可那樣認真的神情,卻比當真開口說什麼話要來得更叫人無法拒絕。

夏雲初想起先前她見到李順的時候,李順聽說她能夠將趙三季的腿傷治好,他那時候所流露出來的表情,同如今這樣子簡直是一模一樣。

那時候她也同現在一樣,甚至可以說是比現在還不如。

她現在確實已經將趙三季腿上的傷治好了,可那時候呢,她在李順面前,應當就只是個年紀輕輕的小子罷了,為什麼李順那時候卻還是能夠相信她呢。

「前陣……」李順的聲音很輕,聽上去就好像是自言自語一樣,「前邊每日都會有很多人受傷,後頭營帳裡邊的傷兵,好多還昏迷著,就被拖走。要趁著還沒死的時候帶到外邊去。能爬起來的話,那就自己走回來。不過……從來也沒有那樣的人。所有人都是死在外頭,直接一把火燒了。受了傷,就要死。」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醫錦還鄉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醫錦還鄉 醫錦還鄉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3章 詢問

25.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