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8章 出發去找他

第1288章 出發去找他

蔣昕薇的哭聲,惹來的了從門外路過的林琳的注意,她驚訝的推開門,看見趴在桌面上,悲傷大哭的女孩,她拍了拍她的肩膀,「昕薇,你怎麼了?誰惹你了?」

蔣昕薇吸了吸鼻子,一邊抹著眼淚,一邊搖頭,「我…我沒事。」

林琳看得出來,她不但有事,而且,還遇上什麼大事了,她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慰一句道,「如果你想請假,可以直接和師傅說一聲。」

說完,林琳離開了,蔣昕薇依然再哭,只是她沒有再哭出聲來,有時候,默默的流淚,比嚎淘大哭一場更加的令人心碎。

蔣昕薇的腦海里,全是項擎昊那冷淡而疏離的聲線,彷彿立即回到了陌生人的地步。蔣昕薇哭紅了眼睛,面對這樣的情況,她不知道該怎麼辦,但是,只要想到和他分開,心臟就像是要攪碎一般。雖然這一次旅行之中,相處短暫,甚至還沒有來得及更進

一步的了解,可她真得喜歡上了他。

蔣昕薇打開電腦,翻開之前在仡人族村莊拍攝得那些照片,照片里的項擎昊,目光含笑,望著她的眼神里,有星光閃爍,溫柔而繾綣。

蔣昕薇突然很想要去找他,哪怕他失憶了,他忘記她了,她還是想要去看望他,他不是受傷了嗎?

蔣昕薇想到了邢烈寒,他一定知道他家在哪裡吧!只要給她一個地址,不管是多遠,她都要去。

蔣昕薇向父親要了邢烈寒的電話號碼,她直接撥通了過去。

「喂!哪位?」那端邢烈寒的聲音傳來。

「嗯,表哥,是我,昕薇。」蔣昕薇鎮定的回答。

「昕薇啊!有事嗎?」邢烈寒立即關心的問過來。

「表哥,我想請問您,您知道項擎昊居住的地址嗎?」

邢烈寒在那端一怔,有些驚訝的反問道,「昕薇,你不是和擎昊一起去旅行了嗎?這麼快就回來了?他沒有告訴你他住哪嗎?」

「我們在三天前就回來了,回來之後,他突然有事要出國,他出了一場意外。」

「什麼?他出什麼事情了?」邢烈寒反而未得到消息。

蔣昕薇的聲線終於忍不住的充斥著悲傷,「我打電話給他了,他說他出事了,失去了所有的記憶。」

邢烈寒不敢置信的聽著這個消息,項擎昊出事了?失憶了?聽著表妹的聲音,他也知道她為什麼急於去找項擎昊。

他也忘記她了吧!

「昕薇,你別擔心,擎昊家族是擁有全球領先的醫學水平,他一定不會有事的,他也會恢復記憶的。」邢烈寒安慰她。

「表哥,你能不能告訴我,他住哪?我想去找他。」蔣昕薇的聲音,透著一份堅定。

他忘了她,沒關係,她可以讓他想起來,哪怕再大的困難,她也會克服。

她不想放棄這段尚未開花結果的感情,因為,她放不下了。

邢烈寒有些心疼她,他嘆了一口氣道,「如果你想去找他,我會派私人飛機帶你過去,我也會向項家那邊聯絡,看看他究竟出什麼事情了。」

「好,謝謝你表哥,我想儘快去找他。」

「好,你準備好之後,隨時打電話給我。」邢烈寒也不希望她和項擎昊遺憾錯過彼此。

「嗯。」蔣昕薇應聲,掛了電話,她便從辦公室里出來,直接回家收拾行禮,她要儘快去找他。

邢烈寒在掛電話之後,他立即撥通了另一個號碼,這是項擎昊最得力助手的號碼。

「邢先生,您好。」

「查德先生,你好,我聽說項少爺出事了,嚴重嗎?」邢烈寒關心的問道。那端的查德是知道他們的關係的,也沒有隱瞞道,「項少爺的確在幾天前出了一聲事故,有實驗室里被人襲擊,還注射了一支記憶清洗劑,現在,少爺已經忘記很多人和事

了。」

邢烈寒的心頭一震,項擎昊的失憶不是偶然,也不是意外,而是事故,如果是注射了項家的藥物,那事情就更加麻煩了。

「有沒有可能恢復項少爺的記憶?」

「目前來說,我們也毫無辦法,因為當初研究這支藥水的時候,就沒有想過配備解藥,如果真得需要研發解藥,也得是幾年才能配出來。」

「查德,我表妹和項少爺已經成為好朋友,這兩天,我會安排她過去看望您們少爺,希望你到時候接待一下。」

「邢先生,您一直是我們項家的貴客,您的客人,我一定會照顧好的,也會通知項家那邊接待照顧。」

「謝謝。」

邢烈寒按排好之後,他立即撥通了電話給飛機那邊,做好隨時起飛的準備。

蔣昕薇回到家裡,父母都不在家,她收拾東西的時候,接到了邢烈寒的電話。

「喂,表哥,我在收拾行禮了。」蔣昕薇接起。

「昕薇,我和項家那邊通過電話了。」

「那你知道項擎昊到底出什麼事情了嗎?」蔣昕薇一臉焦急的問道。

「擎昊是在他自已的實驗室里,遭人襲擊了,腦袋裡被注射了一支他們項家研發的記憶清新劑,現在,處於全盤失憶之中。」

「什麼?」蔣昕薇握著手機,渾身顫慄,她深呼吸一口氣問道,「表哥,那你覺得他有可能再恢復記憶嗎?」

「我問過了,他們沒有解藥,即便研發也需要幾年的時間,也許項家在做研究了,昕薇,你要做好心裡準備。」

蔣昕薇現在根本不敢去想這件事情,她甚至沒有把握這一趟過去之後,他會不會記起她。

「謝謝你,表哥,無論如何,我都要過去一趟。」蔣昕薇的內心堅定而迫切。

「好,你去見他吧!飛機已經準備好了,你想走,隨時可以走。」

「我馬上就收拾好了,我想立即過去。」

「好,我給你號碼,你聯繫機長。」

掛了電話之後,蔣昕薇就收到了邢烈寒發來的號碼,她打電話過去,那邊可以最近兩個小時之內按排起飛。

蔣昕薇一刻也不想多停留,她簡單的收拾了一些衣服之後,她便向蔣姍請假一個星期,蔣姍這邊是很好說話的,自然是答應她了。

蔣昕薇一路趕向機場,在路上通知了父母,她要出國一個星期,曾如藝尋問她去什麼地方,她也沒有隱瞞,她去找項擎昊。

曾如藝一聽,自然滿心歡喜的,只是她不知道,女兒為什麼長途拔涉的去找他,以為他們又約在其它的國家見面了。

蔣昕薇到達機場,被按排迅速登機了,在等待想飛的時候,她的心弦一度的繃緊。

她閉上眼睛,都是項擎昊那雙溫情滿溢的目光,在婚禮上,在m國的再遇,再到一起結伴旅行的美好回憶,這一切都在告訴她,他們之間真得相愛了。

二十分鐘之後,飛機開始滑行起飛,最終一飛衝天。

項氏集團所在的國家r國,此刻已然是深夜三點。

項擎昊這兩天在醫院裡睡得太久了,這會兒枕著雙臂的他,倒是沒有什麼睡意了。

他的腦海里,有很多的空白區域急需要他去尋找,和家人的記憶,他可以通過照片和現實相處,很快令他熟悉了。

而還有他以前的那些交際圈,他就真得沒有什麼影響了。此刻,他的腦海里回想起剛才接到了那一通電話,那個叫蔣昕薇的女孩是誰?為什麼她在那端哭得這麼傷心?

項擎昊對於自已以前是怎麼樣的一個人,也都有些不了解了。

項擎昊在凌晨四點睡過去,醒來,窗外已經是充滿陽光的清晨。項家的花園裡,一輛紅色的轎車停下來,自轎車裡邁下來的女孩,一頭波浪長捲髮,穿著性感時尚,極有一種富家小姐的氣派,甚至她也是亞洲面孔,精緻迷人的鵝蛋臉

,此刻顯得很急切。

「媚拉小姐!」門口的傭人看見她,立即打招呼。

媚拉卻目光並未看向傭人,而是一路大步走向了大廳里。看見正在大廳里和傭人說話的項夫人,她忙急得衝過來。「伯母,擎昊哥呢?他在哪裡?」

「媚拉,你來了,擎昊在樓上休息。」項夫人溫柔道。

「我聽說他出意外了,我想過來看看他。」媚拉一臉焦急。

「他倒是沒出什麼事情,就是失憶了,他大概也記不起你了。」項夫人說道,媚拉和兒子是從小一起長大的玩伴,同時,媚拉也一直在倒追著兒子。

媚拉的眼神里閃過一抹錯愕,可同時,還伴隨著一抹驚喜。

真得嗎?擎昊哥失憶了?這意味著她以前所糾纏著他的事情,他都忘了?他們可以重新認識了?

「沒事,我會讓擎昊哥想起我的。」媚拉一臉自通道。

項夫人對於兒子的婚事,也一直都是急在心裡,她也挺喜歡媚拉這樣知根知底的孩子。

「那你去看看他吧!他現在也需要有人幫他多找找以前的記憶。」項夫人說道。

「好,我現在就去看他。」媚拉已經迫不及待了,她急切的想要知道項擎昊對待她的看法。以前她多次表達對他的愛慕,都被他拒絕了,這次,他失憶了,她在他的眼裡,也會變得不一樣吧!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總裁爹地惹不起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總裁爹地惹不起 總裁爹地惹不起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288章 出發去找他

87.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