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9章 他心疼了

第1289章 他心疼了

項宅。

三樓的一間主卧室陽台上,項擎昊撐著陽台的欄杆,看著窗外那一片花園景像,他在試著尋找一些失去的記憶,也許在這裡生活太久,他對這裡的一切都非常的熟悉。

目前,父親為了他的安危著想,不希望他接觸家族事業,一切交給上次見過的那位小叔打理。

必竟項擎昊失憶這件事情,家族也在保密著,免得讓一些有機可趁的人對項擎昊動機不純。

他正在出神之間,只聞身後的門被敲響了,他低沉應了一句,「進來。」

推門進來的是一道女人的身影,打扮得非常的時尚,一頭酒紅色長波浪,化著精緻的妝容,她的眼神里在看見項擎昊的時候,立即變得驚喜激動,甚至還有些小心翼翼。

「擎昊哥?你還記得我嗎?我是媚拉。」媚拉溫柔的尋問,即然讓她有重新在他面前建立形像的機會,她一定要好好的在做個淑女了。

絕對不能讓她以前那些糾纏的手段被他查覺,有一個秘密,只有她和項擎昊知道。那是在兩年前的一次家宴上,她在他的酒杯里下了葯,最後,她進入他所在酒店的房間,以為可以這樣被他接納,可是,項擎昊知道之後,怒不可遏,並且把她趕出了酒

店房間。

從那時候起,項擎昊就對她冷淡相待了,她知道太衝動了,可是,誰讓她從小就暗戀著他呢!媚拉看著眼前這個男人,一身休閑襯衫,配上亞麻長褲,慵懶而迷人。

只一眼,她的心魂俱迷。

「媚拉?」項擎昊眯著眸,看著這位女孩,他沒有任何記憶。

「我是你從小一起長大的媚拉啊!你忘了我嗎?擎昊哥,你怎麼可以忘了我。」媚拉立即紅著眼眶,一副委屈而楚楚可憐的表情,彷彿他忘了她,是一件多麼重要的事情。

項擎昊見她紅了眼眶,他平靜道,「對不起,我現在對很多人或事都記不清。」媚拉立即衝過來,一把環住他的腰,在他的懷裡搖著頭道,「不重要,只要你平安無事就好,你不記得我,我可以幫你一起記起我們的時光,我們那些美好而甜蜜的時光。

項擎昊眼底閃過一抹懊惱,難道他以前是一個花心大蘿蔔?昨晚不是才有一個女孩為他哭嗎?今天怎麼又來一個?

項擎昊現在不太喜歡被人碰觸,他伸手扳開了媚拉的手,把她推到了面前道,「謝謝關心,你現在可以告訴我,我們以前發生過的事情。」「擎昊哥,我是你的女朋友啊!我可不是一般的人,在你失憶之前,我們可是早就互生情意的。」媚拉立即說慌,反正這兩年,她在項家營造了一個非常不錯的形像,長輩

們都很喜歡她,她現在就算說項擎昊暗中在一起了。其它的人也會相信的。

項擎昊打量著眼前這個女孩的臉,美則美,可是他為何一絲心動的感覺都沒有?甚至這張臉引不起他任何想法。難道失憶之後,他連喜好都變了?

「那你說說關於我們之間的事情吧!」項擎昊坐在沙發上,帶著傾聽的想法,望著對面的媚拉。

R國清晨,一架私人飛機穩穩落地,蔣昕薇的飛機到達了,空姐替她把行禮一起推出了機場候客室,那裡一位中年白人男人在等著她。

「您好,請問您是查德先生嗎?」蔣昕薇朝他問道。

「蔣小姐您好,我就是查德,項少爺的私人助理。」查德點點頭,他這次沒有跟隨項擎昊回家,所以,並不太清楚項擎昊和她的關係。

「請問我現在可以見你家少爺嗎?」

「我和項宅那邊通過電話了,他們得知您的到來,非常歡迎,必竟你是邢先生的親人,我們立即按排您入住項家客人的住處,這邊請。」

「我今天能見到項少爺嗎?」蔣昕薇再確問一句。

「少爺在項宅,您可以見到他的。」

聽到這句話,蔣昕薇的心臟才終於落下來了,她喜極而泣,跟著查德走,她的行禮被司機提進了車后廂。

坐進車裡,蔣昕薇看著這個陌生的國度,她的內心裡湧上激動和期待,只要能見到他,那就好了。

從機場到達項宅,需要一個小時的路程,而在這個時候,項擎昊卧室里,媚拉已經講了一段精彩絕倫的故事。

她說得,是她和項擎昊如何相愛的故事,甚至她不惜說慌,她已經成為他的女人。項擎昊在聽到這句話的時候,他的內心是湧上懷疑的,甚至從聽媚拉講這些事情,他感覺太過於平淡,甚至有些事情比較牽強,媚拉也講了他們一起去渡假旅行,多麼的

開心,多麼的快樂。

項擎昊只感覺在聽著別人的故事,引不起一絲他內心裡的共鳴,但他沒有說破這一點。

媚拉為了把他們相愛的事情,說得更加的真實一些,她少不得也得添油加醋一些事情進去,原本就無中生有的事情,卻因為她說得太多,令項擎昊內心早就一片疑慮了。

就在這時,項夫人敲門進來,她看向兒子道,「擎昊,有位客人就要到了,你要不要去迎接一下!」

「我的客人?」項擎昊抬頭看向母親,「我沒有約見什麼客人。」

「是z國來的客人,也是我們項家重要貴客的一位親人,她是來看望你的,是位小姐。」項夫人朝他道,因為是邢烈寒親自打電話過來了,所以,他們也極為重視。

媚拉一聽是一位小姐,立即臉色微微一變,難道還有別得女人來找擎昊哥?

「她叫什麼名字?」項擎昊好奇的問道。

「好像叫蔣昕薇吧!她專程是來找你的,她說是你在z國交得朋友,查德馬上就接她過來了,你下樓迎接一下。」項夫人朝兒子說完,便去忙了。

項擎昊站起身,媚拉不由心頭一急,握著他的手臂道,「擎昊哥,你以前身邊就有很多糾纏者,你可不能隨便理會她們,我會吃醋的。」

「即然是我的客人,我就該見見。」項擎昊說完,抽回了他的手,推門走向了大廳的方向。

媚拉立即在身後跟下來,她倒要看看,哪個女人敢這麼大膽子,和她搶項擎昊。

現在他失憶了,她的機會才是最大的。

蔣昕薇遠遠的看著那一片掩隱在樹林之中的大型白色莊園,她的心在震憾著,原來項擎昊的家族這麼龐大。

「蔣小姐,我們即將到了。」查德在前面說了一句。

「嗯。」蔣昕薇點點頭應聲,她的目光望著那一片白色的莊園方向,想到項擎昊就在那裡,她的心早已經飄向了那邊。

她的腦海里一直在憧憬著和他見面的情景,她該怎麼介紹他們的關係?

雖然他向她表白了,可是他們的關係還未公開,她也不能立即自稱是他女朋友吧!

對於失憶的他來說,會不會太突然了?

正在胡思亂想著一些事情,眼帘的一切美麗花園映入眼帘,打理得如詩如畫一般的莊園花園,彷彿令人走進了童畫之中。

而這棟雄偉之極的莊園,更有一種古老傳承下來的威嚴感。

終於車停下來了,查德朝蔣昕薇道,「蔣小姐,您跟我來吧!您的行禮傭人會幫你送到你的客房。」

「好的!」蔣昕薇點點頭,跟著查德朝前面走去。

她正在打量著四周的景色,倏地,看見一條道路之中,倏地優雅邁步出來一道身影。

正是前來迎接的項擎昊。

猝不及防的見面,令蔣昕薇的心跳都驟停了幾秒,她猛地急促了一下,目光緊緊的望著那個走過來的男人。

項擎昊也自然看見了她,但他的目光不再是溫柔含笑的,而是神色陌生的打量著她。

而就在這時,一道女聲自他的身後傳來,「擎昊哥,你等等我嘛!」

說完,一個女孩立即急步過來,當她看見蔣昕薇站在不遠處,她立即非常親呢的挽住了他的手臂,有些示威的盯著蔣昕薇。

陽光之下,蔣昕薇一身簡約的白裙,黑以柔順的披在腦後,一張不知為何而蒼白的臉色,在陽光之下,她的身影有些纖薄。

她的眼眶在看見那一對挽著手臂的男女時,頓時清淚湧上眼眶,順著她秀美的面容無聲的落下來。

她什麼話也未說,也未哭出聲,她就這麼望著項擎昊,淚水不斷的往下落,她實在忍不住了,咬著紅唇,淚水模糊了她的眼睛。

也模湖了眼前那個男人的身影…

項擎昊看著那雙淚眼,看著那個無聲,卻哭得悲傷之極的女孩,心臟的某一處,倏地刺疼了一下,他伸手扳開了媚拉的手,邁步朝她走來。

媚拉立即急得叫了一句,「擎昊哥。」

蔣昕薇模糊的視線里,看見靠近的男人,她倏地感覺慌亂了,她伸手摸著眼淚,這時,一隻大掌幫著她擦了起來。

還有男人低沉的聲線,「不好好介紹自已,哭什麼?」

蔣昕薇猛地握住他的手,她就這麼把一張淚濕的臉埋在他的手心裡,渾身顫動了起來。大概是她顫得有些厲害,令男人以為她快要暈劂過去,他伸手就攬了她在臂彎里,只是他的手心裡,全是溫熱的淚液。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總裁爹地惹不起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總裁爹地惹不起 總裁爹地惹不起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289章 他心疼了

88.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