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二四章 時至

第六二四章 時至

如果一切如自己之前所想,這位境界不可想象的存在該是那一場天地大劫發生,天之詛咒禁制將離雲島徹底禁錮之後的事情,而在葉拙之前,數萬年間,離雲島祖祖輩輩從沒有哪怕一個人也曾鑄成金丹,離雲島上也從未出現過忽然出現諸多禁制大陣的景象,這位是祖脈抑或靈脈生出靈智成就的妖族都不該跟外面有任何的瓜葛才對。

但此刻這位存在的表現卻讓葉拙之前所有的推測從根子上垮塌掉了,雖然不知道他喃喃之語里提到的一個又一個的他究竟是什麼人物,但從對方斷斷續續零零散散的詞句以及語氣之中,葉拙也能聽得出來,那肯定是兩個活生生的存在無疑,至於是一個又一個跟自己一樣的修士,還是兩個妖族大能,卻是不得而知,於葉拙而言也沒什麼不同了。

有了這些認識,不需要多聰明的腦袋,不需要多麼複雜的推衍,也能自然而然得出一個顯而易見的結論:這位實力莫測境界高深的存在並非天地大劫之後天之詛咒禁制將離雲島禁錮之後才出現的靈智,而是在那之前。

若僅僅只是一個上古人物還沒什麼,葉拙境界算不得多高,見識卻是不少,便是上古人物也見識過不止一個,無論是南荒守護神般存在的老榕樹還是西海落陽秘境之中的落陽子,都是從那個時代存續下來的,葉拙不僅跟他們都有過交道,甚至還有著交情,如今便是又碰到這位,也不過是再多一個而已。葉拙雖然不會膚淺到以多認識幾個大能存在而得意,但能夠跟這些存在認識甚至交好,於自己肯定不是壞事無疑,南荒境跟西海落陽秘境的經歷早已證明過這一點,雖然當年是因為老榕樹的疏忽才讓那幾個元嬰大能隔空將自己擄走,但葉拙也沒有半點怨恨老榕樹的想法,那根本沒有一點道理的嘛,已經被那幾個人盯上,有沒有老榕樹都是同樣的結果,不過是時間早晚而已。

如果以老榕樹跟落陽子為例,如今再多這一位,顯然也是一件不錯的事情,尤其比之老榕樹跟落陽子兩個,眼前這位不僅境界實力應該更高,最重要的是,他跟自己之間有著那兩位不能比擬的天然親近。南荒相里一族他們自己都未必知道為何要對離雲島人另眼相看,一切都只是因為祖訓或者更多是因為老榕樹的教導,葉拙也曾向老榕樹探問過緣由,只是老榕樹並沒有正面作答,只說自己境界還不夠,等到自己境界夠了的時候,自然就會明白,在那之前知道多了於自己反而沒什麼益處。

不過就算如此,葉拙自己也早有了自己的推測,肯定是跟離雲島的過往有關,這個過往不是平常時候幾十年前幾百年前的過往,而是至少數萬年前天地大劫尚未發生的上古時期的過往,與老榕樹真正有交情的也不是自己,自己在老榕樹心裡,只是一個晚了不知道多少輩子的小小小小輩,真正讓他過了數萬年依舊記著的是離雲島曾經的某位先祖,那個時候離雲島可能還不是離雲島,而是跟南天域一般尚沒有被天地大劫擊沉的西極大陸上的某一處地方,當時的離雲島也肯定不是如今的天之罪島,而應該是一座世間難得的洞天福地,離雲島人自然也不是如今的天之罪民,而是一個天才輩出的族群才對。

數萬年前的事情不去理會,總而言之一句話,老榕樹之所以對如今的離雲島子弟,對自己有所關照,一切都源自於很久之前的情誼,只是因為老榕樹壽元實在太過久遠,才能一直延續至今,如果換做別的,哪怕是一世兩山三座島那樣同樣傳承了數萬載的世家,也難說經過這麼久之後還會記著當年的交情,畢竟,就算是元嬰大能,就算是到了元嬰後期,壽元比之凡俗世人已經長久到不可想象,也只有數千年,君子之澤五世而斬的道理到了更無心於世間之情的修士身上,只有來的更快。

相比於老榕樹之情誼,眼前這位存在卻是血脈之間的聯繫,甚至隔著百萬里千萬里都能感應到的冥冥聯繫,葉拙倒不是說有了這樣的聯繫對方就一定會對自己如何看重,會比老榕樹對自己更加親近,但葉拙絕對相信,在破除自家族人血脈禁制,在掀翻賊老天天之詛咒禁制這件事情上,眼前這位存在肯定會比老榕樹更加上心,無他,他自己也身在其中。

這一份篤定,原本也是葉拙闖入這一座禁制空間的底氣之一,甚至可能是葉拙最大的把握,這一切的基礎都是這位是自家祖脈成妖,在葉拙想來,便是重新生出的靈智,與當年留下祖脈的先祖不再是同一個存在,但血脈卻是同種同源,同樣可以算作是自己的血脈族人,或者說一個另類的血脈先祖。

但如果不是這樣呢?如果這位存在並不是自家祖脈生出靈智化身成妖,而是另外的一個大能存在不知道通過什麼辦法侵佔或者乾脆吞噬煉化了自家祖脈呢?如果真是如此,對方有沒有這個能力還在其次,即便有這樣的能力,又怎麼會如自己想得那樣盡心甚至全力去努力?可能因為這個緣故,事情直接朝著另一個方向而去也不一定,甚至這樣的可能還要更大些,尤其聽起來這位跟離雲島某位先祖之間有著說不清的糾葛之後,更是如此。

長河之中喃喃之語還在繼續,岸邊葉拙心神深處卻也起了萬丈波瀾,瞬息之間,葉拙已經不知道閃過了多少的念頭,片刻之前還萬分欣喜於終於等到了這位境界不可想象存在的露面,這一刻那些欣喜早已經徹底散去,如果葉拙真身在此的話,臉上一定會顯出諸般複雜的神情變化,最終肯定會化成無比的凝重,因為關心則亂的緣故,葉拙閃過的念頭裡更多都是自家族人終沒有掀翻天之詛咒禁制,以後世世代代的後輩兒孫或者乾脆斷絕了血脈不再會有,又或者也如過往祖祖輩輩先人一樣,最終只剩殘魂去往鏡像離雲島凄慘煎熬這般不妙的景象。

「誒……」一聲嘆息打斷了葉拙的胡思亂想,將他的心神注意重新拉回到了眼前,壓下諸般雜念,葉拙心神朝著嘆息聲方向掃量過去,之前已經聽到過兩次,每一次聽起來都差不多少,但每一次葉拙也都能感受到其中的不同,尤其剛剛這一聲嘆息,葉拙從中聽到更多的是一股一切都過去,一切都罷了的釋然之情,隨著這一聲嘆息聲,長河之中之前剛剛隨著那聲疑問聲而起的諸般情緒波盪也漸漸平息下來。

原本就什麼都知道,這一刻葉拙自然也不清楚對方究竟想通透了什麼,這還沒什麼,最重要的是,葉拙並不清楚這位存在恢復平靜究竟是好事還是壞事,畢竟,對方究竟是什麼來歷,是祖脈成妖又或者別的存在奪了祖脈氣意而存,兩種情形意味著完全不同的可能,沒有弄清楚這件事之前,所有的一切葉拙都無法確定。此刻葉拙唯一可以確定的只有一件事情,對方情緒平靜下來之後,自己應該可以出聲問些什麼了。

才剛剛這麼想,還沒有等葉拙出聲,長河之中又有聲音傳了過來:「葉拙是吧,既然你如今能夠來到這裡,想來是時間到了,只不過是不是真的能如你所願,如他們所願,走出逆天之路,重新叩開天門,就要看你的本事了,這種事情卻是誰都幫不了你的。」

話語之中每一個字拆開來看,都是再普通不過的字眼,但連在一起,除了最開始一句招呼之語,以及最後一句解釋之語,中間最重要的部分,葉拙發現自己竟沒有一句能完全明白。什麼時間到了?自己所願倒是好理解,但這位為什麼還說到如他們所願,他們又是誰?逆天之路聽起來也沒什麼稀奇,修真世界中許多人都會說修行路就是一條逆天而行的路,自己這一路行來目標一直都以掀翻天之詛咒禁製為目標,就更是逆天之舉了,但重新叩開天門又是什麼鬼,天門是一座什麼門?

不清楚的東西太多,葉拙卻瞬間就意識到,自己剛剛忽然冒出的念頭是事實,這位存在並不是自己之前認為的祖脈成妖,他真的是天地大劫之前的某位大能,不知道因為什麼樣的緣故會跟自家離雲島祖脈,連同離雲島靈脈糾結到了一處,一直存身於此,直至自己這次機緣闖了進來。

同時間葉拙也意識到,剛剛聽到幾句話中,自己所疑惑的每一點,其中的秘密都跟自家離雲島數萬年來的命運密切相關,或者說跟自家離雲島上的天之詛咒禁制有關,若是能夠將這幾個問題弄明白,即便對方已經說了一切都需要靠自己,葉拙也相信自己至少能夠將事情看的更明白,知道自己努力的方向是不是筆直正確。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叩天門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叩天門目錄 叩天門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六二四章 時至

99.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