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第六十九章

69|第六十九章

(繼續研究防盜系統……)

那一刻,段宇成的腳底湧上一股血氣,沖得五臟六腑發燙,心率飆升。兩分鐘前他還沉浸在跳高落選的低落狀態里,現在只是看她一眼,競技狀態就完全調動起來了。

吳澤對他說:「你去六道。」

他走向起跑點,身邊都是短跑隊的隊員,五道就是那位校運動會的百米冠軍,吳澤的得意門生黃林。他正在賽道上熱身,見段宇成過來,沒什麼表情地沖他點點頭。

吳澤整理好名單,打了個哈欠。助教得到了什麼啟示一般,拍拍手。八名運動員來到起跑器前,助教舉起發令槍,抻著脖子喊:「各就位——」

段宇成做了兩次深呼吸,蹲下身體,雙手撐地,重心前移。

「預備——」

發令槍聲響徹體育場,吳澤眼神微眯。他教練做得久,隨便掃一眼就將段宇成的技術動作摸得一清二楚。

段宇成的起跑爆發明顯是強項,前30米甩出其他人一大截,途中跑過程中,黃林步幅加大,步頻提升,開始追趕段宇成。半程一過,黃林便實現了反超。在最後20米衝刺的時候,段宇成的速度又有所提升,最後以分毫差距第二個衝過終點線。

吳澤神情嚴謹,一邊往終點走一邊在腦中回放段宇成的整個奔跑過程。助教拿著成績迎過來,黃林10秒93,段宇成11秒02。

吳澤先例行對黃林劈頭蓋臉一頓痛罵,然後轉頭訓段宇成。

「你那途中跑怎麼回事?」

段宇成剛跑完,稍有些喘,還沒完全回神。

「啊?」

「腿部摺疊不到位,膝關節太緊,你早上沒吃飯?」

「……」

吳澤的語氣很沖,段宇成也不敢反駁,點頭道:「好,我記住了。」

「走吧。」吳澤不耐煩地擺手。

賽道旁堆著兩箱礦泉水,是為今天選拔賽預備的,段宇成過去拿了一瓶。剛擰開瓶蓋,就聽見頭頂處有人說話。

「你可真積極啊。」

段宇成抬頭,已經比完賽的江天穿好運動服,在看台上俯視著他。這不是江天第一次對他冷嘲熱諷,段宇成都習慣了,拎著水瓶轉身就走。

「你到底想讓羅教為難到什麼程度?」

段宇成站住腳步。

之前不管江天怎麼說他,他從來沒應過聲,這是他第一次回嘴。

「你什麼意思?」

「什麼意思?」江天冷笑,「你拿到百米第二挺開心吧,你是不是覺得自己挺牛逼的,能去參加省運會了?」

「跟你有什麼關係?」

「跟我是沒關,但跟別人有關啊。」江天眼神一瞥,段宇成看過去,體育場門口有個人正在整理自己的東西。

是張洪文。

張洪文也是吳澤的弟子,比段宇成高一屆,不久前校運會百米第二。A大的短跑實力一直不太好,現在稍微拿得出手的只有黃林和張洪文。段宇成知道自己的成績可能把他的參賽名額拿走了,他不再看他落魄的背影,低聲道:「比賽本來就是誰強誰去。」

江天哼笑出聲。

「哦,專項跳高的運動員,跳高不行了就去跑百米,百米再不行你是不是還想試試投擲類?要不下次乾脆等你挑完項目我們再選拔得了。」

段宇成跑完步,身上熱力都沒散盡,怒道:「這不是我選的,這是教練安排的!」

他不說還好,一說教練安排,江天的臉立馬沉下去了。過了好一會,他冷冷道:「聽說你家裡條件不錯啊。」

「關你屁事。」

「你知道短跑隊的人都是怎麼說羅教的嗎?」

段宇成眉頭一緊,死盯著江天。

「大家都在猜她收了多少錢。」

「我□□媽的!」

段宇成心裡的火蹭地一下竄上來了。他從來沒有過這種感覺,聽到一句話,理智全然消失,全身血氣涌到腦袋,頭皮發麻,耳根發燙。他都不記得自己是怎麼來到江天身邊的,他抓住他的領子,硬生生把195公分的江天拉到跟他平視的高度。

「你再敢亂說一句試試。」

段宇成平日是個標準五好青年,很少爆粗口,除非真氣炸了。

江天一把扇開他的手。

「你跟我厲害什麼,你有能耐你拿成績說話啊,你他媽別搞特殊啊!」

他們這邊動靜越鬧越大,終於吸引了助教的注意。「你們幹嘛呢?」田徑隊都是一群血氣方剛的年輕人,不時會出現這種劍拔弩張的狀態,教練們都見怪不怪了。「都老實點啊,鬧什麼鬧。」

江天冷哼一聲離開,段宇成一肚子火沒處撒,一屁股坐在看台上。

他呼呼喘氣,火怎麼都下不去。

「你別跟他一般見識。」

段宇成不知道還有人在,嚇了一跳,回過頭,四五排座位后坐起一個人。此人體型十分扎眼,但因為剛剛太激動,段宇成都沒發現她。

戴玉霞端坐在上方,背對著太陽,像尊大彌勒佛一樣。

「師姐……」段宇成想起之前那一掌,自動弱化了聲音。

戴玉霞一臉超然。

「江天那人就是小心眼,其實人不壞,你別搭理他就行。」

段宇成沒吭聲,戴玉霞又道:「而且羅教算是江天的恩人,他家裡困難,是羅教硬是幫他申請了獎學金,本來他條件根本不夠。還有之前他成績不好的時候,也是羅教幫他跟主任說情,讓他上場比賽。所以聽到有人說羅教閑話,他肯定生氣。」

段宇成低聲道:「真有人那麼說嗎?」

戴玉霞笑了。

「這有什麼真的假的,嘴長在人身上,閑話不多了去了。」她站起來,魁梧的身軀遮住陽光。她一步步走到段宇成面前,「你不知道隊里很多人嫉妒你嗎?」

段宇成搖頭。

戴玉霞抬起粗壯的手指,勾了勾段宇成的臉頰,玩味道:「真是個天真的小東西。」

段宇成驚出一身冷汗。

戴玉霞又問:「巧克力吃了沒?」段宇成恭敬答道:「都吃了。」戴玉霞這才滿意地放開他,運動服披在肩上,踏著老爺步離去。

她悠哉地說:「好好加油吧,拿成績讓他們閉嘴。」

另一邊,羅娜跟吳澤聊了一下午,分析段宇成的情況。

她把段宇成早上的訓練記錄拿給吳澤,吳澤第一反應跟王啟臨一樣。「這記得可夠詳細的。」他們看了一會訓練記錄,又拿出剛剛高速攝像機錄下的百米視頻,反覆研究。

「他的身材確實很適合短跑。」吳澤指著視頻里的段宇成,一樣樣細數。「肌肉發達,皮下脂肪少,踝圍細,跟腱扁長清晰,大腿短,小腿長。這種體型會讓他重心前移速度加快,大小腿摺疊前擺也會省力,扒地能力也強。」

羅娜靠在一旁。「我早說過了,他很能跑,技巧性很強,最重要的是這裡——」羅娜用手指點了點腦袋,「很好用。」

吳澤點了支煙。

「他肯轉項嗎?」

「怕是不肯。」羅娜苦笑,「他太喜歡跳高了,你不知道他每天早上起床第一件事就是給霍爾姆上香。」

吳澤一臉無語。

羅娜道:「好運動員都倔,這個先放一邊,這次百米就讓他上吧,我有預感他一定能打開11秒。」

吳澤將煙吹出去,看著羅娜認真的神色,笑道:「你都這麼說了,我肯定得讓他試試啊。」

在備戰省運會的最後時間裡,段宇成猛憋一股勁,加大訓練量。但因為還有文化課要上,他的訓練時間仍無法保證。為此羅娜逼著吳澤大早上五點半起床幫段宇成訓練,吳澤欲哭無淚。

「我不年輕了啊……」他每天耷拉著眼皮,跟喪屍一樣被羅娜拖到體育場,邊打哈欠邊訓練。

幾天功夫下來,吳澤也體驗到了段宇成的聰明,一點就透,一練就通。

「不愧是考進金融系的學生。」

段宇成聽他懶散的語氣,總覺得毀譽參半。

又過去二十來天,在一個清爽的早晨,他們終於迎來了田徑開賽日。

段宇成依舊是天蒙蒙亮時起床,他像往常一樣輕手輕腳下地,小心翼翼不吵到其他室友。

他關上洗手間的門,將洗手池的水流開到最小,幾乎無聲地洗臉刷牙。洗漱完畢后,他拎著自己昨晚已經準備好的裝備行囊,悄悄出門。

青黑的天,幽幽的風,安靜的校園。

放眼望去,一個人都沒有。

就算是像段宇成這樣單純熱血的男孩,也偶爾會從這樣的環境中察覺出一絲孤獨感。就像之前無數個寂寞的清晨,他跟其他同齡人錯開的時間線。

「愣什麼呢。」

段宇成轉頭,看到羅娜站在路邊啃玉米。

她穿了一身之前他沒見過的深紫色運動服,緊身的褲子,寬鬆的上衣,比起領隊更像是運動員。她扎著馬尾,吊得很高,露出光潔圓滑的腦門,還有線條流暢的脖頸。她背著一個大大的黑色運動袋,利索地朝他一勾手。

「過來。」

段宇成跑過去,羅娜咬住玉米打開包,他伸脖子往裡看,她輕輕撥開他的腦袋。

「別礙事。」

羅娜的包里有一大袋給隊員預備的熱騰騰的早餐,一打開,香味撲鼻。這味道把清冷的早晨催熟了,也把段宇成的肚子催得咕咕叫。

「有玉米和饅頭,還有雞蛋和肉餅,你看看想吃什麼?」

段宇成毫不猶豫:「肉餅。」

羅娜給他拿了張肉餅,段宇成捏著餅對羅娜說:「你看著。」他把將近六寸大的肉餅捲起來,仰脖,以吞劍的姿勢插入喉嚨,一口沒入,然後看向羅娜。

「整摸樣(怎麼樣)?」

羅娜神色複雜,「你沒睡醒吧你?」

他剛要說話,結果不小心嗆住,使勁咳了兩下沒成功,捂著脖子蹲下。

羅娜凝眉,「怎麼了?」她照著他後背拍了拍。「卡住了嗎,快點吐出來。」她拍了兩下好像起了反效果,段宇成直接捂著嘴跪到地上。羅娜的心一下子提到嗓子眼,慌忙把水壺翻出來。剛準備遞給他的時候,忽然看見少年人的小眼神正悄摸摸瞄著她。

「……」

段宇成咧嘴笑。

「嚇到沒?」

羅娜太陽穴突突直跳,她一個餓虎撲食給段宇成按在地上,單掌掐住他的脖子,大吼道:「你敢開這種玩笑!」

段宇成握住她的手腕。

「教練你冷靜點!」

「你還敢笑?!」

「太癢了!我沒辦法啊!」

他被掐得又想哭又想笑,扯著脖子喊,最後終於喊開一道陽台門,一個光著膀子的男生站出來,怒不可遏。

「喊什麼喊!幾點啊!大早上讓不讓人睡覺!」

這一嗓子把師徒倆都罵消停了,羅娜身為教練好歹要臉面,怕被看見,灰頭土臉地往外跑,段宇成緊隨其後。

兩人跑到校門口,羅娜檢查背包,生氣道:「肉餅都被你壓爛了!」

段宇成冤枉。

「明明是你按的。」

羅娜眼睛一瞪,段宇成馬上改口:「好好好,我壓的。」

田徑隊的大客車等在馬路對面,師徒倆在路口等紅燈。

羅娜默不作聲,段宇成雙手插著褲兜,撩閑一樣晃著身子往她那邊斜。羅娜不理他,他就再斜一點,最後眼看要倒到羅娜身上了,她沒好氣地問:「又幹什麼!」

段宇成小舌頭舔舔嘴唇,笑著說:「你別生氣,壓爛的肉餅我全吃了還不成嗎。」

明明是個小屁孩,說的也是道歉的話,可語氣聽起來卻像在哄她一樣。

羅娜翻他一眼,「撐不死你!」然後長發一甩,大踏步走向校車。

羅娜驚訝。

「怎麼著你,想碰瓷兒啊?」

「好癢。」

「怕癢?」

羅娜拿手戳了戳段宇成的軟肋,少年像條脫水的魚一樣在地上來回扭動。

「哎!別!別別別!」

羅娜玩夠了,笑著收手。段宇成緩了好一會才站起來,白皙的臉蛋漲得通紅,干瞪著羅娜。

她毫無誠意地道歉:「Sorry。」

段宇成哼哧哼哧喘氣,羅娜看他一身裝束。「起這麼早,晨練?」她下巴往器材室一努,「在這看什麼呢?」

她這一問提醒了段宇成,段宇成兩步湊到羅娜面前,神色討好。

「教練,器材室的鑰匙給我一把唄。」

「想什麼呢你。」

「我七點之前一定幫你鎖好門。」

羅娜稍一思索,道:「想用墊子啊?」

段宇成笑眯眯地點頭,羅娜回絕。「不行,一個人不能練,受傷了都沒人知道。」

段宇成說:「不會受傷的,我從初中開始就一個人練了。」

「不行。」

「真的沒事,給我一把吧,不做技術訓練光跑步不行啊,到時我怎麼比賽啊。」

段宇成使出渾身解數,軟硬皆施,就差在地上打滾了,無奈在羅娜這統統不管用。五分鐘后,他放棄了,凝視著羅娜的雙眼,足足兩分鐘沒說話。

羅娜心想這小屁孩嚴肅下來還挺有氣勢的。她不緊不慢道:「這是對你的安全負責,你以前怎樣我不管,但在這,你必須聽指揮,真等出事就晚了。」

段宇成瞥向一旁,低聲嘀咕:「能出什麼事……」

羅娜笑而不言。

段宇成度過了低氣壓的一天,晚上跑完步后回到寢室,沖了一個憤怒的涼水澡,然後對著牆上的照片發獃。

他實在是發獃太久,三位室友看出不對勁,胡俊肖給賈士立遞了個眼神。

賈士立伸出圓滾滾的爪子。「兄弟,有心事找我們說,跟照片對視有啥意思。話說我們都沒問,那照片里是誰啊?」

段宇成說:「霍爾姆。」

韓岱立馬打開百度搜索,賈士立又問:「你今天一天都蔫的,出什麼事了?」

段宇成沒有說話,目光獃滯。賈士立問了幾次沒反應,又回去玩電腦了。半分鐘后,他聽到段宇成說了一句:「我以前還挺受女生歡迎的……」

賈士立:「別臭不要臉啊。」

段宇成看他一眼,說:「真的。我以前高中班主任是女的,我跟她提什麼要求她都會答應我。」說完頓了頓,嘆氣道,「現在好運用到頭了。」

賈士立想起施茵對他的態度,不無嫉妒地說:「沒吧,現在也還行啊。」

段宇成搖頭,癱倒在書桌上,長手長腳無力垂著,氣若遊絲。

「自信全沒了……」

賈士立彷彿看到一個靈魂小人從他頭頂升起。

第二天,段宇成帶著一顆沉重的心去晨練,詫異發現有人比他到的更早。

羅娜靠在器材室門口。

不到六點,太陽還未染色,尚能以雙眼直視。青色的天空下,羅娜穿著一條七分長的黑色彈力褲,上身是寬鬆的半袖襯衫。衣尾系在一起,露出緊實的腰身。因為常年鍛煉,羅娜的身體看著有種韻律的美感。她長發披著,遮住半張臉,手裡拿著一本資料,一邊翻一邊在上面記錄什麼。

遠方起飛了一架客機,在天上畫了一道屬於晨曦的直線。

段宇成在體育場門口站了好一會,撥了撥睡亂的頭髮,朝她走去。

聽到聲音,羅娜轉過頭,一張嘴便問:「今天晚了十分鐘,怎麼回事?」

「啊?」段宇成腳步頓住,啞然半晌,撓撓脖子。「就……就稍微睡過了點……」

羅娜道:「是不是昨天不讓你用器械失望了?」

「沒……」

「晨練勁頭沒有那麼足了吧,明後天是不是就不來了?」

「誰說的!」年輕人完全禁不起刺激,段宇成梗著脖子反駁,「誰說不來了,怎麼可能不來?」

羅娜吊著眼梢:「隨便說說,激動什麼,誰讓你遲到的。」

「我……」

羅娜收起資料,轉身打開器材室的門。

「意志品質還得磨鍊,進來吧。」

段宇成張著嘴巴,盯著打開的門,一百句話被堵在嗓子眼,難受得要死。

羅娜探頭出來,「進來啊,發什麼呆,不練我鎖門了。」說完又縮進去了。

段宇成深吸氣,雙手插入發梢,抓住頭髮,鬆開,再抓住。最後無從發泄似地大叫了一聲。情緒被人調動來調動去,簡直就像孫悟空面對如來佛,汗毛直豎,無從還手。

今天好像連熱身都不用了。

屋裡整理墊子的羅娜聽到他的叫喊,嘴角微彎。說起來,她還以為他今天不會來了,以為他受了打擊就放棄了。

她將墊子拉到室外,段宇成跑過來幫忙。

他問道:「你要陪我練嗎?」

羅娜回答:「當然,我說了你一個人不能練。」

他緊接著又問:「那你以後每天早上都會陪我練嗎?」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熾道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熾道目錄 熾道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69|第六十九章

98.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