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5章 我們的愛,甜到掉牙(十)

第805章 我們的愛,甜到掉牙(十)

說不失落是假的,她在京里還不容易有兩個談得來的朋友,一時間還結伴跑了…

「也太不夠意思了!」瑾萱小聲嘟囔了一句,哪怕要保密,也不該不讓她知曉呀,她嘴巴又不大,還能賣了兩人是怎麼著。

現在倒好,她們走遠了自己才知道,連送送都不成。

瑾萱心裡想著,但見謝菡的面色有些疲憊,忙出言開解,「伯母放心,離兒與婉兒都是機靈的,又有墨陽、墨白保護,一定會平安抵達邊疆的。」

「你說的沒錯。」謝菡點了點頭,她也明白這個道理,只不過關係到自家姑娘和兒媳的安危,她實在輕鬆不起來。

瑾萱溫聲勸著,盡自己所能去開解謝菡,她這些日子以來與容敬的關係稍近了些,但也僅僅處在相熟朋友的位置上。

有點兒友達以上,戀人未滿的意思。

這還多虧了謝菡的幫忙,瑾萱別看平日驕縱,但該懂事的時候絕不含糊,誰對她好她心裡清楚著呢。

只是,容敬到底什麼意思,她也鬧不清楚,只能盡自己所能的對他好。

雖然容敬與她相處時話不多,神色也是淡淡的,但瑾萱一點兒都不氣餒,她堅信,只要容敬不是當面拒絕她,她就還有機會。

人生嘛,哪有一帆風順的?

而且這事要對比,容敬現如今的話可是比一開始和她相處時多了些許,偶爾她講些趣事,容敬也很給面子的笑一笑。

這對於瑾萱來說就是進步,她能看到前方的光亮。

瑾萱覺得自己長這麼大基本都是一帆風順的,除了母親病逝之時她無能為力外,其他的事情基本都是她說如何便如何的。

誰命里還沒點坎坷了,對於瑾萱來說容敬就是她命中注定的坎兒,若是跨不過一定會摔的頭破血流,若是過了她便能把後半生的幸福握在手中了。

容敬是她第一個為之心動的男子,她一定能成功佔領高地的,無論過程多坎坷,只要結果是好的,那她就算沒白努力。

這一點,無論到何時都不會變。

所以,瑾萱自然先將謝菡當成未來婆母來敬重,安慰的工作就由她來做。

至於容離和溫婉,兩個人好好助夫君在邊疆多多打勝仗,早日回來就好。

到時,她再為她們接風洗塵。

因著一下朝容源和謝菡便去戰王府看女兒了,是以容敬並不知曉小妹已經離京了。

這會兒處理完公務得知父母回府,他便去往上房請安。

容源自去處理公務,上房只有謝菡和瑾萱兩人,因為路遇瑾萱的緣故,她倒是比容敬提前知曉容離的情況。瑾萱的一番開解倒是讓謝菡的心情好了幾分,此時見兒子過來,待容敬請完安后,她拉著瑾萱的手對容敬說,「為娘有點累了,你陪萱兒去逛逛吧,你妹妹那有點事,

讓萱兒告訴你吧,我歇會。」

說罷拍了拍瑾萱的手,「好孩子你慢慢跟他說,我實在有些乏,就勞煩你了。」

「伯母言重了,」瑾萱搖頭道,「今日之事確實突然,您好好歇歇,別太勞心了。」

「好,去吧。」謝菡笑著點了點頭。

容敬有些納悶,自從小妹嫁到戰王府便過的極為舒心,如今看母親和瑾萱郡主的神色,彷彿有什麼大事已經發生了似的。

前天戰王出征,小妹相送時還未見如何,雖然能看出小妹有些失落,不過精氣神還是不錯的。

難道是因為戰王出征,小妹思念太過病了不成?

容敬心思轉了轉,這也不像他小妹的性格啊。

若說追著戰王跑了他信,思念成疾什麼的,他覺得自家小妹干不出那樣的事。

「母親歇息吧。」容敬行了禮和瑾萱退了出來,心裡還想著離兒怎麼了。

該不會…真跑了吧?

容敬心中所想並未表現出來,瑾萱瞅了瞅他,正巧容敬看過來,瑾萱一下便紅了臉,轉開目光,「那個,離兒…離兒離京了。」

「嗯。」容敬點了點頭,果然。

這才像他小妹干出來的事。

「你知道了?」瑾萱見他反應平平,顧不上害羞,驚詫地看向他。

容敬誠實地搖頭,「不知道。」

「那你…」

「怎麼不驚訝呢?」

瑾萱未說完,容敬便把話接了過去,瑾萱點點頭,她聽到的時候可著實吃驚了一把。「小妹與戰王的感情很好,她膽子大主意又多,若是出了什麼令母親憂心的事,怕也就是小妹追隨戰王出征了吧。」容敬為瑾萱解惑,這算是他與瑾萱相處一來,說過

的最長的一句話了。

「這倒是,」瑾萱認同的點了點頭,小聲嘟囔了一句,「主意是挺多的。」

「什麼?」

「沒什麼,」瑾萱笑了笑,眉宇間有些擔憂,「伯母知道阿離去邊疆挺擔心的,你若無事,多勸勸伯母吧。」

「放心,」容敬點了點頭,他唇角含笑,「這段時日多謝郡主。」

「謝我?」瑾萱詫異的指了指自己,「謝我做什麼?」「小妹出嫁后,母親雖然未說什麼,但心裡還是有些失落,我與二弟身為男子,無法時常陪伴母親左右,也不知母親心中所想,多虧郡主相陪,母親的心情確實好了許

多。」容敬真心實意的道謝,字字誠懇,他自己沒意識到能和瑾萱說這麼多。

「嗨,」瑾萱笑著擺了擺手,「沒事,一家人,都是我應該做的。」

這話說的相當溜,以至於瑾萱說完才意識到自己說了什麼。

雙頰好不容易褪下的紅潤立刻飛漲,她感覺臉上火燒火燎的呀。

「不…不…那個…你…那啥…別誤會啊!」瑾萱直接掐了自己一把,這時候結巴太鬱悶了,她需要解釋啊!

她頭搖的跟撥浪鼓似得,「我不是那個意思,我的意思是說吧,我,就是,你娘就是我娘…」

這麼說,好像更不合適,瑾萱覺得自己要瘋了,咋還把心裡話說出來了?

「不是從你這論啊,你別誤會,」瑾萱趕緊擺手,「我是說,我跟阿離這關係,她,伯母…」

容敬看著瑾萱手忙腳亂的樣子,沒忍住笑出聲來。「抱歉。」容敬握拳擋在唇邊,話里還帶著笑音兒。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下堂王妃逆襲記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下堂王妃逆襲記 下堂王妃逆襲記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805章 我們的愛,甜到掉牙(十)

95.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