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6章 我們的愛,甜到掉牙(十一)

第806章 我們的愛,甜到掉牙(十一)

瑾萱生無可戀的看著容敬,不是她吹,這些日子她自認已經表現的相當好了。

這個相當好,意味著她能在容敬面前表現的和平日一般無二,有時還能優秀一下。

可今兒倒好,直接一竿子給她打回原形,她鬱悶啊!

「我…我…我先走了,你別送了。」瑾萱提著裙子就跑了,要死了,她現在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以後她還怎麼跟容敬相處呀?

老天啊,來到雷劈死她算啦!

容敬都沒來得及攔,瑾萱就跑遠了,他搖頭笑了笑,背身而去回了書房。

轎中的瑾萱臉頰通紅,剛剛的話她怎麼能說得出口,就算這麼想的也不能這麼說嘛。

太直白,太直白了呀!

「丫頭,臉怎麼這麼紅?」瑾萱下轎正巧碰上自個兒親爹,齊老王爺抬手就要去摸瑾萱額頭,嘴裡念叨著,「發燒了?」

「沒…沒事,您看那是誰。」瑾萱往後一指,齊老王爺直接扭頭,瑾萱蹽開了就跑。

那麼丟人的事,她可沒法對自個兒爹張嘴,還是先跑吧。

「沒人啊,萱兒你…」齊老王爺一回頭,閨女沒了,「郡主人呢?」

轎夫一指裡面,「進去了。」

「進去了?」齊老王爺詫異的不行,「這孩子,怎麼了這是?」

邊念叨著邊進了王府自是不提,只說瑾萱,射門口一溜小跑回了自個兒院子,路過四個大丫頭身邊連停都沒停。

「主…」雲兮感覺一陣風從門口刮過,郡主人就沒了,「剛剛是主子回了吧?」

她有點蒙。

段葉仨丫頭猶豫著點頭,她們應該沒看錯,再說也沒誰有那個膽子敢闖郡主的院子不是。

郡主跑那麼快乾嘛?

四個丫頭齊齊看向院門口…也沒人追啊。

郡主最近,可是越來越難懂了。

由於尷尬,瑾萱可是避了容敬好久,這不禁讓謝菡有點詫異了,之前兩個小的相處起來好不容易有日漸親近的意思了,怎麼轉眼又回去了。

他倆幹啥了?

謝菡探究的目光時不時地便落在瑾萱身上,偏偏還不能表現的太明顯,娘倆說話的時候,謝菡不著痕迹的順帶問了兩句,瑾萱不知聽沒聽出來,反正把話岔開了。

容敬送瑾萱出府時,瑾萱當真是硬著頭皮再走,她想了想,不能這麼下去,她得調整調整,不能跟容敬在一起這麼別彆扭扭的。

是以,在瑾萱沒調整好之前,去相府的次數便少了些許。

謝菡敏銳的感覺到了不同,她能讓到手的大兒媳婦兒飛了?

笑話!

也不知她那個木頭兒子做了什麼事情惹得萱兒不快了,既然兒子整出的幺蛾子,她這個做娘的總要挽救一下。

謝菡手捧茶盅,手上的茶蓋輕輕撇著浮沫,發出輕微的碰撞聲。

半晌,謝菡臉上露出老母親般慈祥的笑容,輕輕吹了吹手的茶,緩緩飲盡。

三日後,謝菡病倒了。

這病來的突然,讓人猝不及防。

容源和容敬這日下朝回府,父子倆就朝中政事討論了一路,回府就聽管家說,夫人病了。

這可不得了。

父子倆連忙去了上房,那裡謝菡嘴裡哎呦哎呦的喊著難受,眉頭緊皺,茹梅和幾個丫頭在一旁伺候著,手腳不閑還時不時的問一句,「夫人,您還有哪不舒服?」

「夫人。」

「母親。」

容源和容敬的聲音同時響起,茹梅等幾個丫頭連忙問安,禮卻是沒辦法行的,她們還得伺候夫人。

在容源眼裡那些虛禮哪兒有自家夫人要緊,他走到床邊坐下,伸手接過茹梅遞來的帕子替謝菡擦汗,忙問,「告訴柳一了沒有?」

茹梅立在一旁回到,「已經去請了,柳先生馬上來。」

容源點了點頭,看著自個兒媳婦兒這麼難受,他心疼,「夫人哪裡不舒服?」

話自是問的茹梅,謝菡臉色蒼白,看著不像能說話的。

茹梅猶豫了一下,有些犯難,但還是照實說了,「夫人說,那哪哪兒都不舒服。」

容源抬眼看向茹梅,「哪哪兒都不舒服?」

茹梅點了點頭,這是夫人的原話。

「夫人怎麼病的?」容源俯身幫謝菡擦著頭上的汗,看的出來她是真的難受,一腦門的汗珠,擦了之後倒是好不少,最起碼不往外冒了。

早上吃飯的時候還好好的,怎麼這麼會功夫就病了。「一盞茶前,夫人說不舒服想躺一會兒,奴婢剛服侍夫人躺下,夫人便說腹部不適,接著頭也疼了起來,兩脅也不舒服,奴婢趕忙讓人去請府醫過來,然後您和大少爺

就進來了。」茹梅低頭回稟。

「相爺,」府醫柳一被管家帶來了,藥箱再側,微微有些氣喘,看的出來他是急急趕來的。

「快,你給看看。」容源忙起身,讓府醫診治。

柳一用袖子擦了擦腦門上的汗,深呼吸一口氣,這才走上前來。

相府中但凡誰有個頭疼腦熱的都是柳一診治的,他醫術精湛用不了幾付葯便可痊癒,跟宮中那些求穩的太醫不同,他是真能治病的。

蓋好帕子,柳一上前請脈,他聽管家說夫人是突然病的,病位又不止一處,他平心靜氣細細診治,確定夫人到底因何起病。

他自認雖不是神醫,無論病症多複雜,只要用心總能找出病因。

然而…這次他有點懷疑自己。

婦人多體虛,氣血不足之症更是十之八九,然而相爺夫人在他平日的調理下,身體健壯的很。

尤其是夫人,氣血虧虛也只是在誕下小姐時曾有過,后經他手調理,早就補回來了。

今兒一把脈,脈象平滑有力,柳一又看了謝菡的舌苔,淡紅薄白乃正常之象,除了臉色白一點外,應該哪哪都沒問題才對。

怎麼就哪哪都疼呢?

「夫人可曾摔倒?」柳一眉頭微皺。

「沒有,奴婢一直跟在夫人身邊伺候著。」茹梅搖頭道。

「今早起來,夫人可有不適?」柳一眉頭微鎖。

「沒有,今早夫人和平時一樣未有不適。」茹梅搖頭道。

容源點了點頭,「今早我與夫人用飯時,夫人還一切正常。」

「早上吃什麼?」柳一眉頭緊鎖。

「白粥、小菜還有兩塊金乳酥。」

這也沒什麼不好消化的東西…柳一眉頭深鎖,這到底是因為什麼病的呀?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下堂王妃逆襲記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下堂王妃逆襲記 下堂王妃逆襲記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806章 我們的愛,甜到掉牙(十一)

95.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