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4章 丟不丟臉?

第674章 丟不丟臉?

容離一拍腦門,誰來把這個幼稚的男人領走?

之前夫妻倆討論肚子里的閨女時,都是調侃居多,夏侯襄也從未像今日這般,如此正正經經、明明明白白的叫她肚子里的寶貝一聲閨女。

現在一聽兒子是母親上輩子的情人,這就立馬喊女兒了。

敢不敢再幼稚一點?

夏侯襄滿意的摸了摸容離的小腹,他閨女多乖呀。

「好了,讓人看見堂堂戰王爺這麼幼稚,丟不丟臉?」容離哭笑不得的將他拉起來,還沒完了。

夏侯襄認真思考了一下,搖頭道,「不丟。」

行吧,就當她什麼都沒說。

「你倆幹嘛呢?」小黑不知何時飛來,「神神秘秘的,他幹啥丟臉的事兒了,給我講講。」

小黑頓時八卦之火熊熊燃燒,它主子就沒丟過人,這麼有意義的事情,它不能錯過呀,聽完也好給他傳播傳播。

正說著,小黑感覺自己被人提起來,『嗖』地一下被扔了出去。

很好,它一定會報仇的!

「你是不是要瘋!」小黑拍著翅膀,及時剎住車,原路返回。

夏侯襄攬著容離,瞪了它一眼,「是不是睡得太舒服了?」

自個兒多重心裡沒點數嗎?

還往離兒肩膀上落,現在離兒可是懷著身孕呢,閃著腰了怎麼辦?

若是容離知道他心中所想,一定會忍不住吐槽的,她腰長肩膀上嗎?

這男人自打當了爹以後,腦迴路明顯和之前不一樣了。

曾經那個高冷嚴肅的男人呢?

能不能把他變回來呀!

小黑輕哼了一聲,轉變路線落到夏侯襄的肩膀上,「那你每次丟我也太過分了。」

「若不是你壓著了離兒,我會扔你嗎?」夏侯襄瞟了它一眼,是它有錯在先。

「我才多重,小離兒都沒說我。」小黑不幹了,之前沒娶到小離兒,派它過去給他幫忙,娶到小離兒以後就卸磨殺驢…鳥了?

能不能講講道理。

「離兒面薄,不好說你。」

「哼。」小黑嘴還是趕不上趟。

容離笑著看一人一鳥在鬥嘴,這場面多久沒見到了,換句話說,應該是小黑有多長時間沒被扔了…

自打有了大白后,小黑都顧不上跟阿襄嘴欠了呢。

現在這一幕,多親切,對不對?

因為容離和夏侯襄倆人走的夠遠,大軍那邊根本看不到,不過關於倆人的言論,一直沒有離開過大部隊。

嚴邈沒辦法去容離面前找存在感,只能跟紀明輝念叨念叨,誰讓他嘴碎又藏不住話兒呢。

紀明輝本來就老實,嚴邈抓住他一通『叨叨叨』,他根本連選都沒得選,更別提拒絕了。

所以,紀明輝只能一臉生無可戀的忍受著嚴邈的碎嘴,外加適時的給他遞上一壺水。

若說大軍中,明目張胆隨行的女眷,怕就是瑞珠一人了。

她跟在辰逸身邊,除了照顧他,還能幫他打打下手,辰逸做菜的手藝一直沒丟,即便加入玄甲騎了,有他娘子時常給軍師送吃食,他也撂不下手。

至於容離的身份,辰逸早就猜出來了。

早到什麼時候?那就要從王爺與軍師發生不可描述的事情時說起了,之前在西南邊疆之時,瑞珠就曾告訴他軍師是女子,後面看到王爺對軍師的態度,不用說,軍師的身份肯定就是被這群軍中傻老帽口中那可憐的戰

王妃了。

不然,戰王爺為何早不斷袖晚不斷袖,偏偏等大婚之後斷袖了?

這明顯不科學嘛。

至於戰王爺為何會娶一個下堂妃做妻子,那肯定是那勞什子端王腦袋被驢踢了,不珍惜他們軍師。

這麼個女子誰娶了不得當個寶?

那是一般女子能比擬的嗎?不得不說辰逸這分析能力相當強了,他猜出來后便去找自己娘子證實,瑞珠沒想到他能發現的這麼快,她雖未明說,不過辰逸與她做夫妻不是一天兩天的了,從她的表情里就得知自己猜的到底對不對

瑞珠嘆了口氣,心裡還是對主子感到有一絲歉意,若不是之前逸哥兒誤會她和主子的關係,她也不會告訴他主子是女子這件事。

這下算不算暴露主子的身份了?

千叮嚀萬囑咐,讓辰逸保證了半天不會說出去,瑞珠才放下心來。

她可不能耽誤主子的事。

「軍師和王爺的感情真好啊,」辰逸看著王爺又攙著王妃去散步了,不禁感嘆道,隨即自我反省道,「娘子你放心,我會向王爺學習的。」

瑞珠笑著看向辰逸,先比了個噤聲的手勢,之後才道,「那你加油哦。」

誰也不會嫌棄自己相公對自己好不是?

辰逸聽話的點了點頭,夫妻倆說話的聲音不大,暮楠這人不大有眼力價兒,湊到人家夫妻倆人這邊一蹲,「哥哥、嫂子,你們說啥呢?」

他一個人挺無聊,嚴隊正和紀隊正倆人說話呢,他和別人不算太熟,只能來找辰逸了。

容離當初給嚴邈四人弄成機動小組,完全是因為四人的功夫較其他人高出不少,獨立作戰完全沒問題,卻忘了讓他們和大部隊培養培養感情。

嚴邈和紀明輝本來就是倆頭兒,對各自的隊伍很熟悉,而辰逸和暮楠不同,倆人一直待在伙房,與十九營房的人本就不算太熟,更別提嚴邈帶來的土匪們了。

可辰逸娶妻有媳婦兒陪,這時便顯得暮楠格外凄慘了,他比較內向,不是和誰都處得來的性格,又是孤身一人。

這無論古今,好像都對單身狗太不友好了啊。

容離和夏侯襄遛彎結束,意味著大軍休息時間便也結束了,部隊繼續開拔向前,過了天祁去往北狄的路上,即便是官道也有不少土匪存在。

這裡的土匪不僅僅是在天祁處於邊緣化的百姓,還有不少來自西北,卻不屬於北狄的人群。

他們曾經也是零散部落里的一員,被北狄侵佔后,不想被旁族統治,雖向南逃竄。

這些人樣貌與天祁的人不大一樣,輪廓深邃,一眼便能看出不是天祁原本臣民,所以只能逃到遠離人群的地方,依山而居。

他們與落草為寇的天祁土匪不一樣,在他們身上並沒有什麼罪責或是血海深仇。逃竄至此,只是想有一方容身之地而已。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下堂王妃逆襲記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下堂王妃逆襲記 下堂王妃逆襲記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674章 丟不丟臉?

79.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