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3章 女兒,我是你父王

第673章 女兒,我是你父王

尹初年瞬間一愣,完全不知道該怎麼接下去。

當了這麼多年差,什麼樣的人沒見過?

哪怕就是皇上,也沒這麼無賴呀!

當然,尹初年也沒有膽子向夏侯贊提問題。

「尹大人還有事嗎?」夏侯襄的語氣未變,但依舊讓尹初年聽出了話里的不耐。尹初年心裡也不禁惱火,他們御林軍隸屬於皇上,戰王不過一屆王爺憑什麼這麼囂張,如此想著憑藉一腔怒火,直接問道,「先前皇上收到王爺戰報,邊疆戰事吃緊糧草不足遂需運糧至邊疆,請問王爺

是也不是?」

「嗯。」夏侯襄惜字如金。

尹初年氣惱不已,「既然戰事吃緊,不知戰王為何會出現在此,您就不怕被皇上問責您征戰不利嗎?」

夏侯襄終於有了一點表情,只是看起來頗為不解,「本王何時怕過?」

尹初年:「……」

他再次被問住,再次不知該如何往下接。

「保衛邊疆…」

尹初年憋得臉紅脖子粗的,話未說完便直接被夏侯襄打斷。

「保衛邊疆是本王的事,不勞尹大人操心,或者…」夏侯襄微微一頓,「若是尹大人實在不放心本王,不如與本王同行?」

「去哪?」尹初年有些蒙,回京自然是要一起的,可怎麼聽戰王的意思並不是如此。

「本王收到戰報,北狄準備發兵攻打天祁,尹大人一向守衛京城,想必功夫了得,如今既然有一腔熱血,自然要報效國家,墨白、墨雲…」夏侯襄好脾氣的給尹初年解了個惑,並點了墨白二人。

「屬下在。」墨白、墨雲抱拳聽令。

「請尹大人入伍。」

「是!」

尹初年臉色瞬間慘白,北狄是什麼樣的存在他可清楚,邊疆如此多的國家,唯一能讓天祁頭疼的只有北狄。

之前有雲老將軍,現在有戰王爺,對北狄還只能抗衡,不能徹底打敗北狄,收編入天祁國土。

現在一聽夏侯襄要去與北狄對戰,還要帶上他。

尹初年最先感到的便是害怕,他們御林軍的職責是保衛京城,順便搞搞暗殺而已,真要是實打實的上戰場,那不是要他們的命嘛。

旋即,尹初年感覺有點不對勁,「北狄五年未曾出兵,王爺怎麼收到的消息?」

皇上哪還沒奏摺呢,戰王便先知曉了?

不是蒙他的吧?

「尹大人若是不信,隨本王去看看不就知道了?」夏侯襄也不著急,就這麼看著尹初年,御林軍是什麼樣子,他在京城不是一兩日,對於他們所做的事情還真看不上眼。

之前的御林軍被夏侯贊大換血,只挑了聽命於他的人,真本事沒多少,算計人的手腕倒是不少。尹初年頭上見了汗,夏侯襄所說到底是真是假他不知道,可西北邊疆他肯定不能去,那兒常年有夏侯襄的人把守,再加上若北狄真發兵,兩撥人他那個也打不過還不能跑,只要去了邊疆便算入行伍,

逃兵是可以先斬後奏的。

他是瘋了才要答應夏侯襄。

「戰王言重了,」尹初年再沒了之前的囂張,頭都快低到脖領子里去了,「微臣只是奉命送糧,現在糧已送到,屬下就不耽誤大軍的行程了,京里還需要微臣守衛,微臣預祝您出征大捷。」

說完趕忙讓之前等在一邊的運糧隊伍過來給戰王磕個頭,他們手裡的糧已經讓墨堯和墨陽兩人帶隊給拉回來了。

尹初年帶隊回京時,心裡終於鬆了口氣,原本他是打算興師問罪的,誰知被夏侯襄嚇得直哆嗦。

面上無光是一定的,尤其是在屬下的面前丟了臉,尹初年想著該如何添油加醋的向皇上報告,他眸中漸漸陰冷,不能白白跌了這麼大的面子。

在尹初年走後,大軍原地休息,容離從馬車裡鑽了出來。

倆人剛剛的對話她都聽見了,心裡不禁先對尹初年鄙視一番,能不能爺們兒點?

一聽去北狄立馬慫成一個,就這樣的人還守衛皇城?

夏侯贊身邊的人都不行呀。

「怎麼出來了?」夏侯襄下馬正準備去馬車裡,哪知容離先他一步下來了。

夏侯襄趕忙走到容離身邊,先幫她緊了緊大氅,又拉著她小心翼翼的走著,前面但凡有個石頭啊樹枝啊什麼的,夏侯襄第一時間就把這些障礙物給掃平了。

容離哭笑不得的看著他,幸虧她吸取教訓,沒帶著她家相公往人堆里湊,之前讓行軍的將士們看了,差點兒沒把眼睛瞪出來。

「你剛剛,是故意嚇他的吧?」容離壞笑著碰了碰夏侯襄的肩膀,滿臉寫著『我懂得』。

「嗯,帶著他們多累贅。」夏侯襄拉著她慢慢走著。

「你就不怕他答應啊。」容離眨了眨眼。

「他沒那個膽子。」夏侯襄篤定的說道,看人他是有準頭的,只…除了他家娘子。

他是著實沒想到她膽子那麼大。

「喂,你不會要說我吧?」容離往後傾了傾,她從他眼裡看到了無奈哦?

「慢點,」夏侯襄嘆了口氣將人攬過來,怎麼走個路都不好好走,這姿勢多危險,「再…」

「再閃著腰。」容離直接說了他想要說的話。

她聽的耳朵都快出繭子了,真是小心到令人髮指。

「放心吧,你前世的小情人兒我好好揣著呢。」容離輕輕拍了拍肚子。

「小情人?」夏侯襄沒聽明白。「嘿嘿,」容離咧嘴一笑,她忘了古代還沒這個說法呢,不過沒關係,她可以給他解解惑,清了清嗓子繼續道,「相傳,每個女兒都是父親的上輩子的情人,因為上輩子沒能給女兒那麼多的愛,所以這輩

子就追著來討債了。」

夏侯襄沒想到還有這麼稀奇的解釋,聽起來倒是不錯,只是,「那兒子,就是母親上輩子的情人了?」

容離沒想到這話還能舉一反三,很認真的思考了一下,點點頭道,「唔,估計是吧。」只見夏侯襄蹲下來,表情特別嚴肅,鄭重其事的摸了摸容離的小腹,開口道,「女兒,我是你父王。」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下堂王妃逆襲記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下堂王妃逆襲記 下堂王妃逆襲記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673章 女兒,我是你父王

79.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