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9章 揣測

第669章 揣測

鍾雲院里,皖月在聽到似雲來報,說是管家來了,她不禁有些詫異,不知有什麼事,吩咐似雲將人請進來。

管家先給皖月請了安,之後才開口轉述,「老奴之前光忙著府里的事,沒來問您這兩日出行是否順利,實在是老奴的罪過。」

「管家言重了,」皖月對管家還是頗有耐心的,「府里人伺候的很是周到,沒什麼不妥。」

管家鬆了口氣,「那便好,不知明日,王妃是否還去聽書?老奴也好早些安排。」聽到管家如此說,皖月擺了擺手,說道,「白麓閣的說書先生著實不錯,故事短小精鍊,一點兒也不拖沓,本宮心情不錯,小段兒今兒也聽完了,明日便不去了。另外,若是再出府,本宮會提前著人告

訴你的,你管著王府這一大家子事也辛苦,不必再操心本宮這兒了。」

管家心裡這才徹底鬆了口氣,又跟皖月客氣了幾句,這才躬身告退。

出了鍾雲院,又入嘯雲院,管家將皖月的話潤色一下,報給夏侯銜知曉。

夏侯銜聽罷點了點頭,這兩日因為皖月出府,他也是怕皖月作妖,派出去的陣仗便有些大,再加上多嘴多舌的人添油加醋,事情都已經傳到了父王的耳朵里。

若是皖月明日再出府,夏侯銜考慮著要不要減一半人,他現在雖是春風得意,可不能在父皇眼裡落下個敗家的樣子。

明日皖月不準備出府,那便省了不少力氣,夏侯銜讓管家將隨行的侍衛叫來,他得問一問有沒有什麼事情發生。

管家自嘯雲院出來,現實擦了一把汗,夾在兩個不對付的主子身邊,實在太難做人了。

尤其,兩個都不是省心的主兒。

嘆了口氣,管家去找隨行的侍衛長。

侍衛長被叫去書房,聽主子問出府有無事情發生,他便將王妃今日在白鹿閣門,口遇到寧王一家,而後寧王妃邀王妃同坐的事情說了。

他說完,夏侯銜便讓他下去了。兩個女人湊在一起,無非就是聊聊家常,這事沒什麼值得他費心關注的,只是。也不知從什麼時候起,寧王妃倒是很喜歡皖月,上次邀了皖月過府說話,現在聽書都聽到了一起去,就皖月這個脾氣還

能交著朋友,夏侯銜著實覺得有些不可思議。

夏侯銜詫異歸詫異,但也沒過多的關注,錦瑟正好過來,每日到了這時候,錦瑟都會提著些剛做的點心過來讓他嘗嘗,夏侯銜沉浸在溫柔鄉里頗為快活,也沒空去想那些有的沒的。

皇宮中,夏侯贊手邊,暗奏夏侯銜的摺子越來越多。

蓋因夏侯銜之前得勢之初行事便過於張揚,又犯了夏侯贊的忌諱,所以,夏侯贊一直命人盯著夏侯銜的一舉一動。

此時,剛剛看完奏摺中所書夏侯銜的種種行徑,夏侯贊心中的怒火好似沒有之前的旺了。

他並不是不生氣,而是已經習慣了。

夏侯贊甚是平淡的一一瀏覽過後,將摺子放在一邊,表情一絲波動都沒有,接著便開始處理那些日常的摺子。

這般淡淡然的樣子,若讓別人看到,大概以為夏侯贊看的只是些無關緊要的事情,可立在一旁的大太監陳進忠,跟著一字不落的看了奏摺中的內容。

他心下大驚,明明自己之前已經提醒過皇后,端王爺的行徑已經惹怒了皇上,並一再跟皇后強調要讓端王爺收斂一些,那怕只是一兩個月,也好過現在。

怎麼他說過之後,端王爺行事越發的乖張了?

這可如何是好!

在宮內當差,沒有不為自己謀後路的,陳進忠之前能與皇后報信,其中一層意思,因為皇后曾對她施以援手,他為了報恩才如此,但更多的是想要站在端王一隊。

端王占嫡不佔長,但有皇上的器重,日後奪得皇位無疑是板上釘釘的事情。

陳進忠若能及時站在端王一派,待他登上皇位,自己也能有個著落。

他歲數大了,別無所求,只想安度晚年,壽終正寢而已。

可端王如此行事,明顯是在斷自己的後路,皇上現在越平靜,心中對端王就越不滿。

這個不滿會積累到什麼程度爆發,陳進忠心裡一點兒底兒都沒有。

現如今,陳進忠心中不免琢磨,為了曾經的恩情,他為皇后和端王爺已經做過不少事情,再往後他是不是要另謀出路?

現在看來端王爺,已經不是皇上心中最佳人選。只是寧王爺資質太過平庸,出身又不好,所以皇上從未想過將皇位傳給寧王。六皇子夏侯宇沒自己的主意,唯端王馬首是瞻,又愛衝動,也不在皇上考慮的範圍之內。四皇子和五皇子壓根就沒被皇上

注意過。

只剩一個最小的睿王夏侯杞,只不過睿王年齡小玩兒心太大,出身雖好,可瑞王爺對皇位似乎並不上心。

貴妃娘娘倒是一直在暗中使勁,但是成效不大,貴妃娘娘倒是比睿王爺自己還著急。

揣測來揣測去,陳進忠一時犯了難,他雖自小跟在皇上身旁伺候,但到底不是皇上肚子里的蛔蟲,有些事情他能猜的出來,有些事情並不能。

安安穩穩輔佐皇上倒是可以,但一旦皇上退位,曾經輔佐過太上皇的大太監,都都會被調去遠離政治核心的所在,留在太上皇身邊伺候的很少。

陳進忠服侍皇上多年,在宮中各處都是說一不二的,有人對他心生不滿更是常有之事,誰在宮中不是這麼過來的呢?

若是最底層的那些宮娥太監過得舒適,誰還會費盡心思往上爬?

那些服侍過太上皇的老人被調去各處之後,最後的結果都不會太好,陳進忠不想落得那樣的結果,所以,才想在有權勢的時候為自己謀劃一下出路。

陳進忠所求的,不過一方落腳之地,若是能被放出宮去自然最好,在外面置一畝田安安心心的度過餘生,算是他心中的奢求。

宮內勾心鬥角的事情他見過太多太多,人老了,陳進忠不願意再經歷這些事情。

現在看來,端王爺已經幾近被皇上放棄,那麼接下來該如何擇主,便是一件大事。

陳進忠站在皇上身後,看上去想是兢兢業業地伺候皇上,其實心中早已轉了好幾道彎兒。

幸而他之前在各位皇子來試探之時,表現的很正常,仿若不偏不倚,也沒有特別對端王爺表示出親近的意思,現在再想重新站隊彷彿就容易多了。

陳進忠心中白轉千回,夏侯贊並不知曉這個自小服侍他的玩伴,已經成長到如此地步。

夏侯贊合了最後一本奏摺時,心下的怒火已經熄滅,取之而來的是徹骨的涼意,夏侯銜果然令他刮目相看。

還是王爺便已經如此行事,若是他日被立為太子,他還會做到什麼地步?殺君弒父,敢不敢?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下堂王妃逆襲記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下堂王妃逆襲記 下堂王妃逆襲記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669章 揣測

79.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