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8章 達成一致

第668章 達成一致

夏侯禹笑了笑,安撫似的拍了拍她的手,「月兒不必著急,你還未顯懷,這胎兒的月份也不大,若是想要落胎,本王派人去找些有名氣的大夫,將他們聚在一起,商量個不傷身體的方子給你。到時,你既能

落胎,又不傷身體。這般,豈不一舉兩得?」「再者說,藥性溫和些便不易被太醫院的那些人察覺,等你喝落胎葯之前,讓太醫給你開些補身體的方子,到時你若小產,便直接將責任推到太醫身上去,不就成了?虛不受補這事兒,你應該懂的。如

此,夏侯銜就是想要遷怒,那遷怒的也是太醫,與你一點關係也沒有。月兒是聰明人,其中利弊,你自己考慮考慮吧。」

夏侯禹心思縝密,說的頭頭是道,皖月到底是將他的話聽了進去。

樓下說書人的書已經接近尾聲,皖月平復了一下自己的心情,對夏侯禹說道,「既然你如此說,那便依你所言,本宮在端王府等著,你可不能讓我等太久。」

說完,又補了一句,「夏侯銜加派了不少人手守著鍾雲院,你若是送葯,得小心些。」

她還怕這事暴露呢。

夏侯禹聽著皖月如同命令的口吻,倒也沒有著惱,「放心,既然本王說的會幫你解除後顧之憂,就會依言而行。若是方葯開好了,本王自會派妥帖的人給你送過去,你在王府里安心養好身體便是。」

皖月點了點頭沒再說什麼,說書先生的書已經結束,皖月站起身來,她起身後葉嵐榛也跟著站了起來,怯怯的看了夏侯禹一眼。夏侯禹的一個眼神,她便上前拉了皖月的手,在走出房門前,葉嵐臻面上恢復了在人前那般親切自然的樣子,皖月也調整好面部表情,兩個女人有說有笑的走了出來,外面候著的丫鬟小廝見主子們出

來了,連忙過來伺候,倒是一點懷疑都沒有。

白麓閣外,皖月和夏侯禹夫婦道了別。

由似雲和畫兒扶著上了轎,兩家人的轎子一左一右從白麓閣門口離開。

夏侯禹還有事情要做,這樣一來與皖月的轎子也能避開,免了不必要的麻煩。皖月坐在轎中,較來之前輕鬆不少,心中的石頭算是落了大半,雖然腹中的胎兒仍然在,但是已經和夏侯禹達成一致,他已經承諾會負責將胎兒除去,肚子里的小東西不會臨世,這便能令她大大的松

口氣。

此時,皖月這才有的心情微微挑開轎簾兒向外望去。

想她自南楚到天祁,已經數月有餘。

來時,她的目的是為了嫁給夏侯襄做王妃,現在目標達成一半,王妃倒是成了,可嫁的人不對,真不知她千里迢迢這是做什麼來的?

南楚民風開放,男女之間並無太多束縛,所以出門逛街之類的活動,女子即便在閨閣,也是不受限制的。

可是天祁不似他們南楚小國,規矩頗多,男女授受不親,高門貴族的女子上街更是被世俗所不允的事情。

皖月想著,若不是為了夏侯襄,她才不會踏入天祁一步!

現在回想起以往的種種,皖月覺得當真是天意弄人,她明明愛慕的是夏侯襄,卻被迫嫁給了一個她最為厭惡的人,並且還懷了他的孩子,打過一次又懷了另外一個人的…

她只是想嫁給心愛之人,怎麼就如此的艱難?

皖月不覺有些心裡堵得慌,想她一國的公主,怎麼會被如此不公的對待!

嘆了口氣,皖月的眼神看向遠方,這時她才發現,怎麼長街之上,有那麼多行乞之人?

而且看樣子都是頗為痛苦的,有的在地上嚎叫打滾,有的弓著腰痛哭流涕,總之,每個人除了衣衫襤褸之外,表情多多少少都帶了些痛苦,什麼樣的都有。

皖月本來稍好些的心情,直接變差了,她放下轎簾兒,原來天祁的繁榮昌盛,說的也不過是那些高官門第,富家子弟而已。

這些路上行乞之人和他們南楚並沒有什麼不同,而且,他們南楚還沒有如此多的乞討之人吶。

不知祁皇治下有如此多的乞丐,待哪天祁皇微服出巡,看到這樣的情形,心中作何想?

在京城裡便是如此,那郊縣就更不必說了,果然不出門不知道。

皖月忘了,她之前每次偷偷出府之時,長街之上並未有如此多的行乞之人,現在,怕是京城裡全部乞丐都聚到了這條長街之上,看著當然壯觀。

這可是因她而起的。

路邊的乞丐們盡自己所能,頗為誇張地在表演著,他們想要引起端王妃的注意,只不過好像成效不大。

端王妃連看都沒有看過他們一眼,與昨日的行徑相比,簡直如同兩個人一般。

直到端王府的轎子停到王府門口,這些在長街之上裝病裝痛的乞丐們才都紛紛起身,撣了撣身上的土心道晦氣,早知就不這麼賣力的表演了。

人家根本就沒有看到,白白浪費了一上午的時間,不知他們很忙的嗎?

若是行乞,該要多少銅板呢?!

乞丐們嘴裡罵著街,三三兩兩的走了,他們的嘴可是不饒人的,昨日在他們口裡還是活菩薩一般的端王妃,到了今日就變成了摳門鬼。

連一點銀子都捨不得給,弄這麼大陣仗出行做什麼?

跑出來顯擺嗎!

皖月並不知道,之前為了不讓自己給小六的賞銀那麼打眼,而做出的舉措,竟會帶來如此言論。

她帶著似雲和畫兒回到了鍾雲院,夏侯銜在書房,本以為今日皖月還會再來找他,之前不是說了要聽個三五日嗎?

沒想到等了又等,皖月竟然沒來,夏侯銜不免有些生氣,他是王府的主人,昨日皖月要出府回來前還知道來報備一聲,今日回來直接回院,就再沒了動靜,皖月難道想明日說都不說一聲,就出門了?

他喚來管家,讓管家去告訴皖月一聲,若是想要出門,便每天回來之時來報備,否則,就別出去了。管家恭敬應是,退出門外轉身悄悄嘆了口氣,他怎麼覺得王爺越來越難伺候了,不,應該說府里的幾位主子,都越來越不好伺候了啊。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下堂王妃逆襲記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下堂王妃逆襲記 下堂王妃逆襲記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668章 達成一致

79.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