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5章 今日倒是巧

第665章 今日倒是巧

「還要去?」夏侯銜不耐的看著皖月,本以為她聽書解悶聽一天也就算了,誰知道第二日還要再去。

皖月倒是振振有詞,「你見過哪家說書一天就說完的?你讓本宮聽書聽半截,到底是想讓本宮開解心情,還是堵死本宮?」

夏侯銜被皖月問的一噎,皺眉看著一臉理所當然的皖月,早知她事這麼多,就不讓她去了。

真的是…

「你準備去幾天?」

「那誰說的准?聽不完整本,總得聽完個小段吧?三天五天的,看情況唄。」皖月彈了彈指甲,也不知夏侯禹收到信兒了沒有,若是這兩天不來,她還得再讓人去送一趟。

「聽完,你老實在府內待著。」夏侯銜言語間露出一絲火氣,這已經是他壓了又壓的結果。

「還用你說?」皖月白了他一眼,轉身帶了似雲和畫兒走了。

皖月強忍著噁心,若不是必要,她才不會踏入嘯雲院一步,就是在這個院子她失了清白,一邁進這座院子就不自覺的反胃。

從院子出來時,正好碰上往這兒來的錦瑟。

皖月根本沒理向她請安的錦瑟,連停都沒停就帶著丫鬟們走了。

錦瑟無所謂的起身,人家現在懷著身孕可以為所欲為,反正禮數她做到了就是,又不是非要皖月讚賞她。

只要王爺喜歡她,其他人,無所謂。

因為和夏侯銜報備過,第二日皖月毫無障礙的再次乘轎出府,去往白麓閣。

坐在轎子里,皖月捏著帕子,眉頭微皺,不知道夏侯禹知不知道她的意思,昨日出行的陣仗很大,他應該知道自己是讓他第二日過來吧。

若不是因為不能明目張胆的遞信兒,她也不會將字條藏在荷包中。

還有那個小乞兒,應該看到字條了吧?

若是沒看到,她可就白謀劃了。

皖月出府後的心就沒靜過,一會兒怕小乞丐沒去送信,一會兒又怕夏侯禹沒懂她的意思。轎中的皖月擔心著自己的事情,轎外的似雲和畫兒不禁為她們公主捏把汗,瞅瞅長街兩旁,那一個個乞丐目光灼灼的盯著她們公主的轎子,倆人懷疑,保不齊什麼時候一個沒看好,他們能一擁而上把

轎子給吃了。

昨兒不是已經給過賞錢了嗎?

她們不知,就是因為給過賞錢才如此的。

似雲和畫兒不免有些擔心,悄悄跟隨行的侍衛說了幾句,讓他們看好了,免得衝撞了王妃。

長街上的乞丐們一開始也沒打算來蹲點,一般擺這麼大陣仗的,短期內也就出來一回兒,他們根本沒覺得端王府今兒還能出來人呢。

可轎子一打端王府出來,他們就得了信兒了,立馬放棄手頭的要飯工作,跑著就來長街兩旁蹲著了。

昨兒的賞錢可是散碎銀兩,他們要一個月的飯才能要找幾枚銅板呀?

有這麼好的營生,誰還要飯?

一個個蹲在路邊等端王妃的賞多好?

各路乞丐規規矩矩的蹲好,心裡美滋滋的等待端王妃的施捨,卻沒想到,轎子從他們眼前經過連停都沒停一下。

不應該啊!

直到轎子落在白麓閣門口,長街上的乞丐們不禁反省起來,是不是他們的狀態不夠慘?

昨日小六兒蹲著的地方尤為人多,小六兒來的時候還以為自己走錯了,平日里冷冷清清的小巷,可謂是擠滿了同行。

不怪他們搶這個風水寶地,昨兒小六兒不就是得了第一筆上銀的人嗎?

據說還有個荷包,王府里流出來的東西,哪怕是塊布頭都能當個好幾兩銀子,更何況是裝錢的袋子了。昨日一天,小六兒守著的小巷口已經在乞丐界出名了,他們無不羨慕小六兒的運氣,並在得知端王妃出來的一瞬間,迅速趕往小巷口,以求自己也能讓端王妃覺得可憐,從而賞他們仨瓜倆棗的,夠他

們吃不清了。

哪知人家路過此地,連看都沒往這邊看,更別提停轎了。

小六兒心知識怎麼回事,端王妃昨日給他賞是為了讓他送信兒,也虧得他心細沒將荷包里的字條錯過去。

小六兒本沒有好奇心去想讓他送信的夫人是哪家府上的,現在無意間得知是端王妃,他不禁奇怪,按理說端王妃乃是南楚公主,怎麼會私下和寧王爺通信呢?

知道深究無用,自己連貧民百姓都不是,更遑論去猜測上位者的心思,小六兒找了個縫隙蹲下,今兒應該沒什麼活計了吧。

抵達白麓閣后,皖月算的時間剛好,落轎時正是辰時二刻。

「王妃,到了。」似雲將帘子打起,伸手將皖月扶了出來。

就在此時,不遠處一頂轎子落地,皖月自轎中出來,正巧看到是寧王府的轎子。

皖月心下一松,可在看到轎中人時,她的神色變得頗為不自在。

原來自轎中出來的,不僅是夏侯禹一個人,連他的王妃葉嵐臻也跟來了。

皖月有些看不懂了,夏侯禹到底是什麼意思?

她今兒要說的事情,是能被葉嵐臻知道的嗎!

不自覺的,皖月沒遇見帶了些許怒意,卻因為外面圍觀的人太多,而不得不隱忍。

「皇兄,皇嫂。」皖月由似雲扶著,走上前去行禮。

葉嵐臻感覺夏侯禹在她腰后推了一把,她嘴角揚起得體的微笑,上前一步將皖月扶了起來,「弟妹不必多禮,今日倒是巧。」

「是啊,」皖月面上也帶著微笑,「皇兄、皇嫂也愛聽書?」

「我倒是愛聽,王爺他是陪我來的。」葉嵐臻說這話時雖然有些不自在,但不若不仔細聽,根本聽不出她語氣的生硬。

夏侯禹自始至終都站在葉嵐臻身後,只是目光柔和的看著葉嵐臻,專心扮演一位陪伴妻子的好相公。

白麓閣門外因為皖月的到來已經聚了不少人,街邊的乞丐做的貢獻可是不少,此時見又來了為大人物,不禁欣喜,端王妃不賞了不知寧王爺夫婦會不會賞?

結果,當然是不會。皖月和葉嵐臻寒暄著進了白麓閣,獨留長街上的乞丐們望眼欲穿,這…這跟昨天的情況,明顯不一樣吶!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下堂王妃逆襲記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下堂王妃逆襲記 下堂王妃逆襲記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665章 今日倒是巧

7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