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6章 不打,難不成還生下來?!

第666章 不打,難不成還生下來?!

白麓閣的掌柜連忙來贏,昨日端王妃來他就沒想到,生怕哪裡沒伺候周到,京里的達官顯貴太多,他一個開茶樓的,無論何時都得加著小心。

夏侯禹要去的自然還是平日里待習慣的雅間,葉嵐臻跟著停下,自打在門口見著皖月,她便拉著皖月沒鬆手。

此時,跟著夏侯禹停下后,她親切的對皖月說,「弟妹與我們同坐吧。」

皖月下意識的看了夏侯禹一眼,見他不著痕迹的點了點頭,皖月硬著頭皮點頭道,「多謝皇嫂。」

說罷,和葉嵐臻一起進了雅間。

分賓主落座后,掌柜上了好茶,貼心的將門關好,今兒這屋子他得親自伺候。

樓下說書先生已經到了,正在準備著,待到了時辰便開始說書。

雅間里,葉嵐臻和皖月好的跟一個人似得,兩人似乎有說不完的話,從髮飾、胭脂水粉到衣衫,聊了個便。

皖月心中暗暗驚奇,之前見葉嵐臻木訥的不行,怎麼今兒說起話來,到絲毫不見之前的模樣。

「你們都先退下吧,這兒不用伺候了。」在敘話告一段落的時候,葉嵐臻淡淡的吩咐身後伺候的丫鬟小廝。

「是。」寧王府的人行禮應是,規規矩矩的退出了房間。

皖月有樣學樣,對身後伺候的人說道,「你們也都退下吧。」

主人家說話,下人在一旁伺候著不自在,遣退下人也是常有的事。

似雲、畫兒和夏侯銜派來的丫鬟們都沒多想,兩位王妃說話,她們也沒必要守在一旁,和寧王府的人一樣,行完禮有序的退了出去。

在端王府下人關門時,葉嵐臻邊笑邊拉著皖月說話,待們一關,葉嵐臻立刻收回手去,面上的表情也變得怯生生的。

皖月上下打量了葉嵐臻一眼,怎麼說停就停,這樣子倒是和她在寧王府內院見過的葉嵐臻重合了。

目光看向夏侯禹,只見他挑唇一笑,目光看向葉嵐臻時,一絲感情都不帶,「不錯。」

葉嵐臻諾諾的說了謝,便低著頭縮在座位上不說話了。

皖月現下全部明了,葉嵐臻就是夏侯禹帶來的擋箭牌,心中也不知是同情葉嵐臻還是氣她不知反抗,明明坐著正妃的位子,卻連個丫鬟都不如。

「月兒,」夏侯禹將目光轉向皖月,倒是和之前在門外看著葉嵐臻的目光相同,柔和中還帶了一絲笑意,「想我了?」

嘴角,端是斜肆的笑意。

皖月之前還在看葉嵐臻,在聽到夏侯禹叫她那一聲『月兒』時,明顯看到葉嵐臻的身體有一瞬間的僵硬,放在膝蓋上的手攥著衣裙,頭依舊低著看不出她在想些什麼。

肯定不好受吧。

夏侯禹既然能當著葉嵐臻說出這樣的話來,明擺著葉嵐臻不會多嘴,她也就不避諱什麼了,狠狠瞪了夏侯禹一眼,「本宮有身孕了。」

「什麼?」夏侯禹明顯一愣。

而剛剛在聽到夏侯禹親昵喚皖月乳名時都沒抬頭的葉嵐臻,此時抬起頭直直的看向皖月,滿臉的不可思議,接著似乎意識到什麼,復又低下頭去。

皖月看到夏侯禹的表情,氣便不打一處來,她壓低聲音,咬著牙說道,「本宮沒準備,你竟也不知善後,弄出這檔子事來,你說該怎麼辦?」

若不是知道外面有人守著,皖月都想破口大罵了。

夏侯禹不解的看向皖月,「你怎麼確定,孩子是我的?」

皖月心裡的火『騰』就燃燒起來了,若是目光能殺人,恐怕夏侯禹都已經被她千刀萬剮了。

「我和夏侯銜沒關係!」皖月低吼道,雖然和夏侯禹做過一系列不可描述的事情,可若是讓她說出來,她還是開不了口的。

「月兒,撒謊可不乖啊。」夏侯禹明顯不信,她跟他的時候又沒落紅,看起來也不是初嘗人事的樣子,怎麼可能沒跟夏侯銜上過床?

「除了…除了襄大婚那次,我和他都喝醉了,其餘…」皖月羞惱的咬著唇,「就再沒有過了。」

這麼前言不搭后語的話,夏侯禹聽明白了,葉嵐臻卻聽得糊塗。

襄?

葉嵐臻在心裡將皇家的人都過了一遍,最後不禁震驚的睜大了雙眼,不是…戰王,夏侯襄吧?

皖月和戰王還有關係?

不對,葉嵐臻在心裡又過了一遍皖月的話,應該是戰王大婚時,她和夏侯銜喝醉同房才是。

葉嵐臻眉頭緊皺,明明皖月已經嫁給夏侯銜了,為何此時提起他時,竟滿是厭惡?

「他可知曉?」

「自是知曉,太醫都診過脈了」皖月沒好氣的說道,「這些沒用的就別說了,你什麼時候去買幾幅落胎葯,我得將孩子打下來。」

夏侯禹笑了,他伸出手去,將皖月的手抓在手心,「打了做什麼?這樣不是很好?」

「你瘋了!」皖月打開夏侯禹的手,「不打,難不成還生下來?!」

「生下來,有何不可?」夏侯禹的手並沒用被皖月甩開,相反抓的更緊了。

他昨日收到皖月送來的信就納悶,平日里的信件都是封的嚴嚴實實的,今兒就一個字條,還說的不清不楚。

所以,夏侯禹立刻著人去調察了一番,才知道皖月出行的隊伍有多麼隆重。

他隨即明白皖月給他送信的意圖,八成是被夏侯銜發現,又有重要的事情跟他說,不得以才出此下策。

這才有了今日他帶葉嵐榛出府聽書的一幕。

原本在聽到皖月有孕時,夏侯禹最先想到的也是落胎,可另一個想法隨之出現在他的腦海里,既然皖月有了他的孩子,夏侯銜又以為是自己的,那懷著也未嘗不可。

西郊屯的兵已經準備的差不多了,他正在找機會,若是奪了皇位后,皖月還能給他生個孩子,他也算有后了。

其他尋常女人經不住他折騰,現在有了一個皖月,何苦再去找別的女人給他生孩子。

反正,他只是要個後人而已,若是生的是個女兒,沒關係,繼續生就是了。

天下都是他的,還怕皖月跑了嗎?「你做夢!」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下堂王妃逆襲記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下堂王妃逆襲記 下堂王妃逆襲記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666章 不打,難不成還生下來?!

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