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3章 抑鬱了

第663章 抑鬱了

東黎一國歸順,蓋余等皇帝當場傻眼。

沒了東黎兵力上的支持,他們就算想抵抗都沒了底氣。

夏侯襄目光所及,看向那些呆若木雞的君王,「你們呢?」

若是不歸順,那就繼續打吧。

蓋余皇帝看了看吳越將軍,之前天祁攻入城門時,他們蓋余將士一直在前面抵擋,在退無可退的境地下,除了戰鬥他們別無選擇。

現在,吳越身後的兵丁已經所剩無幾,再戰…他們現在連五千人都不到。

拿什麼戰?

吳越將手裡的兵刃一丟,他不幹了,這哪兒是打仗?

完全就是碾壓!

他身後的兵丁有樣學樣,紛紛扔了手裡的兵器。

余皇也知曉無力回天,這場由東黎率先挑起來的侵略戰,也該結束了。

聯軍駐地里,兩大巨頭,一個被人生擒、一個繳械投降。

其他君王們看了眼自家的隊伍,之前也死了不少,本來人數就不多,現在更是少的可憐。

不歸順,他們還有別的退路嗎?

君主們紛紛表示願意歸順天祁,夏侯襄命人將聯軍的君主們帶走,墨堯四兄弟留下打掃戰場。

十幾位君王喪眉耷眼的跟著夏侯襄回了天祁軍營,寫降書納順表,年年進貢歲歲稱臣。

自此東黎等十幾個大大小小獨立的國家,被正式納入天祁的版圖。

東黎邊疆被進一步擴展了。

心裡最苦悶的,莫過於後來加入聯軍的一些國家,他們本來是看著東黎他們打了勝仗,認為其有實力與天祁一戰,思索再三才來投奔的。

哪承想,自打來了以後,一場勝仗都沒打過,現在更是連自個兒的國家都丟了。

他們的心情再差也改變不了既定的事實,這一場以突襲開始,持續了三個多月的戰爭,終於落下帷幕。

宿州和撫州城的收尾工作,就交給兩城的知州和駐軍,夏侯襄沒再多留,當天帶領大部隊順著官道去往涼州城,在北狄發兵天祁之前趕到。

路上正好還能接到自京城派出的送糧隊伍,正好隨他們一起去西北。嚴邈和紀明輝所在的玄甲騎,算是第一次以團隊作戰的形式上過戰場了,即使對手並不強大,也足以讓他們試試身手,結果還算不錯,每個小團體相當默契,無論從速度還是質量上,他們都是戰場上

的一把好手。

接下來,他們將要面對的是天祁在立國以來的歷史上,最為強勁的對手。

容離在得知北狄的作戰習慣后,心裡大致有了想法,玄甲騎平日里的訓練囊括了多種作戰技巧,待抵達涼州城后,她直接給玄甲騎做部署便可。

浩浩蕩蕩的大隊人馬啟程,容離一行人依舊坐在馬車中,自東南向西北,一路上越走越涼,容離作為重點保護對象,除了必備的炭盆、湯婆子外,每過一座城,小桃等人就給她加一層衣服。

容離抱著湯婆子無語的坐在馬車中,她覺得等到了北狄,自己絕對會被裹成球的。

——————

京城,端王府。

皖月在得知自己有身孕后的幾日里,每天都是愁眉不展,她一直在想如何將自己有孕的消息送出去,讓夏侯禹幫她買幾副落胎葯來。

只是看著緊閉的院門,皖月便覺得自己一個頭兩個大,她連院子都出不了,怎麼送信兒出去?似雲和畫兒兩人每日貼身伺候,見天兒提心弔膽的,她們實在想不明白,明明有孕是好事,看王爺的意思也挺重視,雖然不大歡喜,但隔個兩三日便有太醫來請脈,補身體的吃食流水一般的往院里送

除了不能出院以外,一切都很美好。

她們著實想不知道公主在愁些什麼,又不敢多問,是以,似雲和畫兒兩人只能小心謹慎,做好自己本分的工作。

幸好公主的沒為難她們,每日除了吃飯就是發獃嘆氣,一絲髮火的跡象都沒有。

懷了身孕總是容易困頓,尤其是在沒事情做的時候,思考又極費腦力,皖月總是想著想著就睡了,睡醒後繼續想。

這麼日復一日的,終於有一天,陸太醫來請脈后,說她肝氣不舒,鬱結於胸,乃是情志所致,這般不利於胎兒成長時,皖月突然有了主意。

每次陸太醫請脈,夏侯銜都會跟著,他不是怕陸太醫不盡心,而是怕皖月出什麼幺蛾子,他在一旁看著,總是放心些。

現在,陸太醫說會影響胎兒,夏侯銜眉頭皺了起來。

皖月悠悠的嘆了口氣,「總是悶在院子里,心情怎麼能好?」

聲音不大,倒像是自言自語。

不過屋內十分安靜,這話,夏侯銜自然聽見了。

「院子這麼大,還不夠你散心的了?」夏侯銜語氣頗為不悅,他命人看著院子是因為什麼?

皖月為了往外跑,連狗洞都敢鑽,那家的主母能幹這種事?

現在又懷了身孕,誰知道她會不會把胎兒折騰掉?

現在留著孩子,是因為他有用,等他成了勢,孩子和皖月的死活,都不在他的考慮範圍。

「哼,你每天看一樣的景,能看出花來?」皖月冷哼一聲。

「現下,你去哪兒都看不著花!」夏侯銜慍怒的瞪了皖月一眼,隆冬臘月,她上哪兒看花去?

夏侯銜忍著火沒發,當著外人的面,他可不想丟臉。

皖月不甘示弱,也瞪了眼夏侯銜,轉頭對陸太醫說道,「若是心情好了,胎兒是不是就沒有大礙了?」

「王妃所言甚是。」太醫點了點頭,為這麼點事吃藥不值當的,於胎兒也有礙。

「本宮既不愛聽戲,也不愛看雜耍,」皖月想了想,「在南楚本宮倒是沒少聽書,說書先生有趣的緊,不知京城可有這樣的地界?」

「聽書?」夏侯銜沉吟一瞬,這倒不是不行,京城茶館不少,皖月若是聽了能不鬱悶,那去聽聽也無妨,府里的人跟著出不了差錯,「京里能聽書的地方不少,等過會本王著人來告訴你。」

他得先問問管家。

「本宮聽書挑地兒,店名兒不好都不行,你著人把京城所有的說書館都寫下來,本宮從中挑一個出來。」皖月一副難伺候的樣子,板著臉吩咐夏侯銜。

「哼。」夏侯銜冷哼一聲,若不是她懷著身孕,他早就一巴掌上去了。

能讓她出去就不錯了,還挑?

太醫站在一旁弓著身子,冷汗直冒,他恨不得趕緊從屋子裡消失,兩口子能當成端王爺這般,滿京城怕也找不著第二對了。他都這麼大歲數了,可不想知道王爺的家務事,怎麼就沒人開口放他走呢?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下堂王妃逆襲記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下堂王妃逆襲記 下堂王妃逆襲記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663章 抑鬱了

78.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