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2章 你們可願歸順天祁?

第662章 你們可願歸順天祁?

停頓只是一瞬間,第二排的人很『英勇』地繼續向前。

所有人心裡都回蕩著一句話,『他們死了,是因為不是真心相信皇上。』

一排、兩排、三排…

東黎的百姓根本不講技巧,全部揮舞著大刀往天祁士兵的兵刃上撞去,血流成河。

天祁的將士們都傻了,他們打了這麼多年的仗,還是頭一回見到如此情形的,這些東黎的兵丁都是傻子嗎?

他們是肉做的,不是鐵做的啊!

『勇往無前』的東黎士兵們一排排地倒下,聯軍駐地其他國家的兵丁也看傻了,打仗不要命的他們見過,可沒見過這麼不要命的。

不,應該說這麼沒腦子的。

直接往人家刀尖上撞,到底是怎麼想的?

一刻鐘后,東黎自殺似的衝鋒,終於在損失了將近三分之一人數的時候,停了下來。

後面提著刀的東黎百姓們有些納悶,說若一個兩個,甚至一兩百、一兩千平白無故的死掉,他們都可以說服自己,死掉的人是因為心不誠。

可是…上去一個死一個、上去一個死一個,這就說不通了吧?

心下犯嘀咕的同時,不由得去瞧身旁的隊友,發現大家的表情如出一轍,神色間已經少了最開始的那般堅定。

齊羽看到進攻的隊伍停了,不禁心急的吼道,「還愣著幹什麼?殺啊!」

說著,還揮了揮手裡的大刀。

東黎百姓們神情麻木的看向已經死成小山隊似曾經的隊友,他們這是殺嗎?

明明是被殺!

「『佛印』是不是不管用啊?」剩餘的兩萬人中,不知誰喊了一聲。

齊羽聽到后,臉色立馬沉了下來,手緊緊攥著刀把,他得把惑亂軍心的這個人揪出來。

「放屁!」不知是誰,大吼一聲,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只見出聲之人身形並不十分高大,卻中氣十足,此時眉毛倒立著,顯然對剛剛所聽到的很是憤怒,「明明就是他們不信,怎麼可能不管用?」

說完,他指著身後的隊友說道,「你,砍我!」

隊友顯然一愣,「砍?」

「他們不是不信嗎?皇上若不是佛爺怎麼會發光?我現在讓你們看看,佛印到底管不管用!」他顯然十分相信佛印的真實程度,否則不會如此說。

隊友一聽是這個理兒呀,反正皇上說了,信徒如果碰上危險,佛印會自動開啟結界保護他們的。

掄起大刀砍了下去,前面那人還在說,「使勁砍,我還不…啊!」

隊友倒真是實在,沖著那人肩膀處的佛印砍下,力氣之大,直接將那人的半個肩膀外加整條手臂砍了下來。

齊羽騎在馬上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兒,倆人動作太快,他還來得及攔,那邊都砍完了。

之前氣勢昂揚,滿心堅定的兵丁,此時正抱著半拉肩膀倒地翻滾,凡胎肉體,哪兒能不疼呢?

手拿大刀的隊友見到此情形,連忙將手裡的刀扔了,並解釋道,「你們都看見了,是他讓我砍的,不關我的事啊…」

邊擺手邊用袖子擦臉上的血跡,他又不是真的兵丁,從小到大都是老實人,別說砍人,架都沒打過,此時被濺了一臉血,心裡壓力可想而知。

這下,東黎百姓們不幹了,之前那些沒辦法下定論,眼前這個可是實打實的黎皇追隨者,他若不是堅信自己不會受傷,絕對不會讓人砍他吧?

「皇帝老兒呢!」東黎百姓們已經顧不得的打仗了,他們找黎皇也不是為了和他理論,而是要取他性命!

太過分了!

將他們強擼來當兵就算了,還蒙他們是不死之身,至於成仙之事就不更不用問了,他嘴裡能有一句實話嗎?

於是,聯軍駐地出現了戲劇性的一幕。

原本提著刀衝鋒陷陣的東黎百姓,忽而調轉方向,直奔自家大營。

既然拿他們當傻子,他們就讓黎皇嘗嘗傻子的厲害。

傻子會管皇帝是什麼嗎?

直接砍了拉到!

黎皇已經收拾好包袱了,扒在帳中向外看的他,沒想到這群人這麼快就發現上當了,看著那氣勢洶洶的一群人,黎皇心知他們不會善罷甘休,索性遁了。

皇帝的衣服,黎皇已經換了下來,他現在身著普通兵丁的衣服,在看到本國百姓來找他興師問罪之時,黎皇自後方躲進還未派出的大軍隊伍中,將頭低下來偽裝自己的身份。

齊羽被眼前相當於暴亂的一幕弄得焦頭爛額,他身後能打的兵不多,本來是想讓這些百姓當肉盾來消耗天祁的實力,哪兒知道根本沒抵擋多長時間,就反了。

齊羽大吼,讓他們冷靜。

可事已至此,誰能冷靜的下來。

天祁將士這邊,清一色的看好戲,打仗打成今日這般的,著實少見

臨陣反水,若非親眼得見,誰能信?

暴怒的東黎兵丁沒有找到黎皇,他們憤怒的將黎皇的軍帳都給拆了,並在發現那一隊完好無損的守軍時,心裡的怒火更勝。

這群人他們認識,都是原本在軍營里當值的,著裝比他們正規且精良,之前出來時他們還以為所有隊列一起出來了,沒成想這群人竟然躲在這裡。

這樣一來,東黎百姓什麼都明白了。

皇帝根本沒想著讓他們活命,這群人是他為了保存東黎實力才留下來的,那他們就相當於棄子一般,從一開始,皇帝就是誆他們的。

手中的大刀再次揚起,不過,這次的目標卻不是天祁,而是所謂的『自己人』。

留守的東黎將士們根本沒將這群百姓的命當命,在他們看來,這群人就是消耗天祁實力的工具,既然現在工具不好用了,那消滅了便是。

東黎起了內訌。

兩萬東黎百姓對戰一萬東黎將士,結局好像並不難預料,東黎將士再不濟,對付一群普通百姓還是沒有問題的。

當然,前提是天祁沒有摻和進來。

夏侯襄低聲吩咐墨堯四人幾句,四兄弟點點頭,各帶一隊人馬直奔東黎大本營。

當兵的欺負平頭百姓還行?

他們可是正義的使者啊!

東黎百姓沒想到天祁竟然會幫他們,心中對天祁將士甚是感恩,反正他們東黎皇帝不是什麼好鳥,等他們砍完人後,大家一塊投奔天祁,東黎也別要什麼皇帝了,直接歸順吧!

他們找不到黎皇,人家天祁還找不到了?

掩藏在隊伍里的黎皇慌了,他藏在人群里是為了保命,可不是為了讓人砍死的。

背著包袱的黎皇一時腦子有點亂,任何計劃都來不及做,眼見得身處的隊伍人數迅速減少,黎皇的大腦直接下達最優指令,『躲到對方隊伍中去』。

只見不起眼的黎皇,背著自己的小包袱,瞅准機會『呲溜』一下變換隊形到了百姓的隊伍里,貓著腰心等打完了混出去,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燒。

可是他忽略了一件事情,他能隨心所欲的變換隊形,可衣服不能。

黎皇身上穿的是東黎將士的衣服,東黎百姓砍人可不是看樣貌的,東黎士兵他們不可能全認識,能分出敵我的,只有衣服。

「嘿!皇帝在我這!」一個普通東黎百姓,砍人的時候,很偶然的看了眼身旁的隊友,本來以為發現了對手,誰知竟是黎皇。

此時大聲喊了一嗓子,東黎百姓們心裡只有一個想法,可算逮著他了!

包圍圈已經形成,東黎百姓提起手中的刀就要砍向黎皇,然而就是一瞬間,從天而降一道人影,快他們一步將蹲在地上抱頭的黎皇提到了天上。

東黎百姓齊齊看向提溜著黎皇的人,只見他速度極快的落回馬上,將黎皇往地上一扔,身旁另一位將領連忙翻身下馬將黎皇給鎖了起來。

救出黎皇的不是別人,正是夏侯襄!

天祁戰王的畫像,聯軍里每一個人都傳閱過,包括後面來的這些百姓。

他們剛剛還在感恩戰王相助,怎麼轉眼又將想治他們於死地的皇帝給救走了?!

之前還暴動的東黎百姓全部靜了下來,東黎將士也是如此,夏侯襄運了內力,將聲音擴的遠些,「你們可願歸順天祁?」

沒有解釋他為何救了或者抓了黎皇,只問他們可願歸順。

東黎百姓自然是願意的,那些將士們在看到皇帝被捉,心知這場仗沒辦法在繼續下去,連皇上都丟了,他們還打什麼仗?

就連渾身是血的齊羽都嘆了口氣,不歸順,為誰打呢?

東黎百姓和將士沒有掙扎抵抗,統統願意歸順。

被鎖住的黎皇面如死灰,自發動戰爭初起,他的目的便是攻佔天祁,擴張東黎國土。

可如今,就連他的臣民都想殺死他,也許,落在戰王手裡,要比落在本國臣民的手裡更能令他安心。

只少,一時半刻,他是死不了的。

敗局已成,黎皇現在才有心力去反省自己之前所經歷的一幕幕,他被最開始的幾場勝利沖昏了頭腦,天祁失利只是因為沒有防備。

他妄想佔了一座城,便可再佔一個國,卻忘了名聲響徹天下的戰王不是徒有虛名。

丟了城池並不是什麼不可逆轉的事情,他拿了人家的,人家還能往回要。

現在…他連自己原本的國土都要丟了。黎皇苦笑一聲,想來,他是無顏去面見列祖列宗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下堂王妃逆襲記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下堂王妃逆襲記 下堂王妃逆襲記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662章 你們可願歸順天祁?

78.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