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0章 我,心意已決

第630章 我,心意已決

吃飽喝足的冰蠶慢悠悠的飛到一邊睡覺去了,它家主人穿的衣服太緊,現在又沒辦法往袖口裡飛,等有機會了吧。

「它…」雲耀重重的咽了口唾沫,「它是怎麼做到的?」

「嘴在哪?」墨陽緊跟著來了一句。

剩下的人齊齊點頭,青天白日嚇唬人可還成?

他們可從來沒見過,誰家蝴蝶是喝粥吃饅頭的呀!

雲耀等人的目光不由自主的往夏侯襄和容離身上瞟,照以往的經驗來看,這般不合常理的小東西,一定跟他們夫妻有著不可言說的關係。

總之,他倆身邊就沒有一個正常的動物。

瞅瞅小黑、瞅瞅大白、瞅瞅小蝴蝶…

昨兒就見兩隻蝴蝶在天上飛,將一地的蠱蟲震懾住,他們倍感欣慰。

可今天轉臉就給他們來了個驚嚇,誰來跟他們解釋解釋啊!

「墨堯,」夏侯襄有條不紊的喂自家娘子吃東西,並淡定的吩咐道,「再給大伙兒弄點吃的。」

「是。」墨堯帶著墨陽三人去廚房做飯,桌上的人估計也就王妃吃飽了,其他人頂多半飽。

一頓頗為波折的早餐終於吃完,小黑瞅準時機,飛到夏侯襄和容離中間,將大白比劃的事情說了。

容離這才恍然大悟,敢情昨日大白不是磨指甲呢,既然牆后吸引大白的東西,那不妨去看看。

「大白說…是香的?」夏侯襄多問了一句。

「嗯。」小黑點頭,大白給它比劃了好幾次,它才猜對,這點絕對沒錯。

「怎麼了?」容離不明所以的看著夏侯襄。

「當初我將冰蠶帶回來時,它也說是香的,」夏侯襄想了想,「還記得顧芸當時在小院的表現嗎?」

容離點了點頭,「她當時也說香,看來,那堵牆后,應該是蠱蟲?」

而且,是極其珍貴的猜對。

「去看看。」

「好。」

夫妻二人找了個由頭出去,大白在前面帶路,小黑半空中飛著,不一會便來到昨日的密室。

牆面處,還有大白挖出的小坑。

夏侯襄看了眼嚴絲合縫的牆壁,直接使出內力照著大白挖出的渦,打了下去。

沒幾下,前面被打出一個手臂粗的洞。

小黑收緊翅膀,順著小洞就鑽了過去,看看裡面到底有什麼。

夏侯襄抱著容離往後退了退,以防一會有什麼意外發生。

「只有一個架子,整面牆壁那麼大,上面四…五個小木盒。」小黑的聲音從牆裡面發出,有些悶悶的。

「木盒能打開嗎?」容離喊了一嗓子。

細微的響動從裡面傳來,不一會兒小黑的聲音再次響起,「不能,都鎖著呢,但是外面沒有鎖頭。」

「誒?這是什麼」正說著,小黑驚奇的開口。

『咔噠』輕響過後,被砸出洞的牆壁開始移動,緩緩地露出裡面的全貌。

「原來是機關呀!」小黑之前看到一處凸起,便用嘴杵了一下,沒想到誤打誤撞倒是將門給弄開了。

裡面的空間並不大,一個造型古樸的金絲楠木架,上面有許多置物的格子。

然而這些格子大多空置,之後五個擺了東西。

夏侯襄拿起一個盒子看了看,整個盒子小巧精緻,只有中間一道細細縫隙,無論哪裡,都沒有鎖眼,這便讓人費解了。

「這東西,怎麼打開?」容離看了半晌,也沒看出從哪兒能打開。

夏侯襄搖了搖頭,將其他四個匣子也拿了起來,和第一個一樣,整個匣子只有一道縫隙,其他再無可開啟的地方。

「誒,司玉不是說過嗎?」容離突然想到在盈澤時,司玉說的話,「神器啊!」

她指了指夏侯襄頭上的發簪,現在沒鑰匙不知道打開辦法,直接祭出神器吧!

夏侯襄將頭上的發簪拔出,髮絲倏地順著兩側垂下,髮髻散開,令他整個人都散發著一股別樣的氣息。

容離在旁暗道一聲妖孽,這般造型,要是被旁的女子看到,還不得西子捧心、眼冒紅心呀!

容離表示,找了個帥到逆天的老公,還真是…幸福啊!

夏侯襄不知容離的想法,他將發簪中的利刃旋出后,對準那條細縫,緩緩扎了進去。

刀刃甫一出現落空感,夏侯襄便連忙控制住力道,沿著縫隙,緩緩平移,不一會兒一個關的嚴嚴實實的木匣,被打開了。

裡面正如他們所料,是蠱蟲。

和之前的冰蠶蠱一樣,看樣子都是沉睡狀態,既然打開了一個,剩下的夏侯襄便依樣畫葫蘆,全部打開了。

只是,打開就有些看不懂了。

五個盒子,兩隻蠱蟲三枚藥丸。

這是什麼搭配?

他們看不懂不要緊,不還有師父在呢嗎?

容離和夏侯襄將盒子都收起來,出了密室,回去準備讓老爺子看看。

今兒矮房處可相當熱鬧,崇清被找到時,燒已經退了,正呼呼大睡呢。

沈牧三人將他身上的繩子解開,他這才醒過來,正奇怪二哥他們怎麼出來了,沈牧將事情原委全部講了一遍,崇清這才明白大哥露面了。

這不,天光大亮,沈牧四人估摸著大哥應該起了,這才帶了飯食過來看大哥。

結果,人家都已經吃完了。

沈牧四人直告罪,接下來還是老一套,道歉並勸說大哥留下來,主持月華祠一應事物。

申晟沒怎麼搭理他們,所謂兄弟情早在幾十年前就斷送了,現在說什麼都晚了。

不過,他還是有話要說的。

看向沈牧等人,他們很懂事的將嘴閉上了,申晟開口道,「月華祠還是交給你們,我準備離開苗疆了。」

「什麼?!」沈牧幾人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怎麼好好的要離開苗疆了。申晟輕嘆了口氣,「你們本性不壞,事情已經過去那麼多年,原不原諒的話也沒那麼重要了,若真想讓我解開心結,往後你們別學宋堯干那些傷天害理的事情,你們和我之間便再沒有誰虧欠誰的說法了

。」

「可是,大哥…」沈牧還想再勸,卻被申晟制止了,他看了沈牧一眼,「多說無用,我,心意已決。」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下堂王妃逆襲記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下堂王妃逆襲記 下堂王妃逆襲記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630章 我,心意已決

74.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