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1章 有本事你告我去啊!

第631章 有本事你告我去啊!

之後,無論沈牧等人如何勸說,申晟都如老僧入定一般,閉著雙目巋然不動。

沈牧勸了半天,嗓子眼都冒煙了,一瞅外面的天兒已經接近正午,他們還是先讓大哥把飯吃了吧。

沈牧幾人垂頭喪氣的走了,夏侯襄和容離早就回來了,在旁的屋子待了半晌,直到沈牧幾人離開之後才過去。

之前申晟與沈牧幾人談話之時,便將所有人都遣了出去,現在見容離和夏侯襄進來了,他原本綳著的臉露出笑意。

「今兒感覺怎麼樣?」

申晟問的,自然是容離。

「沒什麼感覺,」容離想了想,自早上起來跟平日沒什麼不同,「您沒事吧?」

剛剛那幾位出去時臉色可不好,老爺子可別被氣著。

「沒事,」申晟搖了搖頭,「我跟他們說清楚了,咱們這就走吧,不然下午他們還得過來。」

他不想跟昔日的『兄弟們』再有過多的接觸。

「成。」容離和夏侯襄當然同意,早走比晚走強,誰知道後面會不會出幺蛾子。

說動就動。

這裡面所有人都會輕功,最弱的怕就是容離了。

不過現在也沒機會給她飛,有夏侯襄在,她什麼都不用做就能回小院。

夏侯襄讓容離先歇著,他出去通知眾人準備動身回董家別院,宋堯已經被五花大綁的放進麻袋了,墨堯和墨陽二人路上交替扛著,也廢不了什麼勁兒。

當然,宋堯在進麻袋前,容離特地特殊照顧了一番,葯不能停,直到他被送回天祁,這一路上他只能暈著,半刻都不能醒。

一盞茶的功夫,所有人準備妥當,夏侯襄抱起容離,打頭飛了出去。

眾人抗人的抗人,抱貓的抱貓,一個不落的全都自牆頭飛了出去。

出了月華祠,夏侯襄等人一路狂奔,此時接近正午,回去得浪費些時間,夏侯襄怕餓著容離,特地交代了墨陽等人帶路,他抱著容離使了全力,飛的…相當快。

沈牧幾人自伙房端了吃食過來,早上出來時他們特地囑咐了,中午的飯食必須是上好的菜式,色香味俱全自是不必說,他們得讓大哥吃滿意了。

一路上幾人還商量著一會兒如何勸說大哥,可一推門就傻眼了,屋裡空空蕩蕩的,一個人影都沒有。

「大哥?」沈牧將食盒閣下,邊喊邊將各處的房門推開。

依舊沒有人。

崇清等人分散開了,將矮房周圍的地方也找過了一遍,問過守門的弟子,根本沒見有人出去過。

沈牧幾人回到屋子裡,頹然的坐下,沈牧嘆了口氣,看來大哥並不是賭氣,之前所說是真的,任憑他們如何勸都沒用。

「大哥…就這麼走了?」崇清喃喃的說道,這麼大產業都挽回不了大哥嗎?

「怎麼也不等等咱們?」敖弈耷拉著腦袋,提不起精神,他剛說往後要好好孝敬大哥彌補之前的錯誤,可是大哥一聲不吭就走了,他想彌補都沒地方彌補去。

更何況,大哥之前還救了他們哥幾個一名。

「大哥是怕咱們不死心吧,」沈牧搖了搖頭,大抵知道他們還會勸說,所以乾脆直接走了,「往後,除了濟世救人,咱們萬不可再干那些傷天害理的事情。」

「二哥放心,我們心裡有數。」崇清三人異口同聲的說道,就是老四秦隱說的有些磕絆。

「長老們可在?」門外有弟子詢問。

沈牧揚聲道,「進來吧。」

「參見二長老。」看穿著是三階弟子。

「何事?」

「千言大人死了。」弟子如實稟報。

昨夜千言和夏侯襄對戰半晌,本就傷的不輕,內臟多處破裂,后又被小黑撞了脖子傷至頸椎,倒地后無人醫治,宋堯已被抓捕,誰也想不起他來。

內殿的守衛們昨日已經被墨堯等人全部解決了,今晨沈牧派月華祠的弟子收拾內殿,在收拾到宋堯後來搬去的寢殿時,才看到躺在地上的千言。

這位是時常跟在大長老身旁的,整個月華祠就沒有不認識千言的。

探了鼻息又摸了摸千言的四肢,確定已經僵硬后,這才急忙來報。

沈牧點了點頭,「買口棺材,埋了吧。」

死者為大,入土為安。

昨夜內殿所有死亡的守衛都被葬在後山,千言只是聽憑主命,現在既然已經為他所做的事情付出了代價,他們沒必要跟一個死人較勁。

月華祠經由一夜的戰鬥,損失慘重,弟子們都被放了出來,往後他們就安安生生的過日子,再也不做傷天害理的事情了。

之後沒幾天,求媚蠱的劉員外來過一次,約定時間已到,他們該交貨了。

除了敖弈,其他人都沒露面。

敖弈二話沒說直接將劉員外打了一頓,邊打邊罵,老色鬼也太不知羞,。

劉員外當真被打的哭爹喊娘,直嚷嚷著要見宋堯。敖弈當時沒接這茬,待將氣撒完后,提起姓劉的后脖領子往旁邊一扔,瓮聲瓮氣的說道,「找去吧,別說爺爺沒給你機會,今兒你若找著了,只管去和宋堯要蠱,若是沒找著,往後你若還敢入祠,你爺

爺我見一次打一次。」

劉員外自地上爬起來,雙手都捂不過來了,他現在哪兒都疼,指著敖弈哆哆嗦嗦,又不敢罵,挨宮挨殿的去找宋堯。

那能找著嗎?

敖弈沒再動手,跟他屁股後面走了一個多時辰。

劉員外蔫獃獃發愣,直嘟囔著不可能,他想問問宋堯是不是出去辦事了,可身後跟著的大黑個子讓他不敢開口。

最後,劉員外無法,只能要求退錢。

他蠱不要了,成不成?

哪知敖弈將他直接提溜到月華祠的大門口,一腳給他踹了出去,「錢是宋堯收的,與我們何干?若要錢找宋堯,我們沒錢!」

「你們也忒不講理了!」劉員外也急了,沒有這麼辦事的。

「就不講理,有本事你告我去啊!」敖弈抱著肩膀,斜眼看他,他就不信這姓劉的有臉去官府告狀。

果然,劉員外聽罷脖子一縮,根本不敢吭聲。

敖弈『哼』了一聲,跟守門的弟子直接交代了,若是再看到這人,直接亂棍打出去,出了事算他的!

接著『咣當』一聲將大門關上,獨留祠外鼻涕一把眼淚一把的劉員外。哭的那是,相當凄慘…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下堂王妃逆襲記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下堂王妃逆襲記 下堂王妃逆襲記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631章 有本事你告我去啊!

74.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