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2章 該不該…告訴他?

第472章 該不該…告訴他?

第472章該不該…告訴他?

御書房內,幾人落座,南宮逸位於上首,司玉位其左,明佑位其右,夏侯襄與容離位於客座之上。

屋裡伺候的人都被遣了出去,包括小桃和墨堯。

下面說的事極其隱秘,不能出任何紕漏。

「戰王能前來,相必已然知道賢王中蠱之事了。」司玉談到正事上,明顯嚴肅了不少,與未破功之前倒有幾分相似。

夏侯襄點了點頭,「兄長中蠱之時,我未在宮中,所以未曾看出兄長的異樣。」

他拳頭微微握緊,情緒有些激動。

「苗疆蠱毒非一般毒物可比,賢王托我調查時,我也不大相信,天祁皇室竟然會出現蠱物,」司玉回想起賢王來找他時的樣子,眉頭微鎖,「賢王來時,我便替他診治一二,但觀其脈象,並無任何不妥,可當時賢王的身體已然隱隱有了頹敗之像,無奈,我只得使用天衍術,而後才探知賢王所中為蠱毒。」

司玉將賢王曾來找他時的經過講述了一遍,苗疆一直很邪乎,比起盈澤來有過之而無不及,用蠱者必先祭天,是以,即使司玉能探知賢王體內為苗疆蠱毒,卻不知出自誰手。

這才有了賢王所託,調查下蠱者為何人,另外他體內的蠱有無解法。

因著賢王是秘密出行,對外宣稱身體不適需要休養,所以不能在盈澤多留。

司玉只能先開了些益氣扶正的藥方,讓賢王先喝著,待他調查調查,再行決斷。

就這樣賢王回到天祁,司玉則去了苗疆。

司玉對賢王的事也是上心,愣是在苗疆待了近一年的時間,苗疆本就不是個簡單的地界兒,事關天祁皇室,這個調查就更難辦了。

是以,即便他在苗疆待了許久,有用的東西也沒有調查出來多少。

有兩點可以確定,第一、賢王所中蠱毒為噬心蠱,可隨食物入口,潛伏期較長不易察覺,一旦發病便無法醫治;第二,苗疆有兩股勢力,一是月華祠,二是苗疆聖女,兩派互相牽制難分伯仲,但能在苗疆皇室影響力較大的是聖女,可在民間月華祠的勢力不容小覷。

司玉調查外加掐指的結果直指這兩派,到底是哪一派所為,他再難向前有所進展。

所以,目前需要夏侯襄做的便是,在兩派中找到是誰制蠱暗害賢王,並找到夏侯贊勾結苗疆的證據。

「另外,月華祠練蠱有個特點,成熟的蠱毒他們都放入匣中保存,鎖頭都是特製的,沒有鑰匙根本打不開,除非手中有削鐵如泥的神器。」司玉說完,又意味深長的補了一句。

這話乍聽起來好像就是對月華祠進行個補充說明,可夏侯襄和容離從中嗅到了另外一種味道。

他們是不是可以理解為,若要從月華祠中盜蠱,那手中便要有可以打開盒子的鑰匙或者是特殊利器。

容離的目光自然而然的落到了夏侯襄帶著的發簪上,司玉還是老賴時曾給她說這東西可是寶貝,削鐵如泥應該不成問題吧?

「這簪子,可算神器?」容離乾脆直接開口問,事關重大,萬一他們要去盜蠱呢,得先問清楚再說。

「呵呵呵,你說呢。」司玉捋著不存在的鬍子,高深莫測的對容離一樂。

「懂了。」容離挑了挑眉,都這麼明顯的暗示了,她若是再不懂就是傻子了。

「和聰明人說話,就是不費勁,」司玉樂呵呵的說道,「玉佩帶了嗎?」

這話是對夏侯襄說的。

夏侯襄點點頭,將隨身玉佩遞出,一開始司玉沒說要,他還以為用不到呢。

司玉接過去,按在一處,玉佩上的紅梅整個被取下,玉佩正中央便空了一塊。

紅梅底部有一處凸起,司玉將凸起向下拉,便有一紅繩被拽出,變成一串細小精緻的手串。

「這個你戴著,」司玉將手串遞給容離,「護心神。」

話音落,容離渾身一震。

對上司玉眼眸時,她原本心存的一絲僥倖,也破滅了。

司玉知曉她的身份!

容離身體有些僵硬,她知道司玉是能人,可沒想到這麼能。

本以為穿越之事,除了跟自已來自一處的鳳九玄,其他人應該不會知曉,可沒想到司玉竟然也能算到。

許是看容離太過緊張,司玉笑了笑,「天道輪迴各行其道,凡事有果就有因,既已定,便不必深究。」

容離抬起手,將手串接過,頷首道,「多謝聖子。」

「應該的,」司玉點點頭,「哦,對了,這東西給你同行的那個小伙兒。」

司玉低頭從錦囊中掏出一枚翡翠玉扳指,遞給容離,「你倆記得從苗疆回來還我,貴著呢。」

容離接過本要道謝,可一句話順利讓她的話卡在了嗓子眼,這人怎麼送了東西還帶往回要呢?

「誰的錢也不是大風刮來的不是?」司玉看到容離的表情,便知曉她的意思,這丫頭還嫌他小氣,知不知道他給出的兩樣東西廢了多大勁,還不讓往回要是咋的。

「聖子所言甚是,多謝。」容離憋著笑點了點頭,情她承了。

「這還差不多,」司玉挺了挺腰板,「另外,東西也不是白給你們拿去用的,你們得答應我一個條件。」

「什麼?」話是夏侯襄接的。

剛剛司玉給離兒東西時所說的話,他覺得有些不對勁,卻又不知是哪裡不對,而後離兒微變的神情讓他感覺裡面一定有事情,而且還不是一般的小事,不然離兒不會如此緊張。

夏侯襄之所以沒有多問,是因為相信容離,若是她不想說,他便不追問,若是她想說,自然會告訴他知曉。

容離看了一眼夏侯襄,心念微微一轉,他應該是看出什麼來了,只不過沒多問罷了。

那麼問題來了,關於自己的來歷,她到底要不要告訴他知曉?

之前,這個問題她並沒有想過,穿便穿了,又沒礙著誰。

現在司玉隱晦的提出她的來歷,容離便把這事放在心裡了,阿襄是她的夫君,是她在這一世上最親密的人。

她…到底應不應該將這唯一的秘密,告訴他?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下堂王妃逆襲記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下堂王妃逆襲記 下堂王妃逆襲記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72章 該不該…告訴他?

55.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