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1章 主要看氣質

第471章 主要看氣質

第471章主要看氣質

司玉嘴角微抽,這話說的,他難接啊。

調整好面部表情,微微一笑,他對容離說道,「是這樣嗎?」

「不是,」容離搖了搖頭,「往大了樂。」

小桃和墨堯都快要扶額了,主子(王妃)這是怎麼了?

夏侯襄倒是有些疑惑,離兒讓盈澤聖子笑,難道是有什麼緣由?

不然以離兒的性子,不大可能會做這種不靠譜的事。

司玉:「……」

她到底想幹嘛?

容離見他不笑,皺了皺眉,緊跟著又來了一句,「要不你齜個牙也行。」

這是什麼要求?

南宮逸都要瘋了,司玉可是他們盈澤的聖子,戰王妃的要求也太怪異了吧?

瞅了瞅一旁的夏侯襄,原來戰王喜歡這一款的?

容離眼巴巴的瞅著,司玉尷尬的一齜牙,他甫一露牙,容離『噗嗤』一聲便笑了出來。

司玉沒繃住,許是想到現在的樣子有些好笑,跟著容離笑了出來。

容離心裡默道,怪不得那麼眼熟。

菊花一般的笑容,太有代表性了!

容離之所以讓他樂,就是因為之前那個笑容,給她留下的印象太過深刻,現在終於確定了。

挑眉看著那個笑起來收不住的盈澤聖子,字正腔圓的沖他說了兩個字,「老賴!」

「不行,你讓我笑完。」司玉不知道為啥,笑的都快直不起腰來了。

容離默了,她就挑個頭,怎麼還笑起來沒完了?

南宮逸和明佑相當無語的看著司玉,明明今兒一直挺正經的,怎麼突然就破功了。

整個大殿迴響著司玉魔性的笑聲,其他人面無表情的看著他笑。

半晌后,司玉終於笑夠了,他擦了擦眼角沁出的淚水,不可思議的看著容離,「我都這樣了,你還能看出來?」

司玉指了指自個兒這一身的裝扮,和那個臟老頭可差的不是一星半點,怎麼就被認出來了?

容離輕笑一聲,「主要看氣質。」

她就說,怎麼愣是從那一身仙氣里,看到几絲痞氣,仙氣再大,也掩飾不住那几絲由內而外散發出的痞氣。

嗯,就是這樣。

司玉:「……」

天地良心,他已經盡自己最大的努力扮的很正經了好不好,就這還能從他的氣質里看到『老賴』的影子?

眼也太毒了吧?!

「老賴?」南宮逸疑惑的問了出來,這什麼稱呼?

夏侯襄也疑惑的看著容離,他怎麼從沒聽過她提起老賴這個名字?

容離笑著指了指他頭頂上的簪子,「這玉簪,就是從他手裡買的。」

夏侯襄這才恍然,離兒為了謝他,特地讓小黑帶回來的謝禮,想不到中間還有這段淵源。

「丫頭,我沒說錯吧,這東西可是寶貝,戰王是個中行家,想必聽過它的名字。」司玉自打破了功,那股仙氣兒再也維持不住了,回歸本性,他覺得還是這個狀態比較好。

站在容離身後的小桃,張大嘴巴再也合不上了,這人竟然是老賴?

主子那時可是帶著她去的,無論如何,她也無法將那個髒兮兮的老頭,和眼前這位聖子聯繫到一起。

主子就是主子,要是她絕對認不出來的。

墨堯見小桃的反應,連忙詢問她有沒有事。

小桃搖了搖頭,她不過是太驚訝,沒什麼事情。

司玉挑了把椅子坐下,站著挺累,若不是為了維持自己的形象,他早就坐下了。

他一坐,明佑樂了,他腿兒也累,之前司玉站著他不敢坐,現在司玉都坐下了,他便也跟著坐在了旁邊。

司玉將自己何時去了天祁,又如何與容離相遇的事情一說,南宮逸明白了,他就說怎麼戰王妃剛剛會鬧那麼一出。

他都要懷疑,戰王妃是不是故意找茬了。

現在看來,人家是有原因的。

話說開了以後,司玉明顯整個人的狀態轉向另一個極端,痞氣十足。

「這樣,先把飯吃了,你哥的事有我你就放心吧,保管給你指條明路。」司玉大嘴一撇,開始跟夏侯襄保證,反正該調查的他已經調查的差不多了,接下來就看戰王自個兒的手段了。

夏侯襄:「……」

容離:「……」

容離覺得自己錯了,她可能不應該戳穿司玉的身份,之前最起碼有個人樣,瞅瞅現在,她覺得手有點兒痒痒。

明佑暗暗點頭,這個狀態就對了,不然就顯得自己很不正經,司玉除了每次出關時正經一段時間后,接著便原形畢露。

還是這樣親切,明佑如是想。

御膳房很快將飯菜做得了端上來,放開了的司玉顯然很能活躍氣氛,食不言這一項在他這明顯沒什麼大用,那嘴就沒停過,一個勁兒的說。

關鍵,他最愛找容離說話,這可讓夏侯襄不高興了,接連好幾次將話頭截過去,要聊天找他,總找她媳婦算什麼男人。

夏侯襄見多識廣,什麼事都能聊上幾句,司玉後知後覺的發現,他是不是討人嫌了,甭看夏侯襄跟他聊天的時候沒怎麼樣,可那的不經意流露出來的語氣,總讓他覺得不應該說話。

好吧,其實夏侯襄還是懟他了,不然神經大條的司玉還是感覺不出來自己被嫌棄了的。

容離好笑的瞟了夏侯襄一眼,他吃醋的意味很是明顯,暗暗搖了搖頭,司玉又沒什麼旁的意思,也難為他連司玉的醋的吃。

要知道,她可是見過司玉『老賴』扮相的人,而且印象深刻,她又怎會對司玉另眼相待。

這個男人呀,真是越來越小心眼了。

容離微微勾唇,只是,她家相公吃醋的樣子,還是很可愛的。

用完了飯,自有宮娥太監將杯盤碗盞撤下去,接著又服侍殿中的幾位漱口凈手后,這才都退了下去。

南宮逸帶著幾人去了御書房,之前在乾心殿是為了接待這對從未見過面的戰王夫婦,現在大家飯也吃了,戰王妃又與司玉熟識,那就沒必要在大殿中待著了。

況且,下午所說之事極為機密,南宮逸得保證議事之地絕對安全,不能走漏半點風聲。

其實,他也好奇,司玉所說的戰王兄長之事,到底為何?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下堂王妃逆襲記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下堂王妃逆襲記 下堂王妃逆襲記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71章 主要看氣質

55.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