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8章 大皇子,夏侯禹

第428章 大皇子,夏侯禹

第428章大皇子,夏侯禹

本以為之前那麼久沒露面的夏侯禹不會來,說實話皖月都有些心灰意冷了,若不是對夏侯銜的恨一直支撐著她,她怕是早就放棄了。

皇天不負有心人,皖月頭一次對這句話有了深刻的理解。

在見到夏侯禹那一刻,皖月覺得夏侯家的男子好像長的都不錯,夏侯禹比畫上還要更好看些。

臉如雕刻般五官分明,有稜有角的臉俊美非常,外表看起來一派從容溫和,一頭烏黑茂密的頭髮束以發冠,一雙劍眉下的雙目透著骨子書卷氣,任誰看了都是一位忠厚長者的模樣。

皖月見他拾階而上,掌柜在一旁小心翼翼的伺候著,將他帶到了二樓的雅間。

恰巧,與皖月僅一牆之隔。

樓下的蕭先生已然口吐蓮花將故事說的生動有趣,茶館里眾人的注意力都被他吸引了去,是以並沒有什麼人發現夏侯禹的到來。

皖月之前是亮了端王府的牌子的,不然二樓的雅間,輕易來不得。

雖然皖月不待見夏侯銜,但不得不說在京城這個地界兒,無論是哪個王爺的腰牌,都要比磨破了嘴皮子說話來的好用。

皖月按捺住馬上過去找夏侯禹的衝動,愣是生生坐到中場休息,這才悄悄去往隔壁。

夏侯禹雖說一向出門從簡,但該帶的隨身侍衛還是有的,皖月將身份說明,門外候著的兩人進去通報后,皖月被請了進去。

進得門去,皖月看到坐在桌案后的夏侯禹執起面前的茶壺,從一旁的杯盞中拿了一枚新的,將杯子蓄滿。

接著他抬起頭來,臉上帶著溫和的笑意,點頭打招呼,「三弟妹。」

「皇兄安。」皖月側身福了一福。

「快坐,」夏侯禹笑著將手裡的茶盞放到桌子左側,左為尊,是對客人的尊重之意,「剛剛聽下人來報是三弟妹過來了,我還有些意外。」

「是我唐突了,之前在旁邊看著像是皇兄,便過來問問,沒想到真的是您。」皖月連忙解釋,並將自個兒的專門在這等著的意圖模糊了,畢竟若是被夏侯禹知道自己是在堵他,難免會引起不必要的誤會。

她還指著他辦事呢。

夏侯禹笑著點了點頭,雙眸似蒙了一層水霧般,皖月覺得自己已經離他夠近的了,卻絲毫看不清楚他的眼神,更何況眼眸中的情緒波動。

下意識的,皖月覺得自己之前的猜測不錯。

這個夏侯禹,一定不是個好糊弄的主。

皖月端起茶盞,借著喝茶的動作捋了捋思路,接著將茶盞放下笑著說道,「皇兄一看便是會喝茶之人,這茶味道很是不錯。」

「三弟妹果然是行家,」夏侯禹依舊笑得溫和,語氣裡帶了些許讚賞,「這店裡好茶都是不往冊子上寫的,三弟妹若是喜歡,我讓掌柜再拿些過來。」

「皇兄不必客氣,我無事也不怎麼喝茶,沒得浪費了好東西,不過皇兄若是喜歡喝茶,我從南楚倒是帶了些好茶過來,待我回去整理些,待再見到皇兄時,好送於皇兄。」

這話說的就很有水平了,皖月是想將後面與夏侯禹見面的時間定下來。

她總不能老是在這候點,再說頭一回說話不好說太細,她還沒跟夏侯禹接觸過,若是直接將底透出去,她不知道夏侯禹會如何行事。

夏侯禹頓了一頓,那停頓時間很短,根本讓人抓不住,皖月雖然一直在暗中觀察夏侯禹,不過依舊沒有注意到夏侯禹這片刻的反應。

「如此,便多謝弟妹了。」夏侯禹微微頷首,算是答應了。

皖月很是激動,她笑著將話引到別處,不僅僅是客套話,也有打探的話,和一個人談話總要聊出點什麼,不然這趟不是白來了。

樓下的蕭先生繼續講他的故事,樓上夏侯禹與皖月二人相談甚歡,皖月雖然表面上看著與夏侯禹聊得很是投機,但心下的懊惱只有自己知曉。

夏侯禹就像是一汪深水,無論皖月說什麼,他的話都是似而非讓人心裡沒數,皖月覺得說了半晌話愣是探不到他的底,自己這邊倒是交代出去不少。

下面的書接近尾聲,夏侯禹與皖月的談話也差不多結束了,夏侯禹頗為紳士的將皖月送到馬車上,並約定好送茶的時間,下次見面還是在白麓閣,皖月這懸起的心才真正放下。

看著馬車漸漸走遠,夏侯禹出來時沒有坐轎子,而是走著過來的,現在領著自己人慢慢走回府中,京里這些王爺住的都不算遠,進得府內,自有人過來服侍,夏侯禹更衣完畢端了杯茶在喝。

之前一直跟在他身旁的小廝猶猶豫豫的開口道,「主子,您說端王妃的目的何在?」

夏侯禹沒抬頭,撇了撇茶上的浮沫,「你覺得呢?」

「小的不知,」小廝搖了搖頭,他跟在夏侯禹身旁時間長,自然是能說的上話的,「還請主子明示。」

「你知道這些能有什麼用,安心當你的差。」夏侯禹抬起頭來,眼中的溫厚不再,而是銳利。

目光一變,夏侯禹整個人的氣質便發生了變化,看起來不再似往日那般忠厚,任誰看了這樣的他都不禁會顫抖,眸中深處的陰鶩讓人膽寒。

小廝抖了一抖,『噗通』跪在地上,「小的知錯,請王爺責罰。」

「滾。」夏侯禹輕輕吐出一個字眼,小廝連忙躬身退出門去。

夏侯禹目光晦暗不明的看向遠方,唇邊的笑頗為邪似,皖月身為南楚公主,之前便將愛慕夏侯襄的事情鬧得人盡皆知,夏侯襄拒絕後她還跑到容府去鬧。

夏侯禹唇邊的笑容越發大了,這樣一個女子怎會輕易轉變方向去喜歡另外一個男子,皖月與夏侯銜成婚後進宮謝恩時,他曾碰到過二人,那時夏侯銜與皖月二人雖不親近,倒也能看得出相處和睦。

可有意思的是在前段時間,皖月與夏侯銜一齊被皇后招進宮中,兩人出來時他『碰巧』路過,那時二人周人的氣息便他察覺出了——深深的敵意。

夏侯禹很是期待,不知皖月所求為何,若是與夏侯銜有關,那才真是大大的有趣了。

端起茶盞,夏侯禹的神色再次一變,送上門來的獵物,他收還是不收?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下堂王妃逆襲記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下堂王妃逆襲記 下堂王妃逆襲記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28章 大皇子,夏侯禹

50.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