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7章 承蒙郡主看重

第427章 承蒙郡主看重

第427章承蒙郡主看重

書房內,兩人皆有些害羞,區別在於容敬知道瑾萱,而瑾萱不知道容敬罷了。

瑾萱支著腦袋想了半晌,決定不想了,反正不管容敬剛剛有沒有動作,都不可能有別的意思,她還是想想怎麼在他氣消之前,怎麼再氣他一下。

當然,下次最好還是為他研磨的活計,這樣她便又能待在他身旁了。

大概是之前容敬太不解風情的緣故,無論是相鄰而坐,還是幫她勾發,瑾萱都不太敢往容敬對她有意那方面去想。

剛剛的小插曲過了,容敬強迫自己想思緒放到公務上,他想著先將手頭的事情處理完畢,然後看瑾萱著不著急回府,若是不急…兩人可以下個棋用個飯什麼的。

認真起來的容敬速度很快,沒一會兒便將手頭的事情處理完畢,瑾萱放下墨塊微微有些失望,怎麼這麼快就處理完了,她還想再多待一會兒呢。

瑾萱眼珠轉了轉,不行她得想個法子留下。

容敬將東西都收拾好,剛要開口,誰知瑾萱搶在他前面說道,「容公子,我…我與好友在家中下棋,卻總也下不過她,容公子一向精通棋藝,可否教教我?」

俗話說…沒什麼俗話,反正人一緊張,再加上時間緊,編出的理由就有些漏洞了。

先不說瑾萱在京中的地位,除了皇子與公主誰敢贏她,單單就是朋友二字便足夠耐人尋味。

滿京城誰不知曉,瑾萱郡主性子頗為直爽,所以這朋友…除了溫家小姐和他小妹,好像真沒別人。

偏生這倆人還都投奔自家(未來)相公去了,瑾萱沒有發現自己說出來的話,有多麼不切實際。

當然,便瞎話得看有沒有人願意相信。

容敬這麼聰明的人當然知道瑾萱是在找理由留下,這道省卻他編理由了,遂點了點頭,沒有戳穿順著她的話音接了下去,「承蒙郡主看重,容某便恭敬不如從命了。」

不知是不是錯覺,瑾萱覺得容敬說這話的時候,心情頗為喜悅,而那『看重』二字,咬的…似乎比旁的字眼要重些?

瑾萱忽忽悠悠的跟在容敬的身後到了涼亭中,地方還是原來的地方,之前容母生病,他們就在在這兒下棋來著。

其實,瑾萱的棋藝並不差,那是自小便習得琴棋書畫的姑娘,哪怕就是不大喜歡,也比尋常人家要好些。

之前與容敬下棋時,二人也是均有勝負,瑾萱性子跳脫,有時落子出其不意,把容敬弄蒙也是常有的事情。

事實上,容敬還是很喜歡與瑾萱下棋的,旁人的棋太過稀鬆平常,也缺乏新意,瑾萱就不同了,你常常猜不准她,有時以為她要往這邊走,結果人家一個轉彎,下到另外一邊,直將你殺的措手不及。

兩人相對而坐,將棋盤拿了出來,不一會一局棋便躍然於上。

下棋是最難把控時間的,若是深陷棋局之中,不管現實中時間過的過快,下棋之人都覺得棋局中的時間是靜止的。

就這樣,容敬與瑾萱一下便是一上午,到了午時還未從棋盤中回過神來。

謝菡自打吃了早飯便一直好奇容敬和瑾萱倆人到底有什麼事忙,叫來小丫頭偷偷去看看,回來稟報才知曉兩人去了書房。

謝菡當時便詫異了,難道真的是有正是要談?

不然去書房做什麼?

詫異了半天,又將府里的事情處理處理,心下還記掛著容敬二人,府里的事情一處理完,她便起身往院外溜達,閑著也是閑著,她遛個彎,還能順便瞅瞅兩個小的到底有什麼貓膩。

沒想到還沒去書房,就順著小道走啊走的,便在府中的涼亭內發現了倆下棋的身影,謝菡不可置信的揉了揉眼,再看,果然是自家兒子與瑾萱。

心裡那個高興喲,就甭提了。

若不是歲數大了,謝菡覺得自己的都能高興的蹦起來。

這下她便放心了,不知自個兒這兒子腦子什麼時候開竅了,她這個做娘的當真要開心死了。

悄悄的溜走,順便吩咐了身旁的丫鬟一聲,將涼亭周圍的丫鬟小廝撤下來,不要打擾他們,順便去通知大廚房一聲,今兒中午多做些吃的。

不得不說,謝菡的決定還是相當明智的,當下棋中的兩個人回過神來時,早已過了飯點,容敬與瑾萱大眼瞪小眼,兩人都忘了吃飯這回事了。

就在這時,一個小丫頭提了飯食過來,她福了一福脆生生的說道,「少爺、郡主,夫人吩咐廚房準備好了飯菜,您二位是在這裡用飯還是回去?」

兩人對視一眼,沒想到剛剛還在愁怎麼開口提吃飯的事,容母就給他倆安排妥了,回去吃不免憋悶,再說涼亭依水而建,風景好空氣又好,就在這兒用吧。

小丫頭將飯擺好便撤了下去,夫人有令,送完飯就趕緊走,別耽誤少爺與郡主用飯。

雖說食不言,可干吃飯啥都不說,會相當尷尬的,兩人時不時的聊上兩句,氣氛倒也融洽。

自此之後,瑾萱日日來容府報道,每次來時都跟著容敬去書房待一會,接著便去涼亭下棋。

對於兩人的行程,謝菡還是相當滿意的,只是兩人去書房的那段,她實在不知曉自個兒兒子葫蘆里賣的什麼葯,好奇心頗勝,但又無從打探。

畢竟,他兒子可是將人都轟出來了。

不管怎樣,謝菡還是打心底里高興地,大兒媳婦看來已經有苗頭了,她在心裡祈禱自個兒子可千萬別掉鏈子,將瑾萱給拴住了才是頂頂要緊的事情啊。

——————

京城,端王府。

皖月剛剛從外面回來,她回府後什麼也顧不上干,先咕咚咕咚幾杯水下肚,今兒她著實有些累。

一連十日,皖月每天都去白麓閣蹲點,為的就是去見夏侯禹。

也不知是她運氣不好還是什麼,那麼些天根本就沒見到夏侯禹的影子。

皖月調查夏侯禹和夏侯杞的時候便將兩人的畫影圖形弄到手了,所以她自是知曉夏侯禹長什麼樣子,雖然宮宴上也曾有幾面之緣,不過她那時沒在意,所以印象中她便對兩人的形象有些模糊。

今兒總算不負眾望,皖月終是在白麓閣見著夏侯禹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下堂王妃逆襲記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下堂王妃逆襲記 下堂王妃逆襲記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27章 承蒙郡主看重

50.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