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7章 要個說法

第417章 要個說法

第417章要個說法

容離側身往主帳處讓人,戚華緊遂其後,邊走心裡邊腹誹:瞅瞅這架勢,這雲襄也太不把自己當外人了吧?

墨陽等人要去校場訓練兵丁,遂不再進帳,容離與戚華分賓主落座,當然容離是坐在主位上的。

戚華眼見得平日里屬於自己的營帳被容離霸佔,現在平日里屬於自己的位置竟也被容離霸佔。

這小子『謀朝篡位』之心簡直不要太明顯。

戚華恨恨的想著,明明一個過路軍師,現在竟然心安理得的坐在原本屬於他的位置上,心裡這口氣若是能咽下,那他才真是慫包一個!

容離本想說話,可看著戚華晦暗不明又帶些憤恨的眼神,她腦子稍微一轉便知道他在想什麼。

又瞟了一眼沉浸在恨意中的戚華,容離心裡一樂,這算不算無心插柳柳成蔭?

戚華這目光就跟要吃人似的,只不過他自己還不自知而已。

所以說人吶,哪怕平日里裝的再像模像樣,心裡的想法,說不準什麼時候就被自己的眼睛出賣了。

眼睛是心靈的窗戶,這話,一點兒都不假。

容離本來就有心除了戚華,現在看來不用自己想辦法,戚華說不準能自個兒挖坑把自個兒埋了。

容離瞬間明白入手點在哪裡,當下擺出一副主人翁的樣子,笑著招呼戚華,「戚大人在軍中一向操勞,好不容易有時間能在家多修整修整,怎麼這麼早便回來了?」

「小的覺得心中甚是不安,家中雖好,可一想到您和軍營里的兄弟們還在浴血奮戰,小的便覺著在家待的不是滋味。」戚華嘴裡表著衷心,心裡不住的暗罵,還嫌他回來早了?

再晚些,這駐地就成他姓雲的了!

「對了,小的剛剛一直沒來得及問,您之前所言東黎派軍攻打我西南駐地,結果如何啊?」戚華猶豫的問到,現在看著挺平靜,應該是打退了吧?

容離沖戚華一拱手,「不勞戚大人惦念,東黎的兵已然被我們打退。」

神色見一副傲然之態,看的戚華太陽穴直蹦。

打了勝仗了不起啊?

那還不是自己駐地的兵強馬壯,若是就姓雲的一個人,他才不相信能打勝仗!

還不勞他惦念,怎麼的,拿他當外人唄。

戚華越想越生氣,心裡的火蹭蹭往上冒,手掌不自覺的往褲兜中摸去,此事勢在必行,他得儘快不能再拖了,不讓雲襄命喪黃泉,他就不姓戚!

——————

東南邊界,撫州城。

駐地的聯軍國君們等了又等,從天色剛擦黑就開始盼著偷糧大軍們迴轉,結果直到第二天天光大量,派出去的偷糧大軍無一人返回。

不止派人出去的國君們,就連湊熱鬧等消息,未派人的國軍們都不禁心下一沉,照這個樣子推算,派出去的人應該是回不來了。

派出偷糧隊伍的國君們覺得天都要塌了,自個兒國家三分之二的兵力被派了出去,結果一個人回來的都沒有。

哪怕跟東黎一樣回來個百十號人呢,也不算是全軍覆沒是不是?

現在倒好,三萬左右的將士全都填進天祁軍營里了。

不僅沒了糧食,就連人都快沒了,往後這仗還怎麼打?

撫州城內的聯軍駐地中,一派的愁雲慘淡。

各國國君為自己感到悲哀,尤其是小一些的國家,他們本來人就不多,這下填進去那麼多人,自個兒手底下領導個幾千人,甚至有連一千都不到的,這還是打仗的樣子嗎?

之前他們被東黎領導的勝利沖昏了頭腦,以為天祁真的不像以前那般強盛,所以才會讓東黎再三打了勝仗,到最後將城池都佔了。

現在他們明白了,哪兒是什麼天祁不成東黎強大,分明是東黎點子正,前期沒跟戰王也撞上,否則甭說打勝仗,他能不能活著回來還兩說呢。

眾國君越想越氣,若不是東黎煽動他們,他們如何會發兵天祁?

若是不發兵,他們又怎會損失如此慘重。

一個個心中憤憤不平的國君們,有志一同的覺得要想黎皇要個說法。

黎皇還在病中,又損失近兩萬的將士令他心中鬱結難舒,他算了算手裡的兵,滿打滿算也就一萬來人。

黎皇頓感心力交瘁,好像自打發兵西南,他的兵就像中了魔咒一般,大把大把的損失。

本來一直很順利的戰役打成現在這個樣子,黎皇覺得哪怕自現在開始直至結束,東黎的將士不折損一分一毫,那整個東黎境內也就不過區區一萬的將士。

若再往好處想,最後他們贏了,東黎佔地收城,那這麼大的疆土,他東黎能守的住嗎?

匹夫無罪、懷璧其罪的道理他懂,他們為什麼瞄上天祁這塊肥肉,還不是因為天祁地大物博,若是能啃下來於自己國家有利。

黎皇似乎有些頓悟,可還沒等他頓悟徹底,聯合起來上門討要說法的國君們便一窩蜂的進來了。

躺在床上的黎皇有些詫異,這群人是繞到天祁軍營內搞偷襲的國家啊,又沒上前誘敵,這麼氣勢洶洶的來找他做什麼?

他可沒有旁的將軍,去軍營里跟天祁叫板了。

黎皇心情不大美麗,這些他往日看不上的小國君主們進他營帳連聲招呼都不打,還真以為能和自己平起平坐嗎?

如此想著,黎皇當下沉著臉出言道,「各位來寡人營帳,所為何事?」

幾個小國的將領見他還敢拿喬,胸中的憤怒之火燒的更旺,流域國國君上前一步,「朕等前來,是為了向你要個說法的。」

黎皇心下嗤笑,那麼一個小山溝溝中的地方,自立為王不說,還敢自稱朕?

「哦?寡人倒是不知,欠各位什麼說法?」黎皇嗓門也高了八度,他心裡的怒火也不小,損失兩萬大軍,他還想找人發脾氣呢。

「都是你,讓我們去劫糧,現在一個人影都沒回來,我們不該找你要個說法嗎?」流域國國君依舊氣勢洶洶的道,這事都賴東黎。

黎皇聽完一楞,原來偷糧的軍隊也全軍覆沒了,他本以為這場仗唯一的輸家是他,卻沒想到還有跟他東黎一樣的。

一瞬間,黎皇心中的氣便少了幾分,甚至還有隱隱有些幸災樂禍。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下堂王妃逆襲記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下堂王妃逆襲記 下堂王妃逆襲記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17章 要個說法

49.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