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6章 戚華,回來了

第416章 戚華,回來了

第416章戚華,回來了

這種事情旁人不好說太細,看著依舊樂顛顛的辰逸,暮楠覺得還是他找機會給嫂子說說,讓她顧忌一下大哥的感受,老往別的男人那去,也不是辦法呀!

暮楠是個為大哥著想的好小弟,所以就苦了瑞珠,她只告訴自家相公容離是女兒身就算破例了,對於別人萬萬沒有再透漏的道理,所以在暮楠的規勸下,瑞珠只能盡量少往容離那跑。

沒辦法,暮楠自追隨辰逸那天起,便將他當成了自己的親大哥,他大哥不操心的事,他得顧全到了。

暮楠覺得自己這個兄弟當的,絕對夠意思。

辰逸看著消停了好幾日的娘子有些不解,這天夫妻二人說著話說到這上面來,辰逸奇怪的說道,「娘子,這幾日怎麼不見你去看軍師?」

不問還則罷了,一問瑞珠便幽怨的看著他,「還不是因為你。」

「我?」辰逸不明所以的指著自己,他沒攔著吧,就算不知道軍師是女扮男裝的時候,他也沒攔著呀。

「哎,」瑞珠嘆了口氣,「是暮楠,他看我老往主子那跑,主子又是男子裝扮,他怕我做對不起你的事情,所以近幾日總是勸我來著,還把你好一頓誇。」

瑞珠想起來暮楠那個想挑明了勸她,卻又怕傷她面子,只能迂迴著誇辰逸的樣子著實好笑。

邊笑便跟辰逸學,逗的辰逸也是樂不可支,夫妻兩個就暮楠的問題笑了可是不短的時間,最後商議好,瑞珠再去便避著暮楠,省著這傻小子再跟著瞎操心。

駐地一切事務安排的井井有條,軍營里的將士已經不復當初那般模樣,一個個颯爽英姿,與容離剛來時簡直換了個人一樣。

容離滿意的看著他們一天天的變化,果然人的塑造性很強,無論之前什麼樣,只要有了目標,那就一切皆有可能。

算了算日子,距離要走的時間越來越近,還有不到三日,容離已經將一千來人的小組訓練交給他們自己發揮,所有要點他們都已知曉,剩下的就是磨合、練習,待他們完完全全成為一個整體后,所造成的殺傷力一定是難以想象的。

西南駐地的普通士兵也已適應了現在的訓練強度,墨陽幾人按照容離的要求,將所訓練的隊伍分成了小隊、中隊和大隊三個部分,每隊均有負責人,將責任細化,訓練才會進行的又快又好,這是自現代得出的經驗。

容離已經將西南駐地的缺口以及如何防守教與他們知曉,若不是容離提及,他們在西南生活了數十個春秋也未曾發現那處是整個西南的突破口。

既然知曉弱點在哪,將士們便自發的組成防守小隊,每日一換班,將那處缺口之地結結實實的加固起來。

就在西南駐地一派欣欣向榮發展的時候,一個早就消失的人回來了。

這個人便是戚華。

戚華一進駐地,容離便接到了信兒,不得不說她的手腕高明,現在的西南駐地已然全聽她一個人領導,有什麼消息她一定是最快收到的。

容離擱下手中的筆,她險些忘了還有這麼個人,正好趁她走之前將這人收拾了,省的她一離開,戚華在給她好不容易立起來的規矩給禍禍了。

為將者,必是能夠服眾且能統籌兼顧領導眾人的存在,戚華無論從哪一個方面來看,都不適合再在西南邊境領導下去。

其實,戚華之所以知道回來,是因為容離將他手底下那些只會溜須拍馬,什麼都不會也不求上進的小官們,找了個理由全部趕走了。

那幾個人本來在軍營里就快呆不下去了,現在的軍營不比從前,想偷個懶根本不成,所以容離將他們轟走,他們其實也沒多大反彈。

只是有一節,本來在駐地小官當著,那可是有軍餉可吃的,另外撈撈油水一個月也不少掙呢。

這下把他們轟將出去,往後他們的生活該如何過,這是個很嚴重的問題,比起輕鬆自在,顯然養家糊口更為重要。

所以,他們幾個一合計,出了駐地便去找戚大人商議,往日他們一直追隨戚大人左右,相信大人一定會將那個不知所謂的軍師趕走,重新拿回駐地的領導權。

戚華在家過的相當滋潤,以往在駐地他不當事、不當事,也得隔三差五的歇在駐地。

現在好了,駐地那邊打著仗,具體打的如何他不關心,在家大老爺當著,嬌妻美妾圍著,怎一個舒服了得。

可他萬萬沒想到,原來手底下的人能找他,而且一聽原因氣的差點沒蹦起高來。

不像話!

太不像話了!

戚華胸中怒火翻湧,他雲襄再了不得、再是王爺的軍師,也不能在他的地盤上撒野吧?

俗話說的話:強龍不壓地頭蛇。

雲襄有沒有將他這個地頭蛇放在眼裡?!

氣急攻心的戚華想都沒想,立馬吩咐人收拾東西送他回駐地,臨走時他眼珠一轉,自家中拿了幾包東西。

這東西駐地雖然有,但到底不如家裡的,這是他買回來以防萬一,沒想先用那小子身上了。

揣好東西往回走,一進駐地,戚華敏銳的發現了駐地的不同。

往日散漫的將士一個個變得精神了,營地的巡邏變得嚴謹了,就連門口的守衛都比之前他走時警惕了不少。

一切一切的變化,說明了那個雲襄著實不簡單,看來他不在的這些日子,雲襄已經潛移默化的將本屬於他的駐地給收編了。

接下來,是不是該鳩佔鵲巢,將他的位置給佔了?!

戚華這麼想著,便見容離從主帳中出來了。

他眉毛跳了跳,很好,還沒怎麼地呢,就把他的屋給佔了,看來雲襄的打算簡直如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

戚華心裡再如何憤怒,面上也不敢露出分毫,他一見容離出來,下意識的便往前迎,骨子裡那捧高踩地的脾性瞬間不由自主的發揮到了極致。

「大人,許久不見,小的心中甚是想念。」戚華沒等容離開口,自個兒先表了個態。

容離正往前的腳步突然一頓,心裡不住的吐槽,這人怎麼就不能正常些,每次見面都弄得她起一身雞皮疙瘩,很難過的好嗎?

繼續前行來到近前,容離微微一笑,抱拳拱手道,「戚大人一向可好?」

本就是客氣客氣的話,誰知道戚華當時便熱淚盈眶,「多謝大人惦念,小的在家想到您率領千百號人對抗侵略者的襲擊,實在心中難安,真真是食不知味、夜不能寐,每日小的一睜眼便去家中的佛堂念經祈福,保佑奮戰在前線的你和將士們平安。」

那一句句說的簡直聲淚俱下,若是不知道他品行的人沒準就信了。

可無論是容離還是墨陽幾人亦或者駐地其他將士,有一個算一個都是知道他人性的,所以對於他所說的是一個字兒都不信。

惦念這邊打仗怎麼不早點來?

偏偏在容離將那些馬屁精弄走後過來表忠心,這話任誰聽了都得先懷疑幾分。

戚華絲毫不知自己的表演已經被所有人看穿,依舊戲精上身,演著自以為感天動地的戲碼。

他一把將鼻涕眼淚擦掉,對著容離深深一禮,「小的替邊城所有百姓謝謝大人了,若不是您驍勇善戰,邊城不可能如現在這般寧靜。小的自知愚鈍無為,既不精文也不通武,明明該是小的自己領著所有將士上陣殺敵,卻因小的自身原因,沒能起到應有的作用與職責,小的實在無顏面對邊城的百姓吶。」

容離嘴角抽搐,看著長篇大論的戚華,這人腦子是怎麼長的?

動不動就給她來這麼一出,難道他的眼睛就那麼不好使,看不出來自己不吃這一套的嗎?

墨陽、墨白和溫婉、小桃聽的起皮疙瘩起了一身又一身,下回這人再開口時,他們是不是可以先行迴避,實在受不了這人的嘴臉,一個人怎麼能將話說的這麼噁心。

戚華又抹了把眼淚,抬頭看了看容離,見她沒吭聲,不禁腹誹:這人也忒不上道,自個兒話都說到這個份上了,不應該安慰安慰他並主動將主帥的位置讓出來嗎?

主帳可是誰都能住的?

必須是駐地的最高領導人才能居住,否則是個人都能往裡進,隊伍豈不就亂套了。

容離是壓根沒往那上面想,她住在主帳純屬意外,因為要開會,聚集的人太多,她必須找個寬敞點兒的地方,而主帳不僅寬敞,各種物什齊全,她後來也就懶得搬來搬去,直接在主帳中歇下了。

現下戚華回來,上來就叨叨叨個沒完沒了,容離心裡煩躁,怎麼還會猜戚華那個小心眼裡在想些什麼。

她沒動手打人,已經著實給戚華面子了。

戚華等著容離開口,容離等著戚華繼續將戲演完,兩人你等我我等你,一時間誰都沒說話,軍營前安安靜靜甚是尷尬。

來往巡邏的兵丁都放輕了腳步,這安靜的氛圍若是被他們打破了,那就跟尷尬了。

容離見戚華不吭聲,覺得他應該將該說的都說完了,那倆人就別再外面傻站著了,側身將路讓出,容離開口道,「戚大人,請。」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下堂王妃逆襲記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下堂王妃逆襲記 下堂王妃逆襲記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16章 戚華,回來了

49.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