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4章 鳳九玄到訪

第294章 鳳九玄到訪

第294章鳳九玄到訪

流言這種東西最是難查,更何況本就並非臣民泄漏,而是只鳥帶出來的消息呢。

東黎皇帝的調查註定沒有結果,他面色一天黑過一天。

每日上朝,滿朝文武大臣就一個主題,沒了西秦的幫助,他們應該怎麼辦?

怎麼辦?

鬼知道怎麼辦!

現在東黎的國力可謂是前所未有的弱,雖然一般小國還動不了他們,但只要是大一些的,打過來就有打贏的勝算,到時再將他們給吞併了。

東黎皇帝當真鬱悶至極,早知道就招西秦過來了,自個兒將消息捂死了,也不至於渡不了這次的難關。

到底是誰這麼缺德,將他們國家的事情摸的那麼清楚。

他明明保密工作做的不錯啊!

東黎皇帝暗暗磨牙,若是讓他知道是誰,看他不將那人碎屍萬段!

遠在天祁和小桃做鬥爭的小黑仰天打了個大大的噴嚏,納悶的抬頭看天,青天白日的,誰在嚼它的舌根。

小桃一臉早就料到的表情,看著它道,「你看,讓你沐浴你非不,生病了吧?還不趕緊過來。」

「……」小黑無語看著小桃,這是什麼歪理,雙翅插著小蠻腰,悠悠的吐出兩個字,「就不。」

「嘿,你怎麼這麼不聽話呢,給我過來!」小桃直接發飆,她繞著盆子追著小黑跑,小黑雖說不大聽話,可還是顧及著小桃的情緒。

小桃這丫頭若是逗狠了,真逮著它了,那可是一頓好洗啊。

一人一鳥在院子里鬧,容離坐在躺椅上眯著眼睛曬太陽,夏侯襄將桌案擺在了院子里。

清晨的太陽沒那麼熱,正好呼吸呼吸新鮮空氣還能乘乘涼。

夏侯襄現在處理公務根本不避著他,有人彙報他也讓人直接說,這幾日容離倒是知道了不少事情,對於夏侯襄對她的信任,心裡當然熨帖之極。

「參見王爺。」暗一這幾日被派去調查盈澤聖子的事情,今日剛剛回府,應該是有了進展。

「說。」夏侯襄抬起頭來。

夏侯襄有四名暗衛,主司情報之職,暗一為暗衛之首,平日除非必要,否則不會露面。

「屬下等人喬裝打扮深入盈澤,相傳盈澤聖子已去雲遊四方,可屬下駐守宮門外,發現前兩日深夜盈澤皇帝親自送一馬車出宮,盈澤皇帝神色恭敬無比,又對著馬車離去的方向遙遙下拜,屬下覺得不對,便遠遠跟著。只見馬車行至煙雲山腳下,那裡常年霧氣昭昭,車中人戴著幕離,下了馬車上了一頂四人抬的小轎子,那四個白衣轎夫輕功了得,幾個起落便上到了半山腰,屬下不敢跟的太近,也看不大真切,遂從一旁的山脈繞行,與煙雲山遙遙相望,偶見一石門洞穴,門外守著的也著白衣,打扮與之前抬轎之人相似,屬下懷疑,此刻煙雲山上的正是盈澤聖子,因屬下的功夫未有勝算能見到聖子真身,遂命暗三在山腳下守候,屬下回來稟報主子,您看是前去求見還是另作他法?」

暗一稟報完畢便跪在地上聽憑吩咐,他一向細心,對於細枝末節的東西最是仔細,他懷疑盈澤聖子正在煙雲山上閉關,主子吩咐的事情必定不是尋常之事,是以他格外小心。

夏侯襄聽罷沒做聲,而是擱下手中的筆暗自思忖。

容離在暗一出現時便坐直了,她聽罷暗一所稟之事心中也在思考,若是此時聖子當真在煙雲山,他們是去還是不去。

若是不去,沒得白白錯過一個拜訪的機會,兄長所留書信,正是道明盈澤聖子已然在調查當年之事,說不定已經有了眉目。

可若是去,如何解釋他們知曉聖子正在山中閉關之事?

擺明了找人跟蹤過,若是那位聖子心大倒還好些,若是個心思窄的,一怒之下不告訴他們調查到的真相,那才真是虧大發了。

所以,去還是不去,當真是個難以抉擇的問題。

夏侯襄也是如是想,他現在還摸不準那位聖子的脾氣,所以輕舉妄動不是明智之舉,他現在正在搜集與盈澤聖子相關之事,既已知曉他現在何方,倒也不急於一時。

容里抬眸看向夏侯襄,她認為此事按兵不動方為上策,不知他作何想。

「先派人守著,何時聖子迴轉皇宮,何時來報。」夏侯襄吩咐道,反正當年之事他已調查許久。

耐心,他有的是、

「是。」暗一一閃身,自去辦事。

容離看著暗一離去的方向出神,她的輕功何時能練到暗一這般,也就算圓滿了。

「怎麼,想學?」夏侯襄見她神色間滿是嚮往,自是知曉她在想什麼。

「嗯,」她現在輕功雖然小有所成,可距離暗一那般還差的很遠,「你什麼時候教我?」

他只教了她些簡單易學的功法,至於那些酷炫的她還沒機會學。

夏侯襄笑著說道,「你若想學,現在就可以。」

「真的?」容離眼睛一亮,「那開始吧。」

「啟稟王妃,」墨陽從外面進來,「一位自稱鳳九玄的公子在外求見。」

容離驚喜的說道,「小九來了?快請。」

前幾日大婚,她什麼都沒顧得上,鳳九玄送給她的護膚品她一直在用,雖然不大懂,但用過就是不一樣,鳳九玄到真是沒少下工夫。

容離的驚喜夏侯襄看在眼裡,雖然知曉兩人只是朋友,但心裡多少還是有些吃味,幸虧鳳九玄已經有了心儀的女子,不然他不得被自己酸死才怪。

鳳九玄不是一個人來的,他自從和沐蓉語談戀愛后,走到哪兒都願意帶著她,兩個人好的像一個人似的,所以此次來找容離,自然是兩人一起。

進得戰王府,鳳九玄可算是開了眼了,現代幾乎見不到這般建築,大家去爛的地方都是皇宮內院,像是眼前這般建築,怕是因為沒人去而留不下來,逃不離拆遷的命運。

厚重質感撲面而來,明明不是什麼壓抑的顏色,卻不禁讓人肅然起敬。

相較於上次晚上來戰王府吃喜宴時不同,白日里的府宅有著另外一種不同的感受。

跟著府里的侍衛一路行至玉容院,這處到是與王府里其他景象不同,頗有些生活氣。

進了院子,之間容離滿面笑容的走向他…身旁的沐蓉語。

「小語,你也來了。」容離拉著沐蓉語的手笑眯了眼,她就喜歡漂亮的女孩子,看著養眼啊。

「主…離兒。」沐蓉語下意識的便要稱呼容離為主子,可想起她說過的話,及時將稱呼改了過來。

容離滿意的拍了拍她的手,「這才對,快過來坐,還有小九。」

朝鳳九玄招了招手,拉著沐蓉語走到院子里的石凳上。

夏侯襄放下手中的事情站到容離身邊,一派淡然從容。

鳳九玄咂摸咂摸嘴巴,小離離咋對他的小語那麼熱情,對自個兒不咸不淡基本無視。

誒,小離離果然是個顏控。

「戰王爺。」鳳九玄對夏侯襄拱了拱手,他在自個兒老鄉面前逗比,不代表對誰都這般,對於不熟悉的人他還是相當正經的。

沐蓉語也連忙請安,對於這位大名鼎鼎的戰王,她也很是敬仰。

夏侯襄頷首,算是打了招呼,他在容離身旁落座。

鳳九玄將里的小包袱往石桌上一放,看著容離說道,「結了婚果然不一樣,整個人都變水靈了。」

「是嗎?」容離下意識的摸了摸自個兒的臉頰,「我這是天生勵志吧。」

「誒,看來臉皮也厚了不少。」鳳九玄假意搖頭,一副無奈的樣子。

「邊兒去,我店怎麼樣了?沒給我整倒閉吧?」容離掂起桌上的紫砂壺,倒了四杯茶分了出去。

「倒什麼?有我搭理必須蒸蒸日上好嗎?你問問小語,美顏坊的生意怎麼樣?那十里八街美妝扛把子!」

鳳九玄說的一臉傲然,他經手的生意就沒賠過,咳,除了剛來時摸不清情況的那些小生意。

夏侯襄坐在一旁聽二人聊天,總覺得他們所言有許多聽不懂的詞語,然而,看二人聊的毫無障礙,不由得心下疑惑,難道是他錯過了什麼?

沐蓉語到沒什麼反應,反正自打認識鳳九玄后,她的生活中便增添了許多靚麗的色彩,雖然爹爹的冤案還未平反,不過有了鳳九玄的陪伴,她就有了生活下去的希望。

鳳九玄聽了她的身世后頗為心疼,不住的安慰,沐蓉語相信,總有一天,爹爹所受的冤屈會洗清,還爹爹一個清白。

「這回又做了什麼好東西?」容離瞟了一眼石桌上的包袱,他總能在資源匱乏的古代,研製出現代的東西,果然美妝大師不是蓋的。

「素顏霜知道不?」鳳九玄就神秘兮兮的把小包袱往前推了推,「剛剛弄出來了,效果好極了。」

「素顏霜是,呃…」容離剛想問是什麼東西,結果接收到鳳九玄鄙視的顏色不由得住了嘴,小聲嘀咕了一句,「不知道不行啊。」

「當然不行!」鳳九玄恨鐵不成鋼的看著容離道,「你還真是…行了,把打底護膚做好,再抹上這個,保證皮膚越來越好,我告訴你哦,不能仗著自己底子好就為所欲為,往後有你後悔的時候!」

鳳九玄信誓旦旦的說道,他以自己的執業生涯擔保,自個兒說的絕對是為容離好。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下堂王妃逆襲記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下堂王妃逆襲記 下堂王妃逆襲記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94章 鳳九玄到訪

34.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