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3章 上次是個意外

第293章 上次是個意外

第293章上次是個意外

容敬眼中笑意更濃,嘴角不自覺的上揚,好像前兩天她就是因為和自己說話有些結巴,才喝酒的。

容源和謝菡同時一愣,這孩子之前不是這樣的啊,怎麼好端端的結巴了?

謝菡再一瞅容敬,瞬間明白。

看來和自己大兒子脫不了干係。

瑾萱說完,臉『唰』地紅透了,她懊惱的掐了自己一把,慌忙站起身來,相府她可不能再待下去了。

「伯伯伯伯母、」瑾萱乾脆咬破自己的舌尖,「伯父,瑾萱先行告退。」

謝天謝地,她終於能說出一句完整話了。

偏身一福就要出去,結果還未動作便被謝菡一把薅住。

瑾萱看向拉著自己的謝菡欲哭無淚,她心中直念叨:伯母,咱們往日無怨近日無仇,您就放了小的走吧。

有容敬在,她實在淡定不了啊。

只見謝菡笑眯眯的看著她道,「哪兒能讓你自己走,過府便是客。」

給了瑾萱一個安撫的眼神,接著謝菡看向容敬,「敬兒,為娘有些累了,替我送送萱兒。」

「是。」容敬心裡明鏡似得,母親如此說自然是怕他拒絕,可他是那麼不懂事理的人嗎?

瑾萱來府中拜訪,他理應相送。

「郡主請。」容敬側過身子,讓出路來。

瑾萱現在輕易不敢開口,向容源、謝菡二人又行了禮,連忙從容敬身旁走過。

她其實不需要人送的,真的。

心跳似鼓點,瑾萱覺得,若是自己出府或許會好很多。

走在相府的小路上,瑾萱直覺自己口乾舌燥,容敬離她那樣近,她怕控制不住自己啊。

不停的在心裡建設,不能耍流氓!不能耍流氓!

她前科實在太多,若是再在容敬面前掉鏈子,她真的要自個兒抽自個兒了。

容敬風輕雲淡的看著沿路的風景,雖然這些早已是看過百遍的,不過今日卻覺得好似有些不同。

具體哪裡不同,他卻說不上來。

餘光不自覺的落在身旁的瑾萱身上,他看著一臉努力剋制自己的瑾萱不由得唇角微揚。

「第二日醒來,可有頭痛?」

瑾萱忽而扭頭看向容敬,他還是目不斜視的面朝前方,然而這句詢問,她很確定是他的聲音。

因為…小路上除了兩人,也再無旁人。

「有…有一些。」瑾萱小聲的回了句,那音量自己聽都聽不大清。

「以後,莫再多飲。」容敬依舊淡淡的,可若是細聽,話里含了些許關切之意。

瑾萱太過緊張,一時誤解了話里的意思,覺得容敬認為她總是醉酒,女孩子被心上人如此誤會,自然是要解釋解釋的。

瑾萱連連擺手加搖頭,「你…你聽我…我說,我我…我…」

該死,又結巴了!

容敬停住了腳步,看著緊張非常的瑾萱,耐心等待她的下文。

他突然發現個問題,瑾萱好像一緊張就會結巴,然而這種緊張在和他獨處時尤為明顯,自己很可怕嗎?

她為何見了自己會如此緊張?

容敬抬起手來摸了摸自己的臉,他應該不算丑吧?

瑾萱再次咬破自己舌尖,強迫自己鎮定下來,深呼一口氣再次開口,「我以前不怎麼喝酒的,上次是個意外,你要相信我。」

她激動的都要哭了,看來以後再結巴她就要舌尖,不信治不了這毛病!

容敬看著一臉殷切的瑾萱,輕笑著點了點頭,「好。」

那一臉求信任的表,竟有些…可愛?

容敬用拳掩住唇角,假意咳了一下,藉以掩蓋自己唇邊的笑意,而後說道。「郡主請。」

兩人再次向府門外走去,快要出門時,瑾萱咬了咬唇,像是下定什麼決心般轉身看著容敬,「前日謝謝你,那個…」

瑾萱眼神還是飄忽,「你明日有沒有空,我再擺一小宴略表歉意。」

「郡主不必客氣,在下…」

「不行,」瑾萱連忙打斷他接下來的話,生怕聽到他根本不在意,不必她道歉的話,再不給他拒絕的機會,她快速將話說完,「明日我還去宮門口等你,就這麼定了,回見。」

提著裙擺快速跑出門去,自家的轎夫就在門外等候,瑾萱『跐溜』一下鑽進轎子,急迫的聲音從轎中傳出,「起轎,快快快!」

那架勢,就跟有人追著她討債一般。

容敬就這麼看著瑾萱飛速從自己眼前消失,他本想讓她不必放在心上,誰知她連話都不讓他說完,好似怕他拒絕一般。

笑著搖了搖頭,明日又去宮門口,還不知她會再說出什麼驚人的話來,自己索性還是不要在多言,明日一出宮便跟著她走就是了,免得鬧出更大的誤會,當真是有嘴也說不清。

容敬轉身往回走,神色間是自己都從未見過的愉悅。

——————

卻說東黎。

黎皇此刻在宮中大發雷霆,西秦的使者已經被他送走。

是、頭、也、不、回、地、走、了!

兩國交涉,竟然是一條合作都未達成。

黎皇氣的將龍書案上的東西全部掃在地下,殿里的宮娥太監顫顫巍巍的跪倒在地,大呼『陛下息怒。』

可是,滿腔怒火哪兒是那麼好熄的?

明明西秦使者來時就是帶著討好之意,他戲也做了全套,將東黎皇城弄出一片欣欣向榮的架勢出來。

怎麼就有東黎遭了大災的留言漫天飛起,在他沒注意的情況下傳入西秦使者的耳朵里。

這下好了,本來的討好先是變成試探,在確定消息確實屬實后,西秦使者當下拂袖而去。

自己精打細算的謀划徹底破敗,東黎皇帝怎能不急?

還有西秦的使者也忒可惡,他們東黎哪怕遭了災,可在之前沒少幫西秦渡過難關吧?

若是沒有他們,西秦莫說將士,就是他們皇帝又如何?

吃的飽嗎?

不說顧念舊情,反而一聽他們遭災就轉為蔑視。

東黎皇帝一個人坐在龍椅上運氣,給他等著,待他從這次洪災中緩過勁兒來,看他如何整治西秦!

「來人!」東黎皇帝沉聲喚道

「參見陛下。」御林軍統領跪地行禮,聽憑吩咐。

「去查,消息到底從哪兒傳出去的,若是查到泄露之人不必回稟,」東黎皇帝咬牙切齒的說道,「立斬不赦!」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下堂王妃逆襲記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下堂王妃逆襲記 下堂王妃逆襲記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93章 上次是個意外

34.76%